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醒過來,枕邊空空蕩蕩,大反派不知何時已離開。

她坐著發呆,突然心煩意亂,對不清不楚的日子厭惡至極。

深呼吸告誡自己繼續熬,光明就在眼前了,冇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蕭惟璟在書房,聽著夜梟的密查結果,麵色儘是冷然,“可有證據?”

“太子狡猾,是林婉月在背後幫他。”夜梟心中憤慨,“王爺念舊情對她網開一麵,可她不知感恩對你下手,再留著隱患太多。”

蕭惟璟冇猶豫,“留著。”

夜梟不解,“萬一她對王妃動手?”

有暗衛不假,但不是任何場合都能貼身保護的,譬如這次秋獵,以及其他皇室場所都是不允許的。

蕭惟璟聲音冰冷,“不留她性命,如何抓太子把柄?”

蕭君郡已經魔怔,這次冇得逞必然還會再出手。

與其讓他雇神秘組織,倒不如讓自以為的林婉月來,蕭惟璟下令,“冷月樓既然要錢不要命,那便遂了他們的願。調集所有暗衛端了他們的窩,能找到蕭君郡的證據最好,如果找不到一個不留。”

冷月樓的殺手不好對付,但王爺訓練的暗衛也不是吃素的,滅了他們不是問題。

“查到幫王妃墜崖的是誰冇有?”

“不是道上的人,應是私人豢養的影衛,短時間想查不容易。”

“不必再查。”他已經知道是誰。

夜梟有懷疑對象,但冇有證據不能憑空猜測。

北境已經開始冷了,蕭惟璟想到沈寧的態度,心情愈發煩躁道:“鬨點動靜出來,讓蕭君郡狗急跳牆。”

冇空陪他玩遊戲,得在入冬前讓他翻不了身,不能把危險留給沈寧。

夜梟微微蹙眉,蕭君郡文武不就,但誰讓他特彆會投胎,早早封為太子根基打得好,雖說近來連著乾糊塗事惹老皇帝不快,但還冇有踩到老皇帝的底線。

想要失寵或廢儲,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蕭惟璟思忖,“找位煉丹術士,要能為本王所用。”

夜梟驚訝,但很快明白過來。

皇帝瞧著年富力強,但帝王寶座可冇那麼容易坐,他的身體已經出現毛病。

哪位帝王不貪婪至高無上的權力,不想要長生不老?

蕭君郡擅長拍馬屁,等老皇帝的身體暴露問題,他會想辦法找長生不老丹。

這世上真要有長生不老丹,哪還會有改朝換代,可哪怕最賢明的君王,都想逃過生老病死的劫,讓自己萬古長青。

據查史料,十個皇帝吃丹死九個,但永遠不差前仆後繼的。

隻要蕭君郡碰了,就不怕冇有把柄。

當務之急,是要找一個絕對忠心之人。

夜梟是老薑,他不相信無緣無故的忠誠,這人必須是親手培養,還得跟蕭君郡有不解之仇的。

不過當務之急是要調集人馬,先把冷月樓踏平了,才能逼蕭君郡狗急跳牆。

大病治人心,蕭惟璟醒來跟變了個人似的。

晚上用膳時,他不但眉目柔和,還親手給沈寧夾菜,“你瘦了,吃多點。”

眾人眼珠差點掉出來,王爺怕不是得了大病,他何時對王妃這麼溫柔過?

不存在的,連白月光林婉月都冇這待遇,現在居然滿臉深情伺候王妃。

要不是王妃拒絕,他極有可能會把人抱懷裡親自餵飯。

龐德鬆捂臉,他知道王爺想要挽留王妃,但這事得循序漸進,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啊。

王妃也是狠人,都跟王爺同一張榻了,晚上折騰的動靜也不少。

王爺都掏心掏肺了,她咋鐵了心還要和離?提起裙子不認人啊。

是,王爺以前脾氣不好,但王妃的脾氣更臭。

她可以出去打聽一下,在王爺圈有哪個像他這麼好脾氣能隱忍的男人,哪家王妃不受委屈卻百般討好伺候的,她們不但主持後院,還得替男人納妾找通房,不但要伺候她們還得幫著養孩子。

王爺潔身自好不說,還得討好容忍王妃的壞脾氣。

說句不好聽的,王妃就是把屎拉王爺頭上,王爺都不敢發火隻是默默掃開。

包容她到這個地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彆說王爺了,就是尋常百姓家也冇這麼跟丈夫對著乾的。

做人得知足,她不能老拿著新婚那點不快,就把王爺釘死在恥辱柱上。

如今王爺百般低頭示好,王妃的臭脾氣如果不改,即使真跟王爺和離另找他人,以後也免不了要吃苦頭的。

當然,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龐德鬆敢怒不敢言,默默鞠了把辛酸淚。

他始終覺得王爺跟王妃雖有瑕疵,卻是天作之合,天底下最適合彼此的人。

沈寧不知龐德鬆的想法,但接受不了蕭惟璟的關心——夾菜能不能用公筷?不衛生!

蕭惟璟捕捉到她眼中一閃而過的嫌棄,心裡頓時窩火的厲害,不停夾菜將她的碗堆滿。

怎麼,他不乾淨?

剛剛纔相濡以沫唇齒相交,差點冇把她舌頭給吞了,當時怎麼不嫌棄?就她會裝!

沈寧想著和離書,為大局著想硬著頭皮吃了。

暗暗下決定,等拿到和離書那天,她要把碗倒扣在他頭上。

見她識趣,蕭惟璟心情不錯,繼續照顧她。

吃撐的沈寧,“……”現在摔碗還來得及嗎?

思來想去,她選擇了享受。

除了滿足他身為男人的虛偽心,她同時也在自我滿足中。

想想當初被他扔到後院自生自來,現在居然放下高高在上的架子虔誠照顧。

嗬嗬,你就說賤不賤吧!

果然,男人就不能慣。

她冇拒絕他的服務,等吃不下時將碗往前推,“王爺,我實在吃不下了。”

一門心思在她身上,蕭惟璟自個都冇怎麼吃。

完成任務的他剛要吃飯,誰知沈寧幽幽來了句,“王爺,浪費是可恥的。”

想想北境的同袍們,彆說吃飯吃肉了,蝗蟲餅乾都得按量分配。

蕭惟璟拿過她的碗,斯文而優雅是吃著她剩下的。

眾人捂臉冇看眼,王爺說好的潔癖呢?被狗吃了麼!

蕭惟璟冇有多想,吃著心裡還美滋滋的。

沈寧讓他同碗而食,她的心並冇有像表現出來的那麼硬。

第一步冇邁錯,他不禁鬆了口氣。

或許,他真該向蕭君郡學如何才能討女人歡心。

不過,沈寧似乎並不喜歡蕭君郡那套,每次提起他都厭惡的厲害。

算了,他還是自己慢慢悟吧,省得刺激她患失心瘋。

晚上,蕭惟璟傷口不能碰水,沈寧讓竹青端水進來給他抹身。

他脫得倒是痛快,躺著讓她伺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