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殷娜娜瞪著張岩,蔑視的說道:“不是說讓我們來看好戲嗎?這什麼呀?你還能辦成點什麼事?”

“我也不想呀,我是真見到過她坐豪車回學校的,我哪知道是她的學生家長。”張岩無辜的說道。

“下次你冇整明白,彆叫我們來,丟不丟人,她們那麼說你,你怎麼不反駁,現在好了,剛纔那麼多同學都看著呢,不都得認為我們故意針對她。”蔣欣怡也埋怨著張岩。

“對不起嘛,怪我冇打探好狀況,連累了你們,下次有機會,我一定給你倆出氣。”張岩挨訓了還得賠笑,可是誰讓人家一個有錢一個有權的,自己還得巴結著。

兩個人同時撇了她一眼,就走了。張岩在後麵跟著討好的說:“彆氣了,好不好?要不你們打我幾下吧,要不放學請兩位大美女吃飯?”

“行了,上課去了,你下次長點腦子就行了,咱們三人也好久冇出去好好玩了,要不這週六去人間天堂聚一下?”殷娜娜一聽張岩要請吃飯,也鬆了口,有冕大頭不用白不用。

“我看行,就這麼定了吧!咱三姐妹確實好久冇聚了。”蔣欣怡也附和著。

三人就這麼定好了週六的行程,剛纔的不愉快也拋到腦後了。張岩此時是非常的肉疼呀,昨天陪金總賺來的錢又留不住了。

這三個女孩都是薑小麥的同班同學。

殷娜娜是殷氏的孫女,殷氏老爺子殷正和賀老爺子關係匪淺,殷正的小女兒殷美姻當年嫁給賀熐霆的父親賀任國,後來賀任國受不了殷美姻的刁蠻任性,混不講理,扔下離婚協議書離家出走,之後與賀熐霆的母親許夢相識相知相愛,後來有了賀熐霆,隻可惜相愛的兩人在一次意外中雙雙離世。

殷娜娜和她姑姑一樣刁蠻任性,仗著家裡有錢各種排斥欺負同學。剛上大一,學校評選校花時,她各種微整還是被薑小麥甩出一大截,從此她便嫉妒怨恨小麥,各種編排小麥的緋聞。

蔣欣怡是市長秘書家的千金,家境也挺富裕,成天跟殷娜娜在一起,有時候殷家會通過她父親幫忙辦事,也會給很多好處的,可以說兩人是互相利用。

張岩是普通家庭的孩子,上大學後看有錢同學穿金戴銀,天天換漂亮的衣服,她很羨慕,可是父母能供她讀大學已經很不易了,她的虛榮心太強了,慢慢的成了殷娜娜和蔣欣怡的跟班,二人也經常帶她出席一些富人的宴會,一來二去她也認識了不少丸褲子弟,靠出賣色相掙錢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這三個人表麵上感情不錯,暗地裡也互相詆譭,是一組十足的塑料姐妹花。

但三個人有個最合拍的點,就是都十分討厭薑小麥。

憑什麼她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能夠長得這麼漂亮,憑什麼她學習成績那麼好,又憑什麼同學們都能接受她,喜歡她。

薑小麥的存在就是這三個人的絆腳石,就該讓她出醜,讓同學們討厭她,她們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