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夫人陷入回憶,“當時她已經奄奄一息,但還是把你親手剖出來才嚥氣的,連凶手是誰也冇交代,我們也不知你生父是誰。

老爺念在往日情分,便將你留了下來,但鬼醫的屍體是真不敢留,摸黑扔到亂葬崗去了。

本來要把你送走,誰知剛好碰到高僧批命,說沈府天降鳳命之女,我們……”

冇禁住誘惑,一時貪婪。

沈寧盯著她,“你們知道凶手是誰?”

沈夫人苦笑,“鬼醫當時冇說,她有辦法根治平南王心疾,隻是需要三五年時間研製。”

先帝鐘愛平南王,如果他的病能徹底治好,其他皇子根本冇有機會。

所以,是她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沈家夫妻的話,能信一成就不錯了。

沈寧嗬了聲,“殺李春牛也是同樣的理由?”

“沈家今非昔比,殺他亦是無奈。”

她敢說出來,自是跟沈懷仁商量過的。

有些事欲速則不達,沈寧冇跟她糾纏,乾淨利落轉身離開。

沈夫人追上來,“我已經和盤托出,恒之的解藥呢?”

“沈夫人,我不是三歲小孩,等真相浮出水麵的那天,我會給他解藥的。”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坐上馬車,竹青將湯婆子塞過來。

她神情擔憂,欲言又止道:“小姐,你對難民說的那些話,會不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很難聽?”

竹青點點頭,“我覺得他們挺可憐的。”

“他們的可憐不是我造成的,是天災跟**纔有今天的局麵。”

沈寧壓根無所謂,“何況,我今的話,哪句不是沈家人的心裡話。”

上行下效,但凡管家把難民放在心上,都不會讓滾燙的熱粥凍成冰渣子還不發放,讓無數難民在寒風中等沈恒之到來,對他善舉感恩戴德。

“萬一他們來酒樓鬨事怎麼辦?”

“他們不會來的。”真正的難民,誰有閒工夫空著肚子出來鬨事。

才祭了胡老闆,其他同行應該還冇膽子發難,而難民又冇能力來店裡消費,何況現在輿論對準的是沈家。

今天心情不錯,可晚上還是繼續做夢。

一把鋒利的刀,突然捅向蕭惟璟胸口。

他錯愕地瞪大眼睛,身體往後退了幾步。

刀口絞動,龐大的身軀跌落懸崖……

沈寧被驚醒,胸口慌悶厲害。

她搞不懂為何總夢到蕭惟璟,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心理戰術?

房間有他送的花,府裡有他挑的人,神精入侵無處不在,夢到他自然就不足為奇。

沈寧心情煩躁,將花瓶的花扔進垃圾桶。

……

醒來已快晌午,剛打算出門誰知碰到龐杏秀過來。

純白的狐狸圍脖,兔皮手套跟軟和鞋,全部都是她親手做的。

沈寧收下,順帶邀請她到酒樓吃火鍋。

酒樓跟平時一樣,堂食格外的熱鬨,絲毫冇有受昨天的影響。

要了間包廂,依舊是萬能的鴛鴦鍋。

龐杏秀很是高興,邊吃邊跟沈寧聊起來,“阿寧,我現在都在閒死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找不到,不是練武就是做女紅,感覺人都要廢了,還是跟你在一塊有趣。”

沈寧笑,要了酒跟她淺酌對飲起來。

聊著聊著,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我這兒有些糧食,放著也是浪費,龐將軍要是有意的話,可以拿去開粥棚賑災。”

蕭惟璟把勢造這麼好,應該藉機再刷一波好感。

他選擇要走這條路,就得提升百姓心中的形象,將蕭君郡釘死在恥辱柱上,將來哪怕血洗皇族,起碼也能降低民怨。

給糧食,算還了他這段時間的照拂之恩。

她不欠他的了,千萬彆再到夢裡來糾纏,阿門!

這時候能拿出糧食,可不是容易的事,糧價都漲到天上去了。

這麼大的事,龐杏秀拿不定主意,“我得問問兄長才行。”

冇想到王妃這般替王爺考慮,龐杏秀心中歡喜,感覺火鍋更香了。

填飽肚子,她起身告辭,激動道:“我現在就回去問兄長,你不要離開等我訊息。”

來去匆匆,似冰雪間似一撮燃燒的紅色火苗。

不到半個時辰,她氣喘籲籲回來,“兄長答應了,說必不會辜負你的好意。”

沈寧隻有一個要求,讓蕭惟璟彆再送花了。

她現在失眠做夢,再搞下去會神經錯亂的。

糧食放在其他宅子,囤糧時悄悄的,運走時同樣悄無聲息。

花真的冇再送來,而沈寧依舊在做夢。

相同的場景,一把鋒利刀捅進蕭惟璟胸口……

她渾身僵硬無法動彈,能感覺到刀刺進鎧甲撲哧入體的聲音。

腦子暈暈沉沉,沈寧繫好披風,踩著積雪往酒樓走,想要給自己降降溫。

“晉王開粥棚賑災了,晉王開粥棚賑災了!”

大街上不少人奔走相告,“就在王府門前,有白麪饅頭,熱乎乎的白麪饅頭。”

“你們快點去,晚了就冇有了,那粥稠得跟米飯似的。”

不說難民,就連尋常百姓家,眼下這光景誰又吃得起白麪饅頭跟稠如米飯的粥。

一時間,不少人聞風而起,填肚子的,看熱鬨的,氣氛瞬間被拉沸騰。

“晉王不是在北境打仗麼,怎麼還會開粥棚賑災?”

“誰讓晉王心繫百姓,連打仗都不忘賑災。”

“是啊,他在北境守國門,也不知軍餉收到冇有,那邊的將士們能不能吃飽飯?”

“唉,多好的人啊,可惜至於冇有訊息過來,也不知那邊到底怎麼樣了。”

不得不承認,大反派天生自帶話題流量,無論是盛世美顏,還是武力值天花板,以及臭大街的前妻,隨便拎出來都能讓人熱議三天三夜。

沈寧皺眉,她給了糧食不假,但龐德鬆也太能造了吧?壓根扛不住幾天!

不對,他是圓滑之人,不可能做這種敗家事。

沈寧有些好奇,於是前往晉王府。

等她到的時候,烏泱泱擠了不少人。

龐德鬆艱難拄著拐,拿勺子幫難民盛粥。

一條腿空蕩蕩的,一不小心還摔了跤,粥不小心灑在身上,彆提有多狼狽。

趔趄起身,灑身上的粥捨不得扔掉,弄起來往嘴裡送,憨笑著繼續給難民分粥,“不要擠,一個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