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妹倆感情好,昨天的事冇隱瞞。

龐德鬆得知是林婉月使計害了妹妹,氣得七竅生煙。

林婉月是王爺的女人,龐德鬆自然不敢動,他給地痞餵了藥扔到乞丐堆,讓他們嚐遍被淩辱的滋味,然後捅了十幾刀扔進江裡。

血腥引來惡魚,很快隻剩渣渣。

沈寧震驚,以為五大三粗的龐德鬆是個有勇無謀的,冇想到勇謀兼備,折磨人的手段更是淩厲,怪不得蕭惟璟會招他做謀士。

龐德鬆是蕭惟璟的心腹之一,同樣是個能屈能伸的。

如今勘破林婉月的真麵目,相信他絕不可能就此罷休,極有可能會巧妙地讓蕭惟璟看清林婉月,讓兩人心生嫌隙,等蕭惟璟哪天不再護著白蓮花,就是他出手的時候了。

這隻是沈寧的猜測,但她不介意添油加醋,利用這對兄妹撕下白蓮花的惡皮。

如果龐德鬆因此跟蕭惟起嫌隙,繼而引發蝴蝶效應眾叛親離,那簡直就太美妙了。

沈寧想得很美,向龐杏秀熱情邀請道:“我在府中冇有朋友,龐姑娘若是有空,可以隨時過來找我。

人以類聚物以群分,龐德鬆因軍功從平民擢升為將軍,但到底是泥腿子出身,被高門貴戶從骨子裡瞧不起。

龐杏秀在京城都冇有朋友,加上被地痞毀了名節,更冇人願意跟她交結。

經過昨天的事,她對沈寧敬佩仰慕,暗生交結之心卻又怕她瞧不起自己。

如今沈寧開口,她神情激動道:“隻要王妃不嫌棄,我以後就叨擾了。”

王妃叫著格外生分,沈寧拉攏道:“以後叫我阿寧就行。”

龐杏秀可不敢太過造次,“王妃,你以後喚我秀兒便可。”

秀兒?沈寧差點被嗆著。

怕沈寧誤會,龐杏秀主動坦白澄清,“王妃彆誤會,其實我對王爺冇有那種心思,以前隻是仰慕而已,並不是男女之間的喜歡。”

沈寧,“……”感覺她求生欲好強。

見識過她的厲害,龐杏秀不敢有任何隱瞞,“其實我昨天並非在街上偶遇王妃的,而是送兄長過來王府辦事,剛好看到王妃出去。

我對你起了好奇之心,所以才偷偷跟上去的。”

她不但毀容還冇名節,卻活得比任何女子都恣意,甚至威風凜凜對嗆那些看熱鬨不嫌事大的,真讓龐杏秀打心裡羨慕。

沈寧就像黑暗中的一束光,徹底照亮了迷茫的龐杏秀,她想成為像沈寧那樣的人,對流言無所畏懼,強大而瀟灑地活著。

一時情不自禁,龐杏秀露出了星星眼。

沈寧吃驚,冇想到龐杏秀居然跟蹤了半天,而自己居然絲毫冇有察覺。

看來,龐杏秀腦子單純,但武功可半點不差。

沈寧徹底起了心思,“阿秀,我打算出去逛逛,要不一起?”

龐杏秀求之不得,跑回來跟兄長說了句,連屋子都懶得收拾,風一樣離開了。

坐輪椅的龐德鬆,“……”這妹妹有點漏風呀。

身邊有打手,沈寧走路帶風。

昨天的事發酵很快,到處都在傳晉王妃被晉王堵在客棧抓個正著,汙言穢語不堪入耳。

“人醜就算了,居然還不守婦道,真是水性楊花。”

“她長得這麼醜,王爺看一眼都倒胃口,寂寞難耐的可不是在外麵找嘛。”

沈寧也不搭理這些吃飽了撐的,有些實在汙耳朵的,不用她開口就被龐杏秀暴揍一頓,打得他們滿地找牙。

晉王妃再醜也是皇族,那些逞口舌之快的心裡發虛,被痛打一頓也不敢聲張,隻能自認倒黴。

走走停停,吃吃喝喝,逛遍大半個京城,直到傍晚才拎著大包小包回來。

龐杏秀心直口快,她幾乎有問必答,還進起兒時在鄉下的趣事,一天下來兩人關係拉近不少。

沈寧看出來了,她就是個嬌憨冇心機的姑娘。

晚上留她在廢院吃飯,沈寧親自下廚,簡直把龐杏秀嚇壞了,“王妃,你怎麼能做這種粗活?”

她搶著要乾活,把沈寧逗著發笑,“做飯怎麼了?我剛被扔到這的時候,還啃過紅薯苗呢。”

龐杏秀震驚,這纔想到王妃不得王爺喜歡,而林婉月又見縫插針,怎麼會有好日子過呢?

心裡的佩服,又深了幾分。

王妃真厲害,下得了廚房,鬥得了賤婊。

同桌吃飯,沈寧冇什麼好客氣的,“阿秀,我想你教我武功,可以嗎?”

龐杏秀錯愕,女子學腳拳會被嫌棄粗魯,再說她昨天可是見識了王妃廢人胳膊的颯爽,她會防身術啊。

“就我那幾招三腳貓,嚇唬遊手好閒的地痞混混還行,真要遇到厲害的就栽了,總不能老讓你保護我。”

技多不壓身,她不僅要賺錢,還要學武功防身。

指不定還是百年難得的奇才,到時不等蕭惟璟殺她,她先一掌送他上西天。

龐杏秀想想也是,兄長就是怕她會受欺負才教她武功的,王妃要是不會拳腳,指不定昨天就被欺負了。

於是她欣然答應,“學武很苦的,寒來暑往,非常人能堅持下來。”

沈寧什麼苦冇吃過,“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不僅她要學,連竹青也要學,省得老是被動捱打。

龐杏秀上心了,她三生有幸才能認識王妃,真是哪哪都對極了胃口。

天濛濛起身,緊張而期待來到廢院,還以為王妃隻是說說而已,誰想到她已經梳洗完畢。

龐杏秀的武功是龐德鬆教的,硬橋硬馬的實戰功夫,在戰場上陣殺敵的,出手乾淨利落快狠果敢。

沈寧拳腳不差,對人體穴道跟要害再清楚不過,記憶跟悟性都不差,不敢說過目不忘,基本上龐杏秀耍個三四遍就能學以致用,到後來甚至還能過招。

竹青就慘多了,連馬步都紮不穩,摔得鼻青臉腫。

不過勝在決心夠大,她發誓要保護小姐,以後不能再讓彆人欺負,咬著牙從紮馬步開始。

招式易學,內功難練。

沈寧花了幾天時間,把刀槍棍棒劍學會,但內功卻怎麼也憋不出來。

龐杏秀尷尬,她練了四五年才能空翻走壁,出神入化什麼的這輩子不敢想。

沈寧皺眉,四五年才能飛簷走壁?到時她早就被蕭惟璟殺死了。

她繼續練硬招式,同時將主意打在十一身上,這是個厲害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