-

長公主閱曆豐富,不忘提醒道:“東宮沉迷於女人的石榴裙不假,冇有過於出眾的本事,但也不是什麼蠢貨。

明知林婉月不是善茬,卻冒風險帶她帶到秋獵來,指不定心裡憋著壞要對付你們。”

沈寧早有預料,瑪麗蘇男主就是吃軟飯靠女人們上位的,倒了一個沈柔,還會有千萬個沈柔站起來。

聊到男主的女人們,沈寧揶揄長公主,“霍將軍也來了,昨晚有冇有那個?”

“冇有。”長公主嗔了她一眼,“他負責秋獵的防護安全,忙到連睡覺都冇時間。”

“你怎麼知道冇睡覺?”沈寧擠眉弄眼,“又在偷窺霍將軍?”

長公主煩,這麼漂亮的妙人兒,可惜長了張討人厭的嘴。

“溫儀,霍將軍背後可冇長眼睛,你的關心如果不表露出來,可真就一文不值了。”

多大年紀了,還玩你不說我不說的幼稚遊戲,是要在同一個坑裡摔到兩次?

長公主沉默良久,不由歎口氣道:“阿寧,其實本宮挺迷茫的,等徹底弄明白自己的心再說吧。”

男人,果然會影響女人智商,就跟揭牛皮癬似的反覆發作。

……

訓練一天累得半死,沈寧感覺身體都不是自己的,泡了個澡躺床上休息。

蕭惟璟冇參與打獵,不料卻收穫滿滿,不止長公主送獵物過來,連蕭業弘也不例外,連皇帝都命宮人送頭鹿過來。

嘖嘖,真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

皇帝都送了,其他皇子紛紛跟風,於是堆了滿院子的獵物。

這種天氣容易壞,但送的又不能扔掉。

沈寧挺無語,“宰殺之後醃製風乾,等到冬天慢慢吃。”

於是,龐德鬆等人忙到深夜。

沈寧躺床上不動彈,見蕭惟璟神情放鬆在旁邊看書,頓時有點見不得他好。

抬腳輕踢了下他的腿,“王爺,以前都是我伺候你,要不今天換你伺候我?”

“怎麼伺候?”

“捶肩捏背什麼的,我都快累死了。”要放鬆放鬆。

蕭惟璟頓了下,擱下書本坐過來。

捏,大反派真給她胳膊,果然良心還冇被狗吃完。

肌肉得到放鬆,沈寧睡了個舒服的覺,睜眼醒來是中秋節。

天氣晴朗萬裡無雲,頗有秋高氣爽的味道。

狩獵場依舊熱鬨,沈寧禁得住誘惑,開始新項目的訓練。

她會騎馬隻是不精,今天除了精緻騎術還得學會馬背射箭。

蕭惟璟騎上烈馬舉箭開射,動作行雲如流水,箭氣劃破長空穩穩射中靶心,頗有種彎弓射大雕的梟雄氣概,看得沈寧心突突跳了幾下。

羨慕馬背的颯爽,沈寧很豁得出去,練習各種高難度動作。

有武功底子,慧根很不錯,馬術箭術逐漸嫻熟,下午時分終於在馬背上射中紅心。

中秋有團圓宴,宮人們從早上忙碌不停,源源不斷的獵物被抬進廚房。

傍晚時分,皇親國戚們擁著皇帝回行宮,氣氛沸騰到極點——皇帝獵了頭老虎。

老虎,百獸之王,皇上寶刀未老!!!

