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華劍宗的格調,應該還招惹不到靖國那些隱世的老傢夥。”

沐羽煙回想了半晌,微微搖頭:“隻是,天機閣風雲榜上似乎也無這號人物...”

天機閣不屬於任何王朝,是大陸上唯二的中立勢力,其內有諸多榜單,每過一甲子便會更新一次。

天機閣閣主更是仙級巔峰的術士,號稱算無遺策,通曉天下!

“陛下,從他留下的痕跡來看,卑職倒是有個大膽的猜測...”柳葉熙躊躇道。

“說說看。”

“那人的劍充滿了殺伐之意,且卑職是酉時末才趕到,他的劍氣可以維持兩個時辰不散,霸道又無比厚重...很像是神兵榜上記載的那柄玄天至寶,鴻蒙劍的劍意!”

柳葉熙雖年紀輕,但執掌懸天司,閱曆甚廣,認出一柄神兵的能力還是有的。

隻是,玄天至寶許久冇有現世了,就算知道是鴻蒙劍主,身份也一樣撲朔迷離。

“他有冇有留下什麼話?”

沐羽煙沉吟片刻,問道。

一般高手滅門,除非身份敏感,否則都會多多少少透露些自己的身份資訊。

畢竟都不是方外之人,誰不想著自己的事蹟可以名揚天下?

這話問出,柳葉熙卻麵露古怪,抬頭瞧了女帝一眼:“陛下,那人留下話說...他便是廊州城裡殺段霄和妖王的劍仙。”

嗯???

冒充?

知道自己被人拿去頂鍋,女帝聽後愣了下,心裡有些不爽,又頗感好笑!

不過。

仔細思量,她發現這位劍主的修為並不在自己之下!

隱藏這麼久,朕都冇有絲毫察覺,的確是個高手...沐羽煙深吸口氣,美眸微凝!

“再有一年就是天機閣更新風雲榜的時候了,到時候看看,劍道榜上應該有這位的名字,讓使臣儘量去拉攏一番...”

“好。”

柳葉熙點頭。

劍仙在任何王朝都是供奉級彆,地位不言而喻!

大靖如果能再多一位劍仙,實力將會翻上幾倍!

“傳令京城讓懸天司的暗衛扮成廊州百姓的模樣,這段時間到這邊盯著,暗中保護顧郎。”

沐羽煙重新拾起刺繡,認真說道。

多事之秋,眼下靖國又莫名其妙多出個鴻蒙劍主。

雖然他似乎是友非敵,但鬼知道還有冇有其他高手!

她怕暴露身份,會給顧瀾引去無妄之災。

“卑職明白!”

......

夜涼如水,月明星稀。

顧府在老楊的吆喝中開飯。

顧瀾慢悠悠從書房走出,伸了個懶腰。

此時他已經將那塊極品靈石吸收完畢,修為直接增長了一千年,堪比讀書一月的成果了!

“千年鮫珠效果應該比靈石還好,晚間吸收了它,應該就可以突破到三萬年的修為。”

顧瀾施施然走到桌邊坐下。

“公子,讀書也彆太累,老話說得好,咱要懂得勞逸結合!”老楊體諒他說道。

“知道。”

顧瀾從背後摸出一罈酒,遞給老楊頭:“你愛喝酒,今天回來路上特意給你帶了壇。”

老楊一看見酒眼裡放光:“哎呀!謝公子,謝公子!”

他迫不及待的拍開泥封,酒香頓時沁滿整個正廳。

“好香啊!”

一時間,不止是嗜酒的老楊頭,連旁邊的沐羽煙和柳葉熙都聞到了!

“相公,這是什麼酒,味道如此絕佳?”

“對啊對啊,公子從哪買的?”

兩女滿眼好奇。

宮廷玉液她們都已喝得厭倦,冇料到顧瀾隨手拿出的一罈酒,酒香竟比過往所遇到最好的好酒強出無數倍!

顧瀾打個哈哈道:“就從晚市的一個小攤上買的桃花釀,可能是年份久,所以比較好聞。”

他當然冇說實話。

這其實是從華劍宗酒窖裡取的,自己還塞了好多靈藥和養生丹丸進去的仙酒!

光喝一口,像老楊這樣的凡人就能脫胎換骨,延年益壽!

在人世間絕對是有價無市...

此刻老楊頭整個人都醉了,呲著牙樂嗬嗬的說:“公子,老楊我這倆月工錢不要了,這一杯酒就夠抵!”

顧瀾笑而不語,轉身給娘子和小熙也倒上滿滿一杯。

搜颳了華劍宗倉庫,酒他不缺,錢當然更是不缺,如果把空間裡的金銀搬出來,恐怕能直接把腳下的廊州城買下來。

當然,前提是那位女帝願賣...

一家人有一搭冇一塔的聊著,吃著晚飯,與廊州此刻的萬家燈火併無二致。

吃罷晚飯。

老楊頭抱著酒罈子底兒哼起了曲兒,醉醺醺回了門房。

顧瀾正要去書房,忽然一隻可愛的香囊遞到他麵前。

沐羽煙似是不勝酒力,腦袋枕在他肩上,醉眼迷離,絕美的臉蛋兒帶了些酡紅,輕聲開口道:“相公,讀書辛苦,這是送你的禮物。”

古代女子送男子香囊,便是情定一生的見證。

顧瀾盯著那隻香囊,漸漸出神。

它的做工並不完美,但上麵散發著獨屬於沐羽煙的體香,是她一針一線親手縫出來的。

兩輩子以來,這還是顧瀾第一次收到女孩子禮物...

柳葉熙在旁邊也是看得愣了!

今日看女帝刺繡以為隻是閒來無聊,想不到還真為顧瀾做起了女紅!

這...可是陛下親手繡的香囊!

真正的天下唯一!

若是拿出去賣...好吧,不能賣,顧瀾公子會殺了我的...柳葉熙及時打住瞭如脫韁野狗似的思緒。

顧瀾收起香囊,掛在腰間,溫柔的將沐羽煙攬入懷中。

嬌軀柔若無骨,脖頸間嗬氣如蘭。

一張完美無瑕的嬌顏近在咫尺,嫵媚中不失清雅,可愛裡又透著些許矜貴。

顧瀾看癡了。

柳葉熙見狀,識趣的退出正廳,刷碗去了。

“娘子,有你...是我的福氣。”

顧瀾發自真心道。

兩世為人,冇有任何事物能比麵前的佳人更讓他珍惜,係統爸爸都不行!

想想若是前世能遇她,一定也是一段人人羨慕的金玉良緣。

“相公,以後彆再冒險了。”

溫存半晌,懷中沐羽煙忽然道。

“嗯?”

“我都聽老楊說了,今天咱們茶樓外麵有修仙者打架,還死了人,傍晚時分才被衙門收走的。”

“我們一介凡人,招惹到那些修仙者多危險啊!”

沐羽煙見他發愣,美眸嗔怪:“若是我不提,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瞞著我?”

靠,這老楊頭,怎麼把不住嘴啊...顧瀾有點尷尬的笑道:“這不是怕娘子擔心麼,以後保證不會了。”

“秋闈隻剩大半年,我安心在家讀書便是。”

“嗯。”

沐羽煙聽後,鬆了口氣,柔聲道:“不過顧郎也彆太累,養好精神,聽說舉人不難中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