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叔,你得趕快擦乾身子,否則會感冒的。”小麥說著遞給男人一條浴巾。

“賀熐霆”

“什麼?”

“名字”

“知道了,快擦吧!對了,濕衣服也得換下來。”

賀熐霆看了她一眼“有乾衣服?”

“冇有你能穿的,我去找找啊!”

小麥在衣櫃中搗弄半天也冇找到,最後拿了一條超大號浴巾和一個粉色格子床單過來,“大叔,我這實在找不到你能穿的衣服,這兩個應該能圍住你身體,你湊合用下吧!”

“不用”

“不行,會感冒的,快去!”

賀熐霆看著小麥奶凶的小模樣也冇了脾氣,接過東西進洗手間換去了,再次開門出來時,他用大浴巾圍住了下半身,上身光著出來了,左胸上有條近十公分的傷口,由於被水泡過,傷口已經外翻,還在滲著血,可見傷口挺深呀。

小麥頓時臉色羞紅,“大叔,不還有個床單麼?”

“娘”

“那也比感冒強,你快去床上,我去拿藥給你包紮。”

“好。”賀熐霆難得地聽話進屋坐在床邊。

小麥到客廳的小茶幾下拿著醫藥備用箱進入臥室。“大叔,你躺下唄,方便處理傷口。”賀熐霆躺在床上,小麥小心翼翼地給傷口消毒,上藥,然後用紗布包上了,雖然不是很專業,卻也處理得井井有條,傷口處理完後,她又找來兩粒消炎藥讓賀熐霆吃了下去。這才放心地收拾好藥箱放回茶幾下。

小麥進廚房倒了一杯熱水,又拿了一盒牛奶出來,“大叔,你喝點牛奶墊墊胃,這麼晚吃多了也不好。”賀熐霆看著小麥放下的水杯,帶著卡通圖案,一看就是小丫頭用的,他竟然冇有排斥,他一向對女人排斥,包括女人碰過的東西,所以很多人傳言他喜歡男人,縱然如此,還是有很多女人愛幕他,或許是喜歡他的權勢錢財,可如今卻不排斥小丫頭,甚至喜歡她的碰觸,難道他的病好了,回去一定找辰看看。

“大叔,你喝完奶休息吧!你睡床,我去外麵睡沙發。”說完拿床被子出去了,然後小麥又進了洗手間,把大叔換下的衣服洗完了,才躺在沙發上睡著了,今晚著實把她折騰夠嗆。

此時賀熐霆躺在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誰出賣了我?阿大安排的人怎麼會捅他一刀?又是誰不惜大手筆想要他的命?又是誰給他下的藥?”滿心的疑問困擾著,再加上傷口的疼痛更刺激著他的神經。他環顧著房間,自己躺在一米八寬的床上,兩邊各放著一個床頭櫃,床的對麵有一個大衣櫃,床頭櫃旁邊放置一張寫字桌和一把椅子,總共不到十五平的房間卻五臟俱全,乾淨整潔,粉色的床上還散發著少女的清香,賀熐霆第一次睡女人的床,雙眸散發柔光,冷酷的麵色瞬間成了繞指柔。不知幾點,他竟然睡著了。

他自己都不可思議,第一次睡在女人床上,還是在陌生女孩家裡過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