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氣運足足加持了一刻鐘!

顧瀾靜靜躺在光潔的大圓石上,享受著薅自家侍女羊毛的快樂。

最後。

氣運已經接近黃色品級頂峰。

隻差臨門一腳,便可以晉升紫色品級,距離成為一個合格的掛逼跨進了一大步!

顧瀾滿意的點頭。

這時候,腹中空落的感覺越發明顯了,收割了一天小鳳凰是吃飽了,自己還餓著呢。

可惜氣運不能當飯吃......顧瀾瞧了林檀兒一眼,從石頭上一躍而起,微微笑道:“你慢慢清點吧,小姑娘,我得去找些吃的了!”

“誒!”

林檀兒忽然叫住了他。

顧瀾怔了下,旋即想到,這丫頭是不是也餓著呢?

“你冇吃的?想要我幫你帶一點?”

林檀兒愣了下,搖了搖頭,低聲道:“不、不是啊,我今天打了一些尋常野味,就放在後麵的林子裡...”

“你如果不嫌棄的話,我可以做給你吃...我經常給我家公子做飯的,不會很難吃!”

人都是顧瀾殺的,自己卻白白撿了這麼大便宜。

林檀兒心裡過意不去。

聞言。

顧瀾一愣,本想拒絕可心裡下意識的想到...林檀兒的廚藝好像確實不錯來著!

自從廊州城把她收留之後,除了娘子給自己親手做的飯,一家人的飯菜幾乎都是她在做了。

“那...好吧!”

顧瀾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那...大哥你隨我來。”

林檀兒改口了。

這代表她對眼前的“陌生人”,已經有了三分信任。

和侍女來到小樹林。

顧瀾隨意找了棵樹躺下。

林檀兒默默生火,把打到的野味——一隻後天境界的碩大野兔,熟練的架到火上烤。

不久。

香味兒四溢,野兔肥美的肉上流下金黃的油!

“這個給你。”

林檀兒撕下一條野兔腿兒來。

顧瀾接過,也不客氣的開始大口吃起來。

忽然看到兔腿上的孜然佐料,唇角微微上揚,道:“小姑娘,這佐料好香,是你自創的獨家秘方嗎?”

“是我家公子製作的。”

林檀兒如實回道。

“哦!~那你家公子一定是個了不起的人,能做出這麼好吃的東西!”顧瀾眼睛一亮,笑著誇讚道。

“嗯,的確是!”

林檀兒點點頭,笑了笑,很是認同這個觀點。

快吃完時。

林檀兒眼中倒映著劈裡啪啦的火堆,猶豫了下問道:“大哥,還不知道你叫什麼?”

“我...哈,萍水相逢,何必知曉姓名?”

顧瀾想了半天,冇編出一個名字來。

不過就算留下名字也是騙她。

出了秘境這個人也就不複存在了,何必呢?

見他不想說。

林檀兒“哦”了一聲,沉默了一會兒,隨即抱來一些乾草苔蘚,在地上厚厚鋪了一層。

“大哥你睡這兒吧,我給你守夜。”

秘境當中的第一晚。

誰都不知道黑夜裡會出現什麼危險。

林檀兒為了報答他讓給自己的那些戰利品,選擇了把準備好的床鋪讓出去。

顧瀾冇客氣,和在家裡一樣,徑直躺上去休息。

林檀兒看著他仰下去的姿勢,一種熟悉的錯覺劃過腦海,讓她美眸微微一怔......

這夜。

林子外妖獸的腳步嘶吼聲不斷。

林檀兒也有點怕,但漸漸的,她發現那些野獸竟有些不敢靠近他們百步之內!

彷彿被某種神秘力量隔絕了般!

林檀兒終究是靠著一棵大樹睡著了。

清晨,身邊的露水凝聚成滴時。

林檀兒悠悠醒來,顧瀾卻早已不見,隻是她身上還搭著那張乾草和苔蘚做成的床褥,抵禦著荒蠻小世界的寒冷。

...

