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辰走了,阿三問賀熐霆:“總裁,餓了吧,晚飯吃點什麼?我出去買。”

賀熐霆起身走進餐廳,看加熱桌上放著四菜一湯,轉身對阿三說:“不用了,李嬸做好了,吃吧!”

李嬸每天都來做晚飯,除非賀熐霆特殊告訴不用做她纔不做,廚房的餐桌中間區域可以恒溫加熱,有時賀熐霆回家很晚,飯菜涼了再熱就不好了,所以設計這麼個桌子保證食物是溫熱的。

“行,那我先回去了,明早過來接您,您早些休息吧!”

“明早你直接去公司,我自己開車過去。”

“好的。”阿三領命離開了彆墅。

賀熐霆吃完了飯,進書房看了會兒檔案,突然想知道小丫頭在做什麼,好想聽小丫頭的聲音。

於是他拿起手機找到小丫頭的號碼,猶豫著要不要撥過去呢,能不能打擾到她學習呢,算了,過幾天去看她吧,可是現在他真的好想聽聽她的聲音,就這樣,賀熐霆在放下,拿起手機之間徘徊了好幾次,最終還是忍不住打了過去。

“喂,大叔嗎?”小丫頭甜膩的聲音傳了過來,賀熐霆的心都酥了。

“嗯,在乾嘛?”

“大叔,我正在給學生補課呢,等下了課我打給你啊!”說完小丫頭就掛斷了電話。

賀熐霆聽著電話裡嘟……嘟……的聲響,有點不想放下,可是還是打擾到小丫頭了,不過還是聽到聲音了,他自己都感覺好奇怪,活了二十九年了,頭一次有種戀愛的甜蜜,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也不過如此吧!他是真的好想把小丫頭帶到身邊,日日相見,難道真如白辰所說,小丫頭是他的真命天女。

薑小麥這會正在給一個高二學生補習功課,她高中是純學霸人物,對知識的掌握已經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甚至學校的一般老師都冇她厲害。上大學後,她為了減輕奶奶的負擔想教點學生掙點錢,冇成想,她教的學生成績一路飆升,她也成了小有名氣的家教老師,學生家長紛紛轉介,給她的學費也上漲了很多,小麥現在完全可以自給自足,多少還有點積蓄。

突然接到大叔的電話,她很開心,原來她不是一廂情願的捨不得,原來大叔也還記得她。

但這會她給學生上課,不能耽誤學生的時間,所以她壓著心底的喜悅繼續和學生一起啃書本。

終於下課了,家長不放心小麥一個小姑娘半夜自己回家,於是便開車送她到家樓下,小麥和家長告彆後,急忙回家,想給大叔打電話。

小麥看了眼時間,十點多了,大叔應該不會睡吧!他也有點想大叔了。

賀熐霆剛洗完澡準備上床等小麥電話,這時電話進來,“喂!到家冇?”他快速的接起電話。

“嗯,剛到家,大叔,你是不是睡了?我打擾到你冇?”

“冇睡,你天天這麼晚回家嗎?”

“冇有了,晚上有課時就晚點,今天是高中的學生,就晚了些,如果是初中的,就會早一些的。”

“彆太晚,不安全。”

“放心吧,大叔,我冇事的,下課晚的時候家長都會送我回來的。”“對了,大叔,你的傷看冇?頭疼病看冇看。”小麥有些擔心地問著。

“看了冇什麼事。”

“大叔,你剛纔找我有事嗎?”

“冇事,就是想丫頭了,等我。”賀熐霆毫不含蓄地說著。

“哦,知道了!”小麥聽著賀熐霆直接了當的言語,頓時紅著臉嬌羞道。

賀熐霆完全能想象到丫頭現在的小模樣,此時兩顆悸動的心又向彼此靠近一些,互訴著彼此思念。

“丫頭,睡吧!明天還得上學,乖”賀熐霆擔心小丫頭太累了。

“好,大叔也早點休息,晚安!”

“晚安!”

兩個掛斷電話後,都帶著甜蜜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