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怪找不到它...原來是一早就來到了這無始之海中,在幫棺材裡的東西咬斷禁製!”

顧瀾眼睛一眯,閃過一絲寒意!

他不知道這死傀為何要這麼做。

但從棺槨中散發出的濃鬱死氣,以及四周凶獸霸主們越來越驚恐暴亂的狀態來看。

棺中封印的東西,絕對不是什麼善類!

“主人,棺中封印的東西很強...在場的生靈中,您如果不出手,恐怕無人能敵它!”

小鳳凰此刻語氣都冇那麼歡脫了。

顯然是那棺槨,也讓它感覺到空前的危機感!

“不著急。”

顧瀾點點頭,深吸了口氣道:“先讓這些凶獸們去試試水,我感覺它們似乎比我們更要焦急...時機成熟之時,我自會出手。”

這不叫苟。

麵對這種未知且神秘的敵人,這纔是最穩健的打法!

顧瀾自知是遏製棺中那邪惡之物唯一的希望,冥冥中揹負了一種拯救世界的使命。

所以他不能貿然出手!

要合理的將贏麵和把握擴大到最大!

“吼!!”

果然,在看到棺槨浮出海麵的一刻,無始之海邊際上的凶獸霸主們怒不可遏了!

一聲聲嘶吼中,夾雜著憤怒與驚懼!

前方有幾頭皇境後期的凶獸紅著眼衝向棺槨!

顧瀾凝神看去。

然而!

卻見在那些凶獸接觸到海水後,一縷縷黑色的死氣順著腳踝蔓延到它們身體各處!

甚至就連天空中飛過去的一隻炎噬風鷲王,都在空中被黑氣纏上,掙紮了許久後哀鳴著落入海中!

無始之海上登時飄起一具具小山似的屍體!

這無始之海竟然如此凶險,幸好冇有貿然上去送......顧瀾心中暗自慶幸。

而後麵!

此刻已經有不少的人族爬上山巒,也看到了這慘烈的一幕!

不由得大驚失色!

“難怪兩儀書院的副院長說無始之海是絕對的禁地,這竟是一片充斥著死意的弱水!”

“怎麼辦,海中那棺槨看起來好邪惡,這麼強大凶獸們都冇法近它的身!”

“我們死定了!棺槨裡傳出的氣息,明顯比我們的人皇還要強上千萬倍,我們這些人怎麼可能匹敵?!”

“......”

年輕修士們紛紛麵如土色!

大地四處都在裂痕,像極了末日的背景!

人群中,一股絕望的情緒正在滋生!

林檀兒握緊了劍。

儘量不受這種情緒的影響,腦海中冇來由的出現了前天晚上顧瀾一劍斬殺天陽弟子的一幕!

“唉!我在想什麼,那個大哥再強...定然也不能與這些凶獸霸主相比啊!”

林檀兒皺眉搖頭,屏除掉腦海中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

而另一處角落!

小道士臉上露出一抹苦笑。

在場的人中他修為能排的上前三,更加瞭解那些凶獸的實力,也更清楚那棺槨中物的可怕!

“涼涼了...顧大哥,我怕是冇法再出去跟你學‘韜光養晦’的學問了啊!”

...

時間一分一秒淌過。

小世界的崩塌跡象越來越嚴重。

所有人心中煎熬無比!

某一刻!

海麵上傳來吱吱嘎嘎的聲響,眾人心中悚然,再度看去時,那棺槨的蓋子已然掀開!

此時。

顧瀾留意到,那死傀的頭伏的更低了!

它灰白色的臉龐上,竟露出一抹無比期待的笑容!

口中發出“嗬嗬”的低沉響聲!

棺槨中會是什麼,殭屍?它的同類?...顧瀾皺了皺眉,繼續凝目看去。

然而!

棺槨中接著卻是升起了一道黑色的虛影,身體下方是黑霧繚繞,全身上下隻有那雙豎瞳是血紅的!

不是鬼,不是殭屍,更不是人類!

顧瀾納悶了。

大陸上似乎冇有聽聞過有這種詭異的東西......

但緊接著!

後方有見識的世家子弟,驚呼著道出他的疑問。

“是魔魂!這棺槨中竟然封印了一道域外魔魂!!”

“魔魂是何物?”

“魔魂是一種殺不死的東西,隻能被封印...大陸上有傳說在幾千年前出現過一道魔魂,來曆不詳,不過後來就銷聲匿跡了,想不到竟是被封印在此處!”

“臥槽,那魔魂到底什麼修為?”

“如果它就是我家老祖宗口中講述的那道魔魂的話...在幾千年前,它就已經是聖境了!”

“嘶!!”

這話在人群中傳播的很快。

頓時!

年輕的弟子們臉色發苦,有的甚至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的模樣!

聖境啊!

大陸上都多久冇有出一位了,這讓他們如何去麵對?

...

海麵之上!

黑色的虛影張開口,一股幾乎凝實的寒氣伴隨著死意撥出,似乎是在適應著剛剛破封而出的環境。

“恭迎主公!”

死傀跪迎。

黑影瞧了他一眼,神情閃過一絲疑惑,不過片刻之後,好像是記起來了它。

“平身吧。”

黑影淡淡道。

這語氣像是人皇,但“主公”絕對不是現在的叫法,如果是域外魔魂的話,應該不會用這樣人類的語氣纔對......

顧瀾聽著他們的對話,心中埋下一道疑惑。

“孤被封印了多久,為何這世界如此動盪?”

“回主公,已經足足四千年了!”死傀激動道:“這裡動盪是因為乃是一處小世界,主公當初被那些人封印在此的!”

“那些人...封印...”

黑影咀嚼著這句話。

忽然間!

他血色的瞳中湧起怒色,身上爆開一道可怕的氣機!

“那些該死的人皇,還有兩儀書院那該死的院長,天機閣閣主,西域佛陀......孤想起來了!”

“主公想起來便好!如今主公成帝歸來,他們早已隕滅,正是複仇的大好時機!”

“嗯...隻是孤冇有**,如今怕是發揮不出來幾成實力...”

黑影目光幽幽落到死傀身上。

死傀渾身一震:“為主公獻身,本就是卑職所願...不瞞主公,早在千年前我就將自身煉製成屍傀,就為了這一天的到來!”

聞言!

顧瀾都是神情一愣!

臥槽!這傢夥夠忠心耿耿的,為了給主子複活竟然把自己都煉了?!

活人成傀,體內尚有一絲人的氣,卻又有著死傀的強悍**!

難怪它可以避開兩儀書院的篩查進入秘境當中,難怪它還能無恙的步入這無始之海,咬斷青銅古棺的鎖鏈!

是個狠傀!

黑影神情一怔。

但也冇有猶豫,點了點頭,就直接鑽入了那死傀體內!

“你能為孤獻身,孤很高興...作為賞賜,孤就讓這在場的生靈,都做你的陪葬吧!”

融合的過程非常之快!

接著。

死傀再度睜開眼,冷冷的掃視著無始之海這邊的人與凶獸!

頓時!

一股無比邪惡的帝境威壓,席捲過這片荒蠻的世界!

ps:求好評啊,女帝要高.潮了...呸,劇情要高.潮了,追更穩住馬上爆更!五星好評是攤牌的原始動力!另外不會後宮,女配隻是為了拉支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