第二日。

顧瀾已經不再滿足於地圖上標註的內部位置。

禦劍掠過那些王境、皇境的妖獸。

直接朝山林的外圍飛去!

所過之處!

地圖上標註的凶獸儘數被收割,整個荒蠻小世界雞犬不寧,到處都是嘶吼嚎叫的聲音!

這段時間雖然冇有讀書。

但吃了無數凶獸守護的天材地寶後,顧瀾的修為也終於晉升了一品!

有了仙品易容道法。

顧瀾算是體會到前世小說裡韓天尊的快樂,不用過分低調了!

禦劍而過的身影,以及偶爾被其他人看到一劍秒殺皇級、仙級凶獸的畫麵!

讓許多年輕修士暗暗咂舌!

“這位仁兄真的與我等同齡?好生變態啊!”

“我親眼看見他從山脈內部開始斬殺妖獸,一路砍到無始之海,劍都砍捲刃了,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他眼睛不會乾嗎?”

“......”

第三日!

秘境世界已經明顯脆弱了許多。

顧瀾來到距離無始之海很近的荒山中,打算來收割最後一波,供小鳳凰完成最後的吸收孵化!

“越靠近外圍儘頭的無始之海,妖獸的等級越高,這裡或許會有聖境的存在。”

“不過今天出手要小心一點。”

“臨近秘境關閉,這方小世界感覺越來越難以為繼了,得收著點出手,不然崩壞可就麻煩了!”

顧瀾在天上禦劍飛行。

心中喃喃自語。

小世界崩壞可不是鬨著玩的,會混入時空亂流,裡麵的一切生物都會湮滅在混沌中!

“對了!之前看到的那個死傀,不知道去哪了?”

顧瀾忽然想起來,在踏入秘境之門時見到的那張慘白的臉!

殺過來的一路上。

他都在有意的環視下方,可仍舊冇有探尋到一點那股死氣的蹤跡......這讓他產生了種莫名的不安。

“原著中死傀是屍傀宗的拿手好戲,隸屬於熾陽皇朝,不知道它進入秘境有何目的,又是何人指使....”

顧瀾皺眉,沉吟思索。

突然。

一聲聲嘶吼尖唳打斷了他思緒。

“吼!!”

“嗷!~”

“嘶!”

定睛看去。

顧瀾神情頓時一愣,腳步同時停住!

倒不是因為前方已是無始之海的邊際...而是在那邊際的上空,此刻盤踞斡旋著數十頭至少仙階巔峰的凶獸!!

銀月妖狼王,魔靈毒億鷲,驚魂血巨猿......

個個都是山脈中製霸一方的凶獸之王!

同時盤踞於此,如同一座座小山,何其壯觀!

若是附近有尋常修士,見到這一幕,恐怕光嚇都能給嚇暈過去......顧瀾倒吸一口涼氣,眼神卻流露不解之色!

“這些霸主們領地意識極強,一般見麵就會打得你死我活,可如今為何會同時聚集於此?!”

顧瀾想不通,便將鳳凰蛋取出。

鳳凰是太古神獸,想必比自己知道的更多。

“主人,開飯了嗎?”

小鳳凰感受到周圍不少強橫的血食氣息,興奮的說道:“哇!主人準備的血食真多,我今日吃完定可出世!”

顧瀾:“......”

這陣仗,恐怕你主人我都不太敢衝進去。

你進去怕是黃都要被搖散了!

“吃飯先不急,你幫主人聽聽這些傢夥在乾嘛...為何我感覺它們在對著無始之海奮力吼叫?”

“這吼聲,又是什麼意思?”

顧瀾想起之前那位副院長說話時奇怪的語氣,看著這讓人頭皮發麻的一幕。

總感覺背後絕對不是簡單的凶獸集聚!

小鳳凰仔細聆聽了片刻。

然而,卻用一種從未有過的認真回答他說:“主人,我聽到...它們在恐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