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熐霆安排好公司的事,又給爺爺撥了過去。“爺爺,您找我?”

“臭小子,你這兩天去哪了?手機也關機。我聽說你出事了,是真是假呀?”老爺子著急的問道。

“真的。”賀熐霆如實的回答,既然賀天翔已經告訴老爺子,他也冇必要隱瞞了。

“那你現在安全嗎?”

“安全,我下午回家。”

“好,好,好,安全就好。”老爺子如釋重負的答應著。

賀熐霆處理完事情,這邊小麥做了兩碗雞蛋麪,拌了個花菜。

“大叔,開飯了,我平時一個人住,家裡冇備多少菜,我做了兩碗麪,你先湊合吃吧。”小麥把麵端出來,大碗的給賀熐霆,她自己吃小碗的。

賀熐霆看著眼前的雞蛋麪和拌花菜,再看著身旁的小丫頭,他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麵,眼前一亮,真的很好吃,吃慣了山珍海味的他是真的太愛吃這種家常便飯了,麪條晶瑩剔透,筋道而不硬,火候適中的糖心蛋,湯汁鹹淡適中,最主要家的味道很濃鬱。小丫頭還有這手藝,他真是找到寶了。

“丫頭,我下午得離開了。”賀熐霆吃完麪放下筷子說。

小麥手一頓,小臉瞬間垮了下來,“哦!等我吃完給你的傷口換了藥再走。”

“不想我走?”

“纔沒有呢,隻是擔心,你出去會危險嗎?”小麥嘴硬的說,其實她真有些不捨,畢竟兩人相處一夜,大叔雖然冰冷了些,但對她還是蠻溫柔的。

“不會。”

“那就好。你丟了,家裡人一定很擔心,是該回去報個平安了。還有回去後你一定要去醫院查一查腦子,昨天半夜時你做噩夢了,抱著頭應該是很難受的樣子……”

賀熐霆坐在沙發聽著小丫頭絮絮叨叨的話,心軟得一塌糊塗,突然不想走了。

“那你和我一起回去。”

“那怎麼行?我們非親非故的,再說我還得上學。”小麥委婉的拒絕了賀熐霆,然後繼續吃碗裡的麵。然後把空碗拿回廚房洗乾淨,又洗了手出來。

她坐到大叔身邊,從茶幾下拿出醫藥箱,“大叔,你把衣服脫下來,我給你換下藥。”

賀熐霆聽話的打開鈕釦,要把衣服脫下來,小麥突然覺得很不妥,紅著小臉說:“不用脫,這樣可以了。”賀熐霆發現小丫頭真的很愛害羞,動不動就臉紅。

小麥取下紗布,嚇了一跳,傷口周圍有些紅,傷口上有輕微濃水,是有點發炎了,她還是先用酒精棉消毒,邊消毒邊問:“大叔,是不是很疼呀?我儘量快點,一會就好了。”

“不疼,慢慢來。”

小麥又給傷口上了藥,換塊新紗布包紮好,她催促道:“大叔,你趕緊走,回去第一件事去醫院看傷,我看像是發炎了。”

賀熐霆看著她,突然抱起她放在自己腿上,頭抵著小麥的後脖頸輕聲訴說著:“丫頭,彆動,讓我抱會,我被人暗害,追擊致此,雖然狼狽不堪,還掛了彩,但我還是很開心,因為遇到你。”

背後磁性沙啞的聲音通過身體傳導過來,小麥感覺心跳得好快,這種感覺很陌生,大叔的呼吸擾得她脖子癢癢的,卻又捨不得離開大叔的懷抱,她真的貪戀大叔懷裡的溫暖。

“我現在必須回去處理些事,等我回來,我真捨不得你呀!”賀熐霆說完緊緊的抱著小麥,好像要把她嵌到身體裡似的。

小麥感受到大叔的不捨,轉過身來雙手摟著大叔的脖子說:“我也捨不得大叔,我永遠在這裡等你。”兩個孤獨已久的心此時緊貼在一起。

賀熐霆吻了吻小麥的額頭,拿著手機撥給阿三,“我在光明路58號樓2-2-2,現在過來。”

他掛斷電話,拿起小麥的手機把自己的號碼存進去,又在自己這存下了小麥的號碼,然後放下手機,重新抱著小麥,兩人就這樣靜靜的抱著彼此,享受離彆前最後一點時光。

十五分鐘後,聽見敲門聲,賀熐霆看著小麥,深情地吻了她一下,“等我。”然後起身開門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