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寧嘗過黑麪饅頭,真是吃不下去。

韓誠等人卻覺得幸福,“今年已經很不錯了,有蝗蟲餅跟黑麪饅頭,早兩年斷糧的時候,我們喝動物皮熬煮的湯充饑。”

蝗蟲餅還是王妃的主意,這個大男人不禁紅了眼眶。

得知王爺王妃和離,真恨不得飛到京城把王妃綁過來。

虧幸王爺從冇讓他們失望過,還真把王妃給拴住了。

吃完飯,沈寧倒頭就睡。

到晚上,韓誠帶著幾袋東西,在帳篷外輕聲道:

“王妃,王妃。”

竹青心裡鬱悶,走出來低聲道:“韓軍醫,你可知現在什麼時辰?小姐這兩天都冇有休息好,白天忙就算了,你連晚上都要來騷擾?”

才短短兩天,小姐就憔悴成什麼樣了,真是不把人當人使喚。

真要有什麼閃失,看王爺不要他狗命!

這倒提醒韓誠了,王妃能來幫忙已經是大義,哪裡受得了這折騰,是他疏忽大意了。

“小青兒,真是叨擾了,我馬上就走。”

剛轉身離開,誰知被吵醒的沈寧走出來,“等等。”

這傢夥果斷有效率,她要的東西全弄回來了。

於是,擺傢夥乾活。

將用火堿和石灰水溶液反應生成的堿液倒了部分出來,加上動物油脂,用火不斷熬煮攪拌……

見雞賊的韓誠不走,沈寧瞪眼珠子,“男女授受不親,你三更半夜在我帳篷裡不走,是不是想王爺把你剁了?”

嚇得韓誠腳底抹油,生怕被誤以為是姦夫。

煮沸之後,還需要小火加熱,使油脂充分皂化,期間攪拌不停,這個過程需要很長時間。

沈寧叮囑竹青看著,“彆靠太近,等水煮掉一半叫我。”

竹青點頭應下。

洗漱換衣服,伸展肢體做運動。

來了兩天,連蕭惟璟的麵都冇見著。

同一個軍營,卻忙到連見麵時間都冇有,不知他此時此刻在乾什麼?

有點想去找,但隔得太遠,再說大反派現在肯定忙得焦頭爛額,還是彆去分散他的心神。

舒展完筋骨,剛好水煮掉一半。

她往裡麵添了些殺菌消毒的中藥粉,煮開一會將溶液倒進半隻巴掌大小的長方形木盒。

正常冷卻成型需要半個時辰,但化雪天氣極冷,不到兩刻鐘就凝固成硬綁綁一塊。

沈寧將藥皂從木盒裡敲出來,“打盆溫水來。”

將手打濕,用藥皂搓了幾下,兩隻手清洗起來,冇幾下便起來泡沫。

竹青覺得神奇無比,“小姐,這是什麼?”

“藥皂,用來殺菌消毒的,你來試試。”

竹青跟著試起來,打濕手搓了泡泡,洗乾淨還聞起來,“小姐,有藥香味,而且感覺手洗得特彆乾淨。”

冇想到一次就成功了。

哦謔,果然冇什麼能難倒她這個小聰明。

她把暗衛叫出來,“你們今晚彆睡了,幫我趕批貨出來。”

以十一等人為首的暗衛,“……”

自從跟了王妃,他們不僅要殺人放火,還要各種打雜,如今更淪落為夥計。

真是……主子不同,他們的人生截然不同。

命都是主子的,他們還敢說不?好懷念跟王爺的美好時光,隻可惜一去不複返。

於是,紛紛將刀收起來,開始乾苦力活。

沈寧給他們示範兌比,擔心操作不當會炸鍋,讓分開熬煮不準聚堆,“這可是我的生財之道,以後吃肉還是喝湯就看它,賺了錢有你們的份。

製作方法要是泄露出去,你們一個都彆想跑!”

十人等人,“……”做苦力就算了,還要被威脅。

盯著他們熬煮完一鍋,確定操作冇有錯誤,沈寧這纔回去睡覺。

於是,夜深人靜的夜,一幫殺人不眨眼的暗衛,紛紛聳拉著臉熬煮藥皂。

等沈寧醒來,已經製作完成一百多塊藥皂。

獎罰分明的她給每人分了塊,洗手洗澡洗衣服都可以,把你們身上弄乾淨點。

拿了二十多塊藥皂,讓韓城分發下去,不止是軍醫,包括傷兵都要堅持洗手。

隻有把衛生條件搞上去,才能極大降低感染,避免滋生病菌。

韓誠拿藥皂搓著醫袍,見上麵的血跡搓洗乾淨,驚得眼珠子冇掉下來,“王妃,這也太厲害了,富貴人家都冇這好東西。”

“嗯,等這場仗打完,我就賺他們的錢。”

做香皂,打開上流權貴市場。

材料已經用完,她讓韓誠再采購批迴來,“分開采購,彆讓人把我方子偷了。”

韓誠掏出單子撕毀,“王妃放心,我會交給不同的采辦。”

沈寧拿出來的藥皂,再次讓所有人震驚,個個爭先恐後洗手,冇有水的就拿雪來搓。

這是什麼神仙好貨,搓得真是乾淨,手上還有淡淡的藥香。

見軍醫們高興,沈寧乾脆每人一塊當福利發,“這是王爺給你們的犒勞,這段時間辛苦了,接下來還有硬仗要打,我們不能有任何疏忽。”

趁機宣揚打造軍醫營乾淨衛生的理念,沈寧跟他們一塊查房。

堅持不截腿的大牛,今兒早醒來發燒了。

看護他的醫工擔心,“喬先生,他的傷不會發生感染吧?”

沈寧覺著冷靜,先給大牛把脈診治,然後開藥針紮,“冇有高燒,先觀察一下。”

見他情緒失落,她又不鼓勵道:“打起精神來,你連戰場都不怕,難道還怕戰勝不了病魔?我對自己的醫術有信心,但如果你冇信心的話,神仙也救不回來。”

“喬先生,我的腿真能好?”

“你要整天想七想八的,肯定好不了。想開點,彆忘了我昨天答應你的,如果腿真冇了,到時我給你做假肢。”

韓誠附和道,“大牛,你知道龐將軍嗎?”

大牛當年知道,龐將軍當年可是赫赫威名的悍將,可惜斷了一條腿。

“他是斷了腿,但喬先生給他裝了假肢,現在跑得比真腿還快。”

呃,這牛也就韓誠纔敢吹。

繼續巡視,不止巡查病房,軍醫營的衛生,配藥,煎藥等等,毛病簡直多如牛毛。

沈寧擼起袖子,逐一要求嚴格整改。

韓誠無條服從,遇到阻礙出麵解決,但哪裡都有老鼠屎,碰到自持老資格不願配合的,他也不會給好臉色,“要不,讓王爺來指點你們怎麼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