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江臨佑再回來,曲晚感覺到躺到她身邊的人一股冷氣傳來。

他這是洗了冰水澡吧?

隻能說,曲晚真相了。

江臨佑剛纔去了浴室洗冷水澡,覺得還是慾火難滅,就用異能把水的溫度弄成了冰的。

所以他現在身上纔會那麼涼。

江臨佑怕自己身上的涼氣把曲晚冷醒,所以他離曲晚比較遠。

曲晚一直冇睡,感覺到他故意遠離,不禁撇撇嘴。

然後翻了個身繼續抱住他。

不是要遠離嗎?

她偏不讓。

九九滿頭黑線,感覺曲晚就是在玩火。

江臨佑再次被曲晚纏住,有些頭疼的低喃道:“這是在試探我的自製力嗎?”

“嗯?”

曲晚裝作被吵醒的樣子,茫然的睜開眼看著江臨佑咕噥道:“你剛纔說什麼?”

江臨佑垂眸看著在胸前抬頭看著他的女孩,心口的位置驀地一動,眸光微閃。

他凝眸看著她,喉結滾動一下,啞聲道:“無事,睡吧。”

曲晚抿了下唇角,輕聲道:“我想喝水。”

江臨佑一怔,動了動身子。

然後輕咳了一聲,“你先起來一下。”

她這樣,讓他怎麼起來?

曲晚像是剛發覺自己手腳都扒在江臨佑的身上,趕緊紅著臉縮回自己手腳。

“我……我不是故意的。”

江臨佑掃了一眼她害羞的樣子,勾唇淺笑,“冇事,我去給你倒水。”

說罷,起身去給她倒水去了。

不過一分鐘,江臨佑拿著一個杯子走進房間來到床邊遞給她,“給你。

曲晚接過杯子,喝了一口水潤了潤喉龍,把杯子遞迴去給他,小聲說了句,“謝謝。”

江臨佑把杯子拿出去放好,再次回到房間。

見到曲晚還坐著冇動,低笑道:“趕緊睡吧。”

曲晚抿唇對他彎眸一笑,“你怎麼還不睡?”

剛坐到床上拉被子的江臨佑因為曲晚這句話,動作一頓。

為什麼不睡?

難道他要告訴她是因為她亂動,所以讓他心裡上火,去洗了冷水澡?

算了。

他怕嚇到她。

“剛纔睡著了,然後做了個夢醒來了。”而且還是噩夢。

曲晚看著他睜眼說瞎話的樣子,心下好笑。

曲晚麵色無常的凝著江臨佑,然後躺了下來,“早些睡吧。”

明天她想到a市看看。

回到蕭晚原來的家裡看看,看看她父親是否還在那裡。

蕭晚體內的喪屍病毒是他讓人注射的,他肯定是有辦法去壓製或者清除。

江臨佑看到曲晚躺下。

他伸手幫她把被子拉好,低聲在她耳邊溫柔的說道:“晚安。”

曲晚這會兒感覺到睏意襲來。

在江臨佑說完那兩個字之後,她便閉上眼陷入睡眠。

江臨佑聽到她平穩的呼吸聲,也閉上雙眸醞釀著睡意。

————

翌日一早。

曲晚跟江臨佑簡單的在清遠基地的食堂吃了點早餐,就跟蕭敬遠說了要去a市的事情。

蕭斂的事情還是快點解決的好。

蕭敬遠聽聞曲晚他們要去a市,第一件事也是想到他們是不是去找蕭斂。

他注視

著曲晚白淨的小臉,低聲說道:“晚晚,若是這件事情真的跟爸爸有關,我也不會姑息的。”

曲晚的臉色十分平靜。

她淡淡的揚起一抹笑意,低聲道:“我會找到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