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叔,我同學瞎說的,你彆多想啊!”小麥知道賀熐霆剛剛離她這麼近,肯定聽到了希研的話。

“她很關心你。”

“是啊,我們倆從高中認識到現在,天天在一起,共同經曆了好多,我孤單時她陪伴著,她難過我陪伴著,我們是共同向生活挑戰的戰友,無話不談的親人。”提前希研,小麥滿心溫暖,滔滔不絕地講述著。

希研和小麥從高中開始就是同學,希研的父母年輕時白手起家,經營一家小服裝公司,公司起步那幾年,日子雖然清苦,一家人和和美美卻很幸福,隨著希研逐漸長大,公司也越來越好,生活越來越富裕,希研媽媽慢慢退出公司,回家專心照顧家庭。

都說男人有錢就學壞,在希研爸爸身上竟完美地詮釋出來了。希爸爸居然養起了外室,還生了個兒子,這件事後來被希媽媽知道了,希爸爸為保護小三竟和希媽媽鬨了起來,那段時間希媽媽接受不了丈夫的背棄,一度得了意鬱症,終於在希研中考結束後的一個夜晚跳樓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時希研還冇上高中,失去媽媽讓她無法接受,這時,希爸爸在希媽媽去世不到一月時間就領進來一位後媽,還帶回一個四歲的弟弟,此時,她才知道是他們一起逼死了媽媽,她不會讓他們三口人過得舒服。

希研從此怨恨著爸爸,開始用叛逆來報複爸爸,攪得家裡永無寧日。在一次意外中我們相識了,她瞭解我生活的難,我懂她失去媽媽的苦,所以我們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

“小麥,你多大了?”賀熐霆聽著突然問了一句。

“快二十歲了,我在蘇城大學讀大三。”

“嗯。”賀熐霆總是一個字一字的蹦。

“大叔,你說話總是這樣惜字如金嗎,多說話有助於鍛鍊臉部肌肉,延緩衰老。”小麥不滿地說。

“我很老嗎?”

“不老不老,大叔很年輕,應該二十多歲吧!”小麥感覺不妙,趕緊討好道。

“二十九。”

“啊!你都二十九了,看著不像呀,我還以為你二十四五歲呢。”小麥極力的拍著馬屁,但大叔保養的是真好,長得好,個子高,臉部線條硬朗,冇有一丁點細紋,身材也超級棒,結實的身上冇有一絲多餘的肉,完全冇有中年大叔的油膩,筆直的大長腿簡直就是一個行走的荷爾蒙,就是整天端著一張冷酷臉,說話跟蹦豆似的,其他的真找不出缺點,特彆是他那高貴成熟的魅力確實讓異性抵擋不住。

“那你還叫大叔?”

“因為你成熟呀,我怕失禮了,現在改,大哥~”小麥調皮的說笑著。

“彆貧了,叫大叔,或者叫霆。”賀熐霆霸道的說。

“那還是叫大叔吧!”小麥感覺叫“霆”有些怪怪的。

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了會兒,“咕~咕~咕~”的聲音傳了出來,小麥紅著臉捂著肚子“我餓了,你也餓了吧!我去做點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