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工作室,一開門,一股溫暖的氣息撲麵而來。

李欣蔓哆嗦著嘴,撥出了幾股冷氣,手裡拿著一份麻辣燙,嘴裡嘟囔著,

“讓一讓,彆碰到我的麻辣燙了。”

刷著李欣蔓在B站新鮮出爐的鬼畜視頻的經紀人樊姐,臉部憋得通紅。

網友實在太有才了。

“火星訪談不是一般的小明星能上的,你看人氣又增加了。”

李欣蔓脫掉她的羽絨服,翹著二腿,坐在沙發上吸溜她的麻辣燙。

她喃喃道:“我真的會謝!看我被罵,你好像一副很高興的樣子?”

最近,她的黑子不是億點點的多。

看來人們對於失婚少女還真是惡意滿滿。但一摸到那張鑲鑽的黑金卡,她整個人又支愣起來了。

“蔓蔓,有品牌想用兩千萬買你的廣告代言。”

“說吧,是臭豆腐?還是螺螄粉?”

樊姐笑著搖搖頭,說道:“是雄霸集團。”

“我那便宜前夫。”李欣蔓微微皺眉,“你替我拒絕了。”

雄霸集團掌握著全球命脈,旗下的產品都是奢侈品、限量版,是許多人趨之若鶩的商業代言。

失婚少女李欣蔓,再加上這次訪談,不僅僅影響到了她在圈內的名譽,同時還影響到了她的商業價值。

……

淩晨兩點半。

沉浸在暴富的喜悅中的李欣蔓。

穿著絲滑的睡衣,對著落地窗外麵燈火闌珊的高樓大廈,美滋滋地品嚐著紅酒。

“啦啦啦~money,money!我很有錢……”她高興地哼唧起來。

喝著喝著,她眼前的畫麵開始晃動,“該死,不會地震吧!?”

阿西吧!她的人生巔峰剛要到來。

她搖了搖腦袋,看到麵前的景物開始扭曲,她跌跌撞撞,火箭速度般地跑到床邊,拿著銀行卡,光著腳就往外衝。

嘴裡還不忘大喊著,“地震了!快跑啊!!!”

整棟樓都在抖動,她的眼睛開始出現眩暈感,耳朵嗡嗡作響。

酒店的燈一瞬間全亮了起來,不知道哪個房間突然傳來一聲憤怒的叫喊聲:“是哪個缺德玩意,三更半夜地在這瞎囔囔!”

李欣蔓身子一哆嗦。

一瞬間,她又恢複到了正常。彷彿剛剛是她微醺上頭出現了幻覺。

兩個酒店安保站在她兩旁,看著她一身酒味,頭髮淩亂,不穿拖鞋的狼狽樣子。

“李小姐,我們是六星級的酒店。請您不要開這麼嚴肅的玩笑。”

李欣蔓笑嘻嘻地看給他倆,深深地鞠了一個躬,“大哥,我真的不是耍酒瘋,你要相信我。”

……

第二天一大早。

李欣蔓冒著寒風,露著腳脖子出現在了市醫院的精神科。

“蔓蔓,小心點。我去掛號,不著急。”小助理勸慰道。

李欣蔓包得裡三層,外三層,捂得嚴嚴實實的,一雙大墨鏡和一個口罩蓋住了她整張瓜子臉。

她慌慌張張地左顧右盼。

她要是有事,她的钜額資產…

“醫生,我是不是有雙重人格,或者是神經衰弱?”李欣蔓看著對麵穿白大褂的專家問道。

神經科醫生無奈搖搖頭,“你隻是喝醉了!不要太敏感。”

“可是醫生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嗯。以後少喝點。”

她的酒量千杯不倒,就算是在高濃度的酒精衝擊下,也能始終保持著清醒。

她疑惑萬分,心裡有一個大膽而恐怖的猜測。

……

走出醫院門口。

小助理不解。

“蔓蔓,怎麼感覺冇查出精神病,你好像垂頭喪氣的樣子。”

她倆站在馬路的楓樹旁,枯黃的楓葉伴隨著蕭瑟的寒風飄落。

旁邊是一家水果店。

“探病送水果,早日康複咧!”

“兩斤芒果!老闆!”

一輩子冇吃過芒果的她,這一聲叫出了英勇赴死的決絕。

助理見狀,急忙阻攔,“蔓蔓,你不是芒果過敏嗎?”

老闆聽了搖搖頭,歎了口氣。

他把切好的芒果,遞給李欣蔓道:“姑娘,趁著現在,想吃什麼就吃吧。”

“我謝謝你了。大爺!”

助理眼看攔不住。

“等等,我去藥店給你買點過敏藥吧!”

李欣蔓摘掉口罩,“等不及了,你留在我身邊,等一下送我去醫院。”

小助理:“……”

“嗯,好吃!來杯芒果汁就完美了!”

肉眼可見。

她的臉,很快腫成了豬頭,呼吸開始急促。

“蔓蔓,你怎麼樣,還好嗎!”

助理手忙腳亂,撥打了120。

醫院就在馬路對麵,很快幾個醫護人員從市醫院門口,著急忙慌地拿著擔架跑了過來。

“快,讓一讓!”

不知怎麼冒出了一大批記者,蜂擁而來,對著李欣蔓的臉狂拍。

助理站在擔架旁邊一邊攔著記者,一邊捂住李欣蔓的臉。

“讓一讓,患者需要呼吸新鮮的空氣,麻煩讓一讓!”

李欣蔓的頭髮散亂了,臉上的妝容也花掉了,像個瘋婆子。

她卻一臉興奮。

“我們是新浪娛樂報社的記者,我們想采訪一下李欣蔓小姐,是因為受到昨天鬼畜視頻的刺激,一時想不開吃芒果自殺嗎?”

“自殺?嗬嗬,真是太荒謬了,你看她像自殺嗎?”

“請問李欣蔓小姐,是想通過過敏的方式賣慘,塑造自己受害人的形象嗎?要不怎麼會選擇在醫院門口對麵吃芒果?”

“聽說你剛剛從精神科出來,請問你目前的精神狀態還好嗎?”

“請問昨天的采訪失態,是因為雄霸集團應總裁的商業聯姻嗎?”

此刻的她狼狽極了。

冇有一點當紅炸子雞的光環,但也不像其他在鏡頭哭泣賣慘的明星。

她笑眯眯地看著記者,眼睛腫成了一條縫。

“你們的問題我都會回答,我冇有自殺,也冇有受到刺激!請讓一讓,你們不會真的想讓我死在這裡吧。”

記者們聽到李欣蔓這麼說,停止了攻擊。

畢竟頭條已經拿到了,他們也不想鬨出人命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