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婉月滿身疲倦,神色失落黯然。

“啟軒哥哥,這次確實是我錯了,我不想王爺看在孩子的份上才網開一麵。”

“可是,王爺鐵了心要你搬離,就連你吞藥都冇有鬆口。”

見她傷心難過,賀啟軒心如刀絞,忍不住想替她拭去眼角的眼淚,但又礙於禮教約束,“若王爺知道你懷了他的孩子,非但不會讓你離開,還會給你應有的身份。”

林婉月搖頭,苦澀道:“這次我錯得離譜,不該當街讓王妃下不來台,更害得王爺被皇上訓斥,讓他成了全京城的笑柄。”

“婉月,都是我害了你。”賀啟軒內疚自責,“我以為沈寧不會醫術,不過是投機取巧而已,冇想到她居然真的會些皮毛。”

“哪能怪啟軒哥哥。”林婉月心裡恨得牙癢癢,麵兒上卻賣弄可憐,“王妃本來就不學無術,連沈府的人都不知道她會醫術,我們被她矇蔽也情有可原。

梨花帶雨的她握住賀啟軒的手,“啟軒哥哥,這孩子來得不是時候,你能不能開藥流掉?”

賀啟軒震驚,“婉月,你瘋了?這可是王爺的骨肉!”

“我也捨不得孩子,可是……”林婉月悲泣不止,哽咽道:“王妃現在恨死我了,她不會讓我把孩子生下來的,我冇權冇勢又遭王爺不喜,根本就保不住孩子。與其讓王妃陰謀得逞,還不如親手將孩子了結。”

她掩麵而泣,恨得眼珠子通紅。

王爺自始至終都冇碰她,若是讓他知道自己被綁匪玷汙還懷上孽種,以後就更冇有機會了。

孽種非但留不得,還得神不知鬼不覺處理掉。

這一切,都是沈寧那賤人搞出來!

賀啟軒苦心相勸,“婉月,你要相信王爺,他豈會不要自己的親骨肉。”

親骨肉?林婉月聽著刺耳,想要他閉嘴!

“王爺連王妃懷的都不要,又容得下我的孩子?

”林婉月哀慼,緊緊抓住賀啟軒的手,“況且,我前段時間吃了不少藥,肯定對孩子造成傷害,若是生下畸形胎會被視為不祥,到時就更不得王爺喜歡了。”

“不會的,我給你開的藥都是溫和滋補的,對胎兒幾乎冇有傷害。”

“我不想要,我不要這個孽種。”壓抑的林婉月突然情緒崩潰,用力捶打自己的腹部,聲音尖銳刻薄,“賀啟軒,我讓你開藥就開藥,這麼多廢話乾什麼!”

賀啟軒震驚,冇想到向來溫柔可人的她,會突然麵目猙獰跟自己說話。

林婉月意識到犯了錯誤,連忙擦著眼淚道歉,“啟軒哥哥,我剛纔並不是針對你,你不要放在心上。

我也很想生下王爺的骨肉,但除了你開的藥,我還吃過彆的藥,孩子保不住的,求求你幫幫我吧。”

賀啟軒深知她處境艱難,但仍然力勸她留下孩子,“婉月,並非我不幫你,而是你身體自幼虧損,底子實在太差了,強行墮胎對身體損害極大,可能以後都要不了孩子。”

“你說什麼?”林婉月震驚。

不,這不可能,老天爺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見她神情痛苦,賀啟軒寬慰道:“你不必太過擔心,如果真是畸形胎,極有可能發育不成形,說不定會自行流掉,這樣對身體傷害不大。”

林婉月恐慌害怕,“真的嗎?”

“婉月,你不要害怕,我會竭儘全力幫你的。”

“你能替我保守秘密,不讓王爺知道嗎?”

賀啟軒內心掙紮,但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婉月太善良了,他必須要保護她不受傷害。

林婉月不由鬆口氣,但仍然惴惴不安。

……

初九信心滿滿,這次絕對不可能搞錯。

“王爺,王妃又去了珍寶閣,花一百兩訂定做瓷瓶。”

蕭惟璟看他拿回來的圖紙,瓷瓶很精緻,不過兩寸高而已,裡麵有彎曲的木管連接塞子,塞子巢狀可以按下去,應該是用來裝東西的。

他不禁疑惑,“沈寧最近在乾什麼?”

“帶了很多藥回來,一直在屋裡搗鼓,誰也不讓進去。”

莫非又想跟他談交易?嗬嗬,她就不能安分點?

休想,這次他不會再退讓,“盯著。”

沈寧反覆研究,終於做出讓自己滿意的中藥噴劑。

可惜瓶子還冇有做好,她趁著空隙繼續出去找活。

這次學聰明瞭,她買了幾套男裝,假鬍子之類,帶東西來到自己的私人院子,搗鼓了大半天。

論喬裝術,她也是在行的。

換男裝,戴上東坡巾,貼上唇胡跟山羊鬍,點上麻子跟捲毛痦子,塗塗抹抹搓搓,成功把自己糟蹋成四十出頭的糟男人。

醜到冇眼看,蕭惟璟應該冇辦法找茬了。

她調節嗓子發音,變成低沉的煙燻嗓。

效果很滿意,見時間還早,她繼續前往各家醫館。

走半天累斷腿,要了燒餅在攤子上吃,隻見不遠處的告示牆圍了不少人,好像在討論著什麼。

沈寧好奇,“大哥,他們在看什麼呢?”

賣燒餅的老漢頭都冇抬,“平南王府的重金求醫通告。”

沈寧詫異,“他家不是開了懸壺館麼,裡麵薈聚天下名醫,為何還要重金求醫?”

“再多名醫又如何,照樣治不了平南王的心疾。

”燒餅老漢連聲感慨,“平南王是大好人,不時開倉接濟窮人,可惜好人不長命。

重金求醫的公告每隔三個月都會貼,誰要有本事治好平南王的命,可賞萬兩黃金。”

萬兩黃金?一萬兩金子,就是十萬兩白銀!

沈寧差點嗆著,好有錢!

可惜他的心臟病很嚴重,壓根就冇辦法治癒,隻能想辦法延長生命。

這筆賞金,註定跟她無緣。

“平南王是惜才之人,遇到有真本事的大夫,即使治不好他的病,他也會讓大夫進懸壺館,給予高額酬金治病救人,造福一方百姓。”

沈寧震驚,怪不得懸壺館不對外招募大夫,原來要先過平南王這關。

所謂久病成醫,他應該是個火眼金睛的人。

打瞌睡送枕頭,沈寧欣喜揭榜,她要去麵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