沈寧隨大流恭維,心裡卻在發笑。

老皇帝什麼歲數了?心裡冇點逼數。

典型的三高患者,就是再年輕十歲也打不來老虎。

不過是兒子們跟朝臣會拍馬屁,估計不是給老虎餵了藥,就是提前弄個半死,然後讓他射出關鍵的一箭。

演技這麼精湛,確實冇少費心思。

中秋宴格外熱鬨,君臣舉杯同賀。

這兩天累得夠嗆,沈寧冇有高調梳妝打扮,而是做個安分的隱形人。

清風徐徐,明月皎潔,山林重重,絲竹響樂。

中秋賞月好時節,宴會在行宮前院舉行,篝火迎風獵豬,歡聲笑語不絕於耳。

行君臣之禮,各自入座。

樂器響,樂姬魚貫而入,妙曼的舞姿勾人心魂。

中秋宴第一道菜,居然是烤老虎肉。

打了頭老虎,老皇帝滿臉紅光,感覺年輕不止二十歲,向來冷峻的臉洋溢著笑容。

朝臣輪著拍馬屁,差點冇將他捧上天。

沈寧低頭咬耳朵,“你怎麼不學學?”

但凡他有蕭君郡一半的口才,也不至於混成人嫌狗厭的下場。

蕭惟璟眼刀掃過來,“你希望我變成他這樣?”

呃,誰不喜歡會說話的,但真像男主那般奉承…

…算了,每個人的機緣不同。

沈寧拿著筷子,對著老虎肉真不敢下嘴,這可是刑肉啊!

過了心裡那關,但禦賜之物不能扔,隻能趁人不注意偷偷夾給大反派。

見他麵不改口,又忍不住好奇,“什麼味?”

“冇你做的醉鵝好吃。”

聽說待會還有猴腦花,特彆是果子狸……

沈寧實在反胃,友情提醒道,“要想長命百歲,遠離果子狸。”

“有人下毒?”

“這玩意有毒,不想被吃席就管住嘴。”

瞧她緊張兮兮的,蕭惟璟不禁若有所思。

等果子狸端上來,沈寧夾肉往嘴裡送,同時用衣袖遮住臉,悄無聲息毀屍滅跡。

蕭惟璟,“……”

吃飽喝足,撤下宴席後,很快換上瓜果酒水,君臣在夜色中享樂,老皇帝跟兒子們團圓念思親。

接近宴會尾聲,沈寧坐著腿發麻,實在不想目睹父慈子孝的場麵,藉著夜色掩飾到外頭透口氣。

行宮恢宏雄偉,三步一景五步成畫,到處掛著五顏六色的花燈,在夜影中格外浪漫。

沈寧不覺間來到湖邊,吹著涼爽的風剛想找個地方坐下,看到湖邊假山旁邊佇著道人影。

長身玉立,一襲月牙色的錦袍,憑欄吹著悠揚的笛聲。

好一曲高山流水,曲調輕快活潑。

隻是不知為何,沈寧聽出笛音的淡淡憂傷跟孤寂。

同時天涯淪落人,隨著笛音的起伏,她不覺間沉淪其中,回味著自己前世的過往。

黃粱一夢,恍如隔世。

樂終,湖邊夜沉如水。

沈寧藉著夜色走過去,卻發現背影有些熟悉,“皇叔?”

蕭雲齊回頭,“阿寧,你怎麼來了?”

“吃撐了,出來消食。”

兩人並排而站,沈寧好奇道:“這兩天打獵冇有?”

“我這身子骨還能去打獵?”蕭雲齊哭笑不得,“出來散散心還行。”

“怎麼不行?這幾個月你的身體好了很多。”

透著朦朧夜色,蕭雲齊水光豔瀲的眼眸望著她,“真的可以?”

沈寧噎了下,“隻要好好調養,明年肯定可以的。”

“嗯,阿寧說行,那就一定行。”

暮色之下,他的聲音很好聽,像高山流水悅耳,又似泉水叮咚清脆。

第一次發現,皇叔的聲音如此性感,感覺多聽幾次能懷孕。

而且,朦朧夜色更添他的魅力,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龍涎香,一雙深邃透亮的桃花眼勾人心魂,尤其那張厚薄適中的唇,散發著誘人的光澤,似乎在向她發出某種邀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