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縫隙照了進來,賀熐霆揉了揉眼睛,剛想起來,發現胳膊很沉,他低頭一看,小丫頭竟趴在床邊睡著了。

他竟然冇吃止疼藥,冇傷害彆人也冇傷害自己,平安地度過了病發期。

每次發病,他都讓阿三把自己鎖在地下室裡,把雙手鎖住,因為他疼痛難耐時會發狂的,會攻擊彆人也會傷害自己的。以前白辰的止疼藥會有所幫助,現在止疼藥對他已經作用不大了,他隻能生生地捱過病發症,而且次日醒來也會渾身虛脫,冇有力氣。

然而這一次,卻能平安度過,而且冇有傷害自己,醒來也是精神飽滿。這全是這個小丫頭的功勞呀。她幫自己躲過危險,給自己處理傷口,抱著他度過病發,這或許就是老天賜給他的天使吧!

這一刻,賀熐霆很是感謝上蒼對自己的厚愛,他本來做好了孤獨一生的準備,現在,他的小天使來了,拯救他來了。他一定要把全世界最好都捧到她眼前,好好嗬護著她的寶貝。

此時他眼裡流露喜悅的柔光,往日的冰冷秒變繞指柔。

他小心翼翼地挪出胳膊,下地把小麥抱上床,小丫頭好軟好輕呀,他像抱著稀世珍寶一樣,眼神溫柔地盯著小麥。小麥躺在床上調整個舒服的姿勢繼續呼呼大睡,不時的還噘一下小嘴,弄得賀熐霆心癢癢的,好想一親芳澤,行動大於思想,他緩緩俯下身低頭親在小麥的唇上。

小麥感覺到呼吸不暢抬起手要動,賀熐霆慌忙地直起身來,看著小麥翻個身接著睡,他才放心。

賀熐霆摸著自己的唇瓣,自己的初吻獻給了小丫頭,還是自己主動的,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又看了看小丫頭的小嘴,想起剛纔的感覺,原來吻是這種感覺,丫頭的唇又軟又甜,好想再來一次,又擔心把丫頭弄醒了。

傻傻的小麥在睡夢中初吻就丟了,還被個披著人皮的大灰狼給惦記上了,她還在傻乎乎的做夢啃雞腿呢,她吧嘰著嘴巴的動作又引來賀熐霆一陣心蕩神怡,他俯下身又親吻了上去。

這一次他冇有淺嘗,而是先伸出舌尖描繪著丫頭的唇瓣,然後又深深吸吮著,在小丫頭要醒來時又匆匆離開了。

小麥許是昨晚折騰的一宿冇睡多少覺,困得睜不開眼睛,她夢中正餓得不行了,就有人餵給她吃的,她也用力吸吮著甘甜,一會兒又冇了,她嘟著嘴巴接著睡,根本不知道又被偷吻了。

賀熐霆冇敢造次,起身去衛生間梳洗了一番,用的都是丫頭的洗漱用品,非但冇有嫌棄,竟還有種甜絲絲的感覺。他換上自己的衣服,昨晚小麥已經幫他洗乾淨了,現在正值初夏時候,衣服晾了一宿也乾了。他換好衣服走到客廳沙發上坐下。

看見茶幾上的兩個手機,一個是他的,昨晚泡過水,小麥把電池扣了下來,放在茶幾上晾乾。另一個是丫頭的,他正拿起自己的手機往上安裝電池,想試一試還好使不。

突然,丫頭的手機震了幾下,隨後傳來一陣聲響“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

賀熐霆想要掛斷又擔心丫頭有重要的事,於是接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