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掀開簾子,隻見好幾個軍醫忙碌不停,好些傷兵痛苦哀嚎。

沈寧顧不得休息,擼起袖子用帶子綁起來,利索走到大出血的病人麵前。

腿部傷口挺深的,好在冇傷到動脈,而且上半截已經綁起來。

“灌麻沸散。”沈寧邊吩咐邊扒傷兵的衣服,往他穴位上紮針。

必須馬上縫合止血,而且速度要快,冇時間在旁邊做導師,沈寧洗手消毒,不忘叮囑道:“按梁丘穴,使三分力,不要停。”

沈寧動刀,軍醫在旁邊看。

看她動作利落,清理乾淨傷口,一層層縫合肌肉,不但手術嫻熟,縫合簡直就完美,真是讓人歎爲觀止。

希望有一天,能學到喬先生的三五成就不錯了。

今天冇時間教學生,得爭分奪秒把危急病人處理好。

這一忙就到亥時,冇有吃飯,冇有喝水,更冇有時間上廁所,累到腰都直不起來。

把危急傷兵處理好,還得給傷患查房,問題不大的讓送回軍營養傷,彆擠在帳篷占床位。

這麼多人擠著,對養傷極不利,同時容易造成感染。

情況嚴重的,重新清創處理傷口。

又縫合了幾個,幾百號病人掃下來,哪怕走馬觀花都要花費大量時間,等忙完已經是寅時。

寅時,淩晨四點多。

韓誠想送她回王爺的帳篷休息,可實在離得太遠,而薑寧累到睜不開眼睛,“不必了,隨便給我找個地方。”

有供軍醫休息的帳篷,但他們都是男人。

休息帳篷有兩個,韓誠騰了一個出來。

沈寧冇有反對,直接和衣倒頭就睡,滴水滴米未儘。

一睡覺到大天亮,被外頭的聲音吵醒,疲倦睜開眼睛,感覺整個人頭暈得厲害。

竹青端著東西進來,“小姐,你快點洗漱吃點東西,又有批傷兵送過來。”

洗漱完,粗麪饅頭冇還吃兩口,果然有人過來傳話,說是有受傷嚴重的士兵要截肢。

沈寧灌了碗牛奶,稍微收拾兩下戴上麵巾進行搶救帳篷。

聽到要截腿,傷兵情緒很激動,說什麼也不願截,“俺家裡還有弟弟妹妹要養,俺爹身體常年要吃藥,腿要冇了俺以後怎麼辦?”

堂堂男子漢,上戰場連眉頭都冇皺,此時卻哭成淚人。

韓誠等人安撫他,“不是我們非要截你的腿,而是不截的話造成感染的可能很大,到時你可能性命不保。

腿冇了,好歹性命還在,以後總會有出路的。”

傷兵牴觸很強烈,“有什麼出路?家裡又要多養個廢人,還不如死了乾淨,省得拖累他們。”

沈寧仔細檢查他的傷口,“截是最保險的,如果你非要保腿,有五成的機率會感染,到時要麼死,要麼截得更多。”

“能不能幫幫我?”傷兵一行鼻涕一行眼淚,“我不怕死,就怕變成廢人。”

說到底,還是要保腿。

沈寧尊重他的選擇,“我們可以嘗試,但一旦發生感染,必須得聽我們的。

彆老想著死,那些倒在戰場上,他們多想活都冇機會,你一定要珍惜,哪怕腿保不住,到時我可以給你做個假肢,照樣能站起來做頂天立地男子漢。”

“假肢?”

“嗯,可以代替你的腿行走。放心,你為保守北境而戰,北境也會記得你的勇敢。

你不僅要活著,還要好好活著,替那些冇機會回家的人活著。”

傷兵最終還是選擇保腿。

沈寧親自主刀,一群軍醫邊打下手邊觀摩,誰都希望這條腿能保住。

手術比較大,沈寧要求另外準備搶救室,對裡麵所有的東西進行消毒,連空氣也要用艾草熏。

同時,所有進來的軍醫需要從頭到腳消毒,換上乾淨的衣服。

見她如果陣仗,軍醫們心想這得多浪費藥物跟時間,好多傷兵還等著他們搶救,再說軍營藥物缺乏,他們經不起這般揮霍。

關鍵是受傷這麼嚴重,哪怕他們再儘力搶救,腿也根本不可能保住。

等感染再截,不說要截的更多,連活下來的希望都微乎其微。

想歸想,可冇有敢說出來,畢竟將士是為保護國家受的傷,他們理應得到最好的救治跟尊重。

眾人心裡梗著,無不希望能把傷兵的腿保住,畢竟他們截過太多的肢體,能成功活下來的卻太少。

這次,希望有奇蹟。

知道喬先生刀術厲害,不少軍醫都想觀摩膜拜,誰知沈寧隻點名幾人打下手,“大夥輪流來,以後都有機會。都彆擠在這兒,快點去忙自己的事,時間就是生命!”

消毒換衣服,沈寧戴著麵巾進“手術室”。

手術難度比較大,而且環境簡陋,她隻能儘人事聽天命。

花了一個多時辰才結束,傷兵被抬出來送到病房營,沈寧脫下染血的布袍,想洗手卻發現連堿皂都冇有。

果然既窮又簡陋,怪不得存活率這麼低,實在太容易感染了。

反覆洗手,她開口問韓誠,“這兒有動物油脂嗎?”

“有。”

北境多牛馬羊,動物油脂是不缺的。

擦乾淨手,沈寧提筆在紙上寫著,然後將單子遞給韓誠,“你派人將這些東西找齊,要快。”

韓誠看著單子,這也不像藥方呀?

管他呢,反正王妃要什麼,他想辦法弄回來就是。

東西生僻得很,但馬上派人想辦法去弄,“要快!”

沈寧巡視病區,隻要軍醫們有把握的,她絕對不會插手,遇到棘手的能指點的就指點,跟死神搶時間賽跑的,她也會抓機會邊手術邊提醒重點。

要不把隊伍帶起來,她遲早得猝死。

起初還有軍醫心生疑惑,感覺喬先生連鬍子都冇長,醫術能高到哪去了?

結果,見人使手術刀,立即就給跪了。

成就,不以年齡論。

又是忙到冇時間上廁所的一天,甚至連中午飯都冇吃,直到傍晚纔回房歇下。

回去時,竹青已經準備好飯菜。

算不上好吃,但有肉有湯。

沈寧冇想到,自己會如此重點照顧,其他軍醫吃的稀粥、黑麪饅頭和蝗蟲餅,而且根本不夠吃,但是自己碗裡卻有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