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恐懼!?”

顧瀾瞳孔一縮!

這些凶獸盤踞在這荒蠻小世界中,少說也有數千載的歲月,都是凶獸中的霸主!

境界最差的,都有皇境巔峰!

有什麼東西,能讓它們同時感到恐懼?!

以至於在此處徘徊斡旋?

“它們恐懼的東西,似乎在那無始之海中......不過那位副院長既然說是絕地,我不妨先觀察一下。”

顧瀾心中拿定主意。

隨即按住鳳凰蛋,退到一眾凶獸後方。

佇立於一處山峰上,遙看此間。

不料!

就在顧瀾剛剛站穩,腳下的山脈忽然晃動起來!

不單單是腳下的山。

那邊深邃的無始之海的海水,要在隨之傾覆晃盪!

“嗷!!”

“吼!!”

凶獸們感受到這股搖晃感,明顯變得不安了!

躁動的來回狂奔,引得地動山搖,讓這方小世界看起來隨時都有崩塌的危險!

“這股晃動感,看來是讓它們恐懼的源頭引起的!”

“應該就在那海麵之下......”

能讓凶獸霸主們這般害怕的,顧瀾也不敢懈怠,目光緊緊的盯著深邃如墨的無始之海!

...

於此同時!

秘境的其他地方。

山脈當中!

無數的妖獸在林中狂奔,看起來像是發生了獸潮一般,可它們都不曾攻擊過往的修士。

目的很明確的。

它們在朝著山脈外圍,朝著無始之海的方向而去!

看到這一幕。

山脈各處正在等待秘境結束,安然回到外界的年輕修士們驚了!

“這是怎麼回事!?”

“無始之海那邊發生什麼了嗎,為何它們會這般狂躁?”

“誒!你們感覺到大地在抖冇有?”

“不止是大地,感覺一切都在晃動......臥槽,你們快看天上,這個小世界不會要塌了吧!?”

“什麼?!”

“...”

此時!

幾乎所有的修士都注意到天穹的變化!

他們驚惶的抬起頭來。

之前的兩天,都是萬裡無雲的晴日,與外界並無二致。

可現在!

黑色的雷雲遮天蔽日,其中有紫色的雷霆劃過,天際的近處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遠處則隻能見到一片血色的霧海,巨大的裂縫撕開口子,有風暴醞釀其中!

“這...是秘境出口開啟的樣子嗎?怎麼與族老所講不太一樣?”

“肯定不是...我懷疑,這裡可能真的要崩塌了!”

“啊?!崩塌,你放屁,怎麼可能!”

“那怎麼辦,我們該逃去哪裡?”

“小世界崩塌,根本無處可藏,我們都會陷入混沌中...我們可能都要死!!”

“不!我剛獲得了機緣傳承,我要回宗門,我還這麼年輕,我不想死啊!!”

“......”

山脈中。

年輕修士們亂成一片!

他們不敢相信,為何前一刻還在安詳的等待秘境結束,回宗門好好炫耀一下......

下一刻。

就迎來了滅頂之災!

末日般的景象!

讓無數的修士們心神巨顫!

他們有的腿腳發軟,直接癱倒不知所措;有的四散奔逃,慌亂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冇頭的蒼蠅!

一如正在奔走的妖獸們!

“等等,妖獸!這些妖獸群如此一致跑動,我們跟上去,會不會有一線生機?”

“誒!或許真的是!”

“走,跟上去,看看它們要去往哪裡!”

“...”

其中有不少的聰明人。

他們知道,如果荒蠻世界毀滅,妖獸們定然也能感覺到,而它們是土著,比人類更懂得如何趨利避害!

山林中。

林檀兒美眸閃爍,思索片刻,握緊了手中的劍隨即跟了上去。

一座荒山中。

身穿道袍的小孩兒看到小世界崩毀的一幕,臉色同樣凝重,他咬了咬牙,也跟在妖獸群的後麵,往無始之海的方向而去!

......

外界!

兩儀書院的大殿中!

五位副院長本在蒲團上打坐靜修。

忽然!

殿瓦角落處掛著的風鈴,劇烈的顫動起來,蕩起一陣陣的懾人的鈴音!

聞聲!

五位副院長猛然睜開眼睛,彼此看到了其他幾人眼中的驚恐之色!

“這般動靜...怎麼會?難道...”

“那頭魔真的甦醒了?!”

“師父的壓製明明可以再支撐些時日的,莫非是有人動了禁製,將它放出來了!?”

“不好!外界的修士們還在秘境中曆練...先彆管這些,我們先打開門,將他們放出來要緊!”

那位長相嚴厲的老者性子最急,此刻連忙從殿中衝出去,就要打開禁製。

其他幾位老者同樣不敢懈怠!

連忙從殿中飛出,成一方陣型來到殿瓦之上。

幾人合力!

五道清光直衝雲霄,想要提前凝聚出秘境出口來!

書院外的弟子們見狀,紛紛露出迷惑之色!

“幾位副院長這是在做什麼,秘境似乎還未結束吧?”

“看他們好焦急的模樣,莫非出了什麼意外?”

“五位副院長修為通天,怎麼可能出意外!”

“...”

弟子們猜測紛紜!

片刻之後!

天空中清光彙聚的地方,還未凝聚出空間通道!

秘境出口難以成形!

幾位老者花白的鬢髮間,卻已經汗如雨下!

“不好!想提前結束秘境開啟本就難如登天,而我還感覺到,裡麵的那頭魔似乎已經甦醒...它在乾擾我們放人出來!”

“那魔以吞噬為能,若是讓他將裡麵的生靈吞儘,到時候的力量,恐怕可以重臨世間!”

“......”

想到此,幾位副院長臉色無比難看!

那魔的修為超凡入聖,此時的大陸上恐怕無人能攖其鋒!

到時候...後果不堪設想啊!

這時。

其中麵容清臒的一位老者幽幽開口:“兩儀書院千年的基業,不能毀於我輩之手,這一天...終究是來了!”

“諸位師弟記得之前那般承諾!倘若那魔真的捲土重來,我等理應死戰,切不可做這塵世的罪人,不可做書院的罪人!”

“是,大師兄!”

聞言。

其餘四人臉色悲壯,再度變換陣型。

竭儘全力的破碎空間隧道,渴望打通秘境之門!

......

無始之海!

邊際上聚集的妖獸越來越多,皆為王境之上的大妖,後方還有無數的小妖和人類修士拚命趕來!

凶獸霸主們越來越躁動不安!

小世界也晃動的越來越劇烈!

蒼穹彷彿化作塗滿血與火的幕簾,隨時都會崩塌成碎片!

而這絕望的氣氛中。

某一刻!

無始之海漆黑的潮水陡然褪去,似乎海的中央有一張深淵巨口,將江河倒吸反流!

要來了麼......顧瀾心中似有預感,屏住呼吸,凝神抬眸望去!

那深邃無比的海麵中心!

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現,讓顧瀾心頭一緊!

是那具死傀!!

而此刻。

它正一臉虔誠的伏首跪倒,在那海水鑄成的殿階下,似乎在迎接著什麼......

殿階之上!

一座巨大的青銅棺槨緩緩被潮水抬起,出現在顧瀾和一眾妖獸霸主的視野中!

而它的八個棱角處,八條玄鐵鎖鏈已赫然被咬斷!

繚繞的黑氣氤氳。

棺蓋不斷的發出吱吱響動。

這一切的詭異無不在昭示著......棺裡的東西,甦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