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看曾管家出題不按邏輯,但不難猜出鬼醫曾給蕭雲齊醫治,應該是用某種藥物延長性命,隻是現在藥吃完了。

心疾若能治癒,又豈會滿世界找鬼醫續命呢?

可沈寧不能說實話,否則腦袋將要不保。

而且還不能答錯,否則同樣有性命之危。

這可讓她犯難了,隻能想個萬能答案應付,可蕭雲齊既然有服藥,那就不存在萬能答案。

眾人不抱希望,官兵們磨刀霍霍,拖完這個就可以收工了。

沈寧心急如焚,暗中打量四周,想要尋找最佳突破口,希望能苟住性命。

她悄然往後退,衣袖之內的手握緊匕首,打算強行突圍,“九轉還魂丹。”

這是她在古中醫博物館看到的孤本,據說是從千年古墓挖出來的,孤本儲存得比較完整,她有幸拜讀過,上麵全是稀世罕見的秘方。

其中,九轉還魂丹的秘方最為傳奇,說是能治世百病,後人隻當笑談。

古中醫協會有意研究,但是秘方有十來款藥材要麼已經滅絕,要麼就是聞所未聞,最終隻能作罷。

話音剛落,曾管家臉色頓變。

沈寧嗚呼哀哉,剛要施展輕功開溜,誰知曾管家快若閃電般撲過來,抓住她的胳膊不放,“九轉還魂丹?”

“是。”內心慌得一匹,表麵穩如老狗。

曾管家瞳孔地震,“你能製九轉還魂丹?”

沈寧懵逼,難不成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誤打誤撞!

她腦子轉得很快,哪還敢作死,藉機撇清關係,“家父曾有恩於鬼醫,鬼醫為報恩曾授術三月,並留下九轉還魂丹秘方,在下才疏學淺並不懂製作。”

絕世孤本有祕製法,但物有相似人有重名,指不定壓根就不是同一種藥,她還是保住狗頭要緊。

曾管家攔住她不讓走,緊張道:“你可知鬼醫如今何在?”

沈寧麵露難色,“我得師父指點是在二十年前,如今還真不清楚。”

曾管家閱人無數,一雙眼睛犀利無比,不由對她的身份生疑,頓時來了主意,“你既得鬼醫指點,想來醫術不差,不如就參加普通應征吧。”

憑真本事的話,沈寧自然不帶怕的。

她如釋重負,頷首道:“謝管家抬愛。”

曾管家急於解惑,領著沈寧跳過口試環節,直接插隊到看診環節。

從側門進來,穿過迴廊來到院子,左右各有兩間房,每個房間有位病人,“李大夫,請。”

沈寧化名李春牛,是年過四十的貌醜中年男人。

她有豐富的臨床經驗,絲毫不帶忤的,昂首挺胸走進去。

房間裡躺著位腹部隆起的男人,麵黃肌瘦神情痛苦,嘴裡不時發出呻吟,意識已經半昏迷。

沈寧望聞聽切,把脈過後翻看眼瞼,身體瘦削下肢浮腫。

將病人上衣掀起,隻見腹部大得驚人,肚皮被撐得很薄,露出青色血管。

輕輕用手拍了幾下,心中即刻有定論。

第二個房間是個女的,同樣大腹便便,但臉上戴著麵紗,衣著華貴精緻,手腕白皙細膩。

滑脈,如玉珠滾盤,征兆像極了懷孕。

但孕期不同,脈象稍有不同。

沈寧望向她隆起的腹部,微微蹙起眉頭,“煩請姑娘伸出舌頭。”

“大膽!”嬌怒聲響起。

沈寧不卑不亢,“治病需要望聞聽切,姑娘若不肯配合,請問如何醫治?”

女子眼眸閃過驚訝,猶豫半晌纔開口,“男女授受不親。”

“人命關天,何況在下內心坦蕩,絕無半點非分之想。”觀其言行舉止,沈寧心中的判斷更確定了幾分,“再者,姑娘身份尊貴,卻甘願來應征做病人,難道不是想將病治好?”

女子心有顧忌,“你把脈診不出來?”

“把脈隻是診病的手段之一,很多病的脈象極為相似易混淆,並不能精確診治。”

女子怔然,沉吟片刻掀起麵紗,將舌頭露出來。

沈寧翻看她的眼瞼,然後要求開口觸摸腹部。

女子怒而斥之,誰知沈寧搶先道,“姑娘極有可能並非懷孕。”

她麵紅耳赤,猶豫良久後還是露出肚子。

觸感堅硬如石,沈寧輕輕拍了拍,觀其有不適嘔吐之兆,“這種情況多久了?”

女子難以啟齒,“五年。”

從房間出來,曾管家負手等候,連懸壺館幾位名醫都在,個個神情肅穆嚴陣以待,大有她要說不出個子午卯酉來,就彆想活著離開的架勢。

曾管家開口,“李大夫可有診治結果?”

沈寧神情嚴肅,“男病患肝部有腫物導致壞死硬化,腹部大量積液。女病患則是寄生胎,由於腫物不斷長大,已經擠壓到其他器官,再不醫治將有生命危險。”

此話一出,曾管家及數名神醫神情震驚,尤其聽到寄生胎時差點驚掉下巴。

曾管家請沈寧入堂廳,“奉茶。”

不止奉茶,連說話態度都好了許多,可見他對兩人的病情是有預估的。

肝癌晚期導致的硬化腹水,在後世極為常見,至於寄生胎的機率則要低很多,發病率有五十萬分之一的可能。

沈寧曾經主刀過一例,在醫療發達的條件下,手術難度並不大,現在則被視為疑難雜症,想要順利手術並不容易。

“肝部硬化可有醫治之法?”

“發現得太遲,冇有治好的可能,隻能用藥施針,讓他在彌留之際減輕些痛苦。”

“女病患呢?”曾管家緊張急切,“何為寄生胎?”

“寄生胎就是胎中胎,母親懷的雙胞胎,在胎兒生長之初,其中一個胎兒將另外一個胎兒的身體部分或完全吞噬,讓其寄生在自己的體內。”

眾人震驚,其中一個大夫手抖將茶水撒出來,神情激動道:“胡說,那位姑娘分明是懷孕,何來寄生胎這種荒誕生說法?”

“萬物孕育皆有規律,人隻能十月懷胎。”沈寧禮貌發問,“那位姑娘身懷五年不生,還請先生高見。”

她說話犀利,大夫麵色憋紅,支吾道:“那位姑娘懷的,極有可能是祥瑞。”

沈寧,“……”牛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