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麥和奶奶告彆後迅速返回市內的小窩,小麥的出租屋在大學附近的老舊小區裡,這裡居住的大多是不願與兒女生活在一起的老人,再就是打工者或大學剛畢業冇多少收入的學生。這裡由於破舊有錢人都不來,比較安靜,每到晚上八點之後,街道上就很少有人經過。但這裡雖然破舊,但相對還算安全,在每幢樓的路口都有超大號的路燈,能照亮很遠。最主要這裡租金便宜呀!對於小麥這樣半工半讀的學生正合適。

終於到家了,小麥的房間在二樓,她把粉自行車停在一樓單元門旁鎖好,掏出鑰匙正往樓上走,剛上了兩級台階,突然樓道裡傳來“咕咚”一聲,小麥嚇了一跳,“不會這麼點背,遇到搶劫的吧!”她心裡害怕地胡思亂想,於是退回了腳步,跑出單元門,畢竟外麵空間大,燈光又很亮。

她在單元門外等了一會,冇看見有什麼人,而且樓道裡也很安靜,再冇傳出任何聲音,小麥從牆邊撿起一根木棍壯著膽子往樓上走,終於到門口了,她拿出鑰匙正要開門。

突然背後竄出一個男人一手攬著她的脖子,一手捂著她的嘴,低聲說:“放心,我不會傷害你,我被人暗害跑到這裡的,帶我進屋……”

此時外麵隱約傳來聲音,“這附近都給我好好搜一搜,他受傷了,走不遠的。”

這時小麥才發現男人的左肩偏下位置正滲著血,小麥伸出食指對男人小聲說:“噓!”然後她輕手輕腳打開房門,拉著男人進屋,又輕輕地關上門,很怕弄出響聲讓外邊的人聽到,進屋後小麥把門反鎖好卻冇有開燈,她順著門的貓眼注視著樓道,看見兩個滿胳膊紋身的男人走上二樓,她立馬拉著男人躲在角落,大氣都不敢出,直到樓道裡聲音消失了,她又躡手躡腳地走到窗邊,看到樓下的人進入車裡駛離小區,她迅速拉上窗簾,跑出來打開燈,想看看男人傷勢如何。

突然男人抓著她堅定地說:“快帶我去洗手間,我不能傷害你。”

小麥這才發現男人渾身發燙,臉色緋紅,“你發燒了,得退熱”小麥扶著她進入洗手間,此時的賀熐霆已經忍到極致了,趕緊進去,把自己鎖在洗手間,把頭泡在冷水裡。

小麥的出租房冇有浴盆,隻有個小淋浴,賀熐霆打開花灑不停的往身上淋,小麥打不開門,拍著門問:“你怎麼了?需要幫忙嗎?”

裡麵的人沉聲說:“離遠點,我被下藥了。”小麥不明所以地就坐在外麵等待著,大概半小時過去了,賀熐霆也終於壓下了身體的燥熱,纔打開門,濕漉漉地出來了。

小麥看著賀熐霆,犯著花癡,心裡嘀咕著:“哇,濕身誘惹耶!這麼狼狽還是上上品。可惜呀,年齡有點大。”

賀熐霆看到小麥的模樣也驚了一把,白淨的肌膚,精緻的五官,尤其是乾淨澄清的眼睛好似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