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麥小穗同學,你膽子越來越肥了,竟然無故曠課,今天有滅絕師太的課,你不知道麼,你……”希研炸炸忽忽的聲音傳了過來。

“她在睡覺。”賀熐霆不想她吵醒丫頭,出聲提醒道。

“什麼?九點多了還睡呢?哦,對了,你誰呀?”希研忽然聽到男人的聲音,擔心地問道。

臥室裡的小麥此時被餓醒了,覺得胃裡空空的,根本睡不著便起床了,總算睡足了。她光著走出房間,看見賀熐霆正在接電話,本想默默地走開,賀熐霆也看見了她。

“你的電話”他說著把電話遞給小麥。

“我的?”

“嗯!”

“誰呀?現在幾點了?”她自言自語的接過電話。

“你說我是誰呀?都九點多了,你已經完美地錯過珠寶設計課,就等著滅絕了你這株還未成熟的小麥穗吧!”希研幸災樂禍地揶揄著小麥。

“什麼?九點多了。完了完了……”小麥著急地嚷嚷著。

“逗你呢,安了安了,我已經幫你請過假了。”

“嚇死我了,謝天謝地,小硏研,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那當然,我們的關係,我怎麼能看著你挨批呢,對吧!”希研自賣自誇地說著。

“對了,小研研,你怎麼和老師說的?明天老師問我,我得對上號呀!”

“我……我說你昨天把腳扭了,今早起來腫得厲害,需要看診,所以今天請天假。”希研吞吞吐吐地說著。

“什麼,你的意思我明天還得裝捌子唄!”小麥咬牙切齒地說道。

“我這不冇辦法嗎。”希研委屈地說。

賀熐霆聽著兩個女孩你一句我一句聊的熱火朝天的,他乾脆坐在沙發上欣賞小丫頭的表情,小丫頭一會焦急著,一會笑眯眯,一會討好樣,一會又暴跳如雷,他心裡軟得一踏糊塗,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小丫頭,白晳的小臉上竟能變幻這麼多的表情。

聽到小麥說裝捌子,賀熐霆很自然的看向小麥的腳,這一看他眉頭一緊,站起身來走到小麥身前,彎腰抱起小麥。

“啊!”賀熐霆的舉動嚇了小麥一跳,由於賀熐霆身高一米九,被抱起的小麥也擔心自己掉下去,急忙雙手抱緊男人的脖子,臉都快貼到一起了,賀熐霆嘴角微揚,心裡美的冒泡泡,小麥卻羞得一臉通紅。

小丫頭臉色通紅,一臉疑惑地看著他,他一本正經地說:“你冇穿鞋。”

“哦,忘記了。”小麥晃悠著細嫩的小腳丫不在乎的說道。

“坐這聊。”賀熐霆把小麥放在沙發上,蹲下身子給她穿上鞋。小麥心裡也暖極了,她長這麼大,除了奶奶和希研能為她做到這份上,也就是大叔了。

“麥小穗,你身邊有男人,誰呀?快如實招來。”希研炸呼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冇誰啦!”小麥心虛地小聲嘀咕著。

“我都聽到了,虧得我費儘心思地想辦法給你請假,你倒好,偷偷在外私會男人……”

“彆瞎說,明天告訴你,掛了。”不等希研再說什麼,小麥急忙掛斷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