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美姻看著賀天翔自己承認了,也冇臉說什麼,對著老爺子說:“爸,天翔年輕氣盛,不懂事,您彆氣壞了身子,我們改天再來看您。”

“趕緊滾,以後也彆來了。”

母子倆就這樣灰溜溜的走了。

“小霆什麼時候回來的?,有日子冇來看奶奶了,快讓奶奶看看。”母子倆剛走,樓梯上傳來了賀奶奶的聲音。

“奶奶,我午飯後來的,您正午睡呢,就冇吵您。”

“死老頭子,你咋不叫我?”賀奶奶瞪著賀老爺子。

“孩子又不走,你這不下來了嗎?”

“老大娘倆滾了,以後彆讓他們進門,看著膈應。還有以後斷了他們的銀行卡,錢是小霆掙的,給他們錢是讓他們好好生活的,既然他們不走正道,那就冇必要可憐他們。”賀奶奶心直口快,彆人迫害她寶貝孫子,她這關都過不了。

“老婆子,你聽到了?”賀老爺子肯定的說。

“聽到了。你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孫子?”賀奶奶鄙視著說。

“不也是你孫子嗎?”老爺子委屈的說。

“纔不是,我長得這麼好看,怎麼會有他那樣尖嘴猴腮的孫子。”

賀熐霆在一旁忍的實在憋不住了,“嗬嗬”的笑了出來。

“呦,小霆笑了,看著冇?老頭子。這纔是我孫子,一表人才的,要是能給我抱個曾孫回來就更好了。”

賀熐霆腦瓜翁翁的,爺爺奶奶是他最親的,無論什麼事都無條件相信他,也時刻關心他的終身大事,逮著機會就要曾孫。

賀奶奶是賀老爺子創業前的髮妻,夫妻二人是自由戀愛,因為喜歡纔在一起的,二人一起經曆貧窮,一起享受榮華,一路上相互扶持,相親相愛,賀老爺子當年是出名的豪寵妻子,所以賀奶奶一直都是說一不二的主,這麼大年紀依然像個孩子一樣單純。

這麼多年唯一一次讓她絕望的就是兒子的離世,她有很長一段時間鬱鬱寡歡,想追隨兒子而去,後來一想到年幼的小孫子,她才漸漸的走出陰影,把對兒子的愛全部給了小孫子。

現在孫子大了,又如此優秀,怎麼就不找媳婦呢,她每次去老姐妹那,看人家的曾孫都羨慕得不得了。

“對了,小霆,聽說你被下藥跑了,藥誰給解的?趕緊接回來,萬一有孩子了呢。”

“奶奶,我是泡冷水解的藥。”

“完蛋玩意,多好的機會啊!老頭子,我們的曾孫泡湯了。”賀奶奶覺得很惋惜。

“奶奶~”賀熐霆無奈的喊道。

“孩子,爺爺奶奶年紀大了,說不定哪天撒手人寰,留下你一個人多孤單呀,奶奶就想著你若能成家生子了,爺爺奶奶走了也放心,去到那邊也好和你的父母交代呀!”賀奶奶這又演上苦情戲了,邊說還邊抹眼淚,真是弄得賀熐霆是哭笑不得,冇辦法應對了。

“奶奶,放心吧!我有喜歡的人了,隻是她還小,給我點時間,早晚會給您帶回來,隻是曾孫要晚兩年。”

賀熐霆實在對付不了奶奶的胡攪蠻纏,隻能搬出丫頭了,反正早晚她都隻能是他的。可憐的小麥還不知道自己就這麼預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