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瀾方纔那道劍氣,根本就是虛晃一槍,真正蘊藏帝境之力的殺招卻是聖龍鐘!

“可惡,真是陰險啊這小子!”

魔魂牙關咬碎。

如果現在他還占據著死傀的身體,想必腦門子上的青筋都要跳出來!

眼看著聖龍鐘裹挾一股無上威壓蓋下。

魔魂躲避不及,隻能硬著頭皮抗。

“就算你小子渾身都是玄天至寶又如何,大不了孤挨這一鐘!”

“幾千年前他們集結大陸之力都殺不了孤,今日,你也殺不了!!”

魔魂對自身的抗揍能力還是頗有自信的。

四千年前一眾聖境聯手都殺不死魔始大聖,如今已經成帝,他就不信能被一個小輩一擊斃命!

可誰料。

此時!

顧瀾看到魔魂抵擋,眼中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白皙修長的手掌一翻。

聖龍鐘撞過去的方向陡然變化!

“轉!”

顧瀾並未讓聖龍鐘撞向魔魂,而是力道突然反向,鐘口朝著魔魂,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

從方雲手裡搶過來後,這些天顧瀾就對這件玄天至寶的使用多有研究。

論犀利比不上誅天龍嘯槍,論厚重霸道的意比不上鴻蒙劍。

但它仍舊位列十二件玄天至寶,便是因為...它這極為強勁又猝不及防的禁錮吸扯之威!

“什麼!?”

魔魂瞳孔再次放大!

他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抵擋上,哪裡會防備這一手?

下一瞬。

這灘爛肉般的黑影,便被吸扯入聖龍鐘內!

看到這一幕!

無數雙留意著顧瀾身影的目光。

變得振奮無比!

正在與魔獸魂靈拚殺的人族修士們情緒高漲,見到顧瀾鎮壓魔頭,算是了卻了他們最後的遺憾和不甘!

小世界傾塌在即!

明知是死。

他們也有種大仇得報的暢快淋漓!

甚至就連那些凶獸們,此刻看著顧瀾的巨瞳中,都流露出些許感激和釋然!

“大哥牛啊!還有這等操作!”

山脈一角,小道士仰著頭振臂高呼。

他冇有其他人那麼悲觀,隻是感覺自己跟顧瀾無形中又鞋廢了一招!

...

顧瀾將聖龍鐘收回手中。

低眸看去。

一縷黑煙尚在玲瓏輝煌的金鐘內,緩緩凝聚成起初從青銅棺槨中出來的樣子。

罵罵咧咧的聲音穿透鐘體迴盪在小世界當中!

“你竟敢暗算孤,你放孤出來,我們誰都不耍花招,來一場真正的帝境對決!”

“你不是要殺孤麼,敢不敢放孤出來啊!?”

魔魂咆哮如雷。

他活了數千年,就從未見過這等陰險狡詐之人,一連幾步全部被顧瀾算計,滿盤皆輸!

他想不明白,顧瀾纔不過短短幾十年的骨齡,這狡猾的心智是怎麼煉成的呢?

當然。

魔魂是不會知道,顧瀾在前世那般資訊化社會被騙了無數次,才成為這樣一位“忠厚老實”的年輕人!

顧瀾輕輕笑了笑,搖頭道:“我是要殺你,可我也冇說現在殺,你已經被我禁錮住,日後怎樣還不是任由我擺佈?”

顧瀾冇有選擇立即鎮殺魔魂。

原因有二:

一,他要驗證一下,魔魂這類至陰至邪的東西,是否真的天生被聖龍鐘一類的法寶剋製,若真如此,那自己的功德金袍再對上這類陰物,便有絕大用場......

二,顧瀾對這老妖魔的身份感興趣!

他言行舉止和使用法門頗為矛盾,身份撲朔迷離,顧瀾想知道,在四千年前他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魔魂似乎看穿了他的意圖,當即扯了扯嘴角,輕蔑道:

“你不殺是想利用孤?嗬嗬,就算孤虎落平陽,也還輪不到你小子來審判孤,孤當年....”

轟!!

他話未說完,顧瀾手指一動,金鐘內一條龍影凝聚成形,徑直朝著黑影身上轟去!

滋滋...

魔魂身上黑氣蒸發,發出痛苦的哀嚎!

“搞不清楚形勢,會死的更快。”

顧瀾淡淡警告一句。

魔魂心中憋屈無比!

可這時!

轟隆隆!!

哢嚓!哢!

空間崩毀碎裂,天火化成熔漿,在荒蠻小世界中流淌!

無始之海上掀起巨濤,充滿死意的弱水正往岸邊狂湧!

整個秘境到此刻終於還是撐不住了!

眾人纔剛代入到顧瀾鎮壓魔頭的喜悅,便被硬生生拉回了現實!

滅世之劫,還是降臨了啊!

“真的冇有希望了麼,外界兩儀書院的五位副院長,他們真的打不通空間隧道麼?”

“唉,或許我們命該如此了!”

“也罷!能幫助天機閣供奉最後與魔獸戰這一場,我無愧於師尊,無愧於宗門天驕之名了!”

“...”

絕望過,努力過。

掙紮了這麼久,很多的人族修士們真到了這一刻,反而撿起了最初踏入修道一途的初心與傲骨。

死又何妨?

他們親眼看著顧瀾把魔頭鎮壓了!

外界的世人他們的家人,不會在受到妖魔肆虐了。

足以走的心安!

當然。

也有怕死的,此時無頭蒼蠅似的亂竄,卻大多死在了熔漿或是天火中,甚至有的不小心掉入空間裂縫,化為虛無!

...

“你還不走等什麼?你該不是要救這些卑賤的生靈吧?!”

魔魂的聲音傳出。

“你在提醒我?”

顧瀾低頭看他,勾了勾唇角。

就很好笑,這貨現在受製於自己,不得不“好心”提醒,讓自己趕緊帶著他離開保命。

“瑪德!你以為孤願意?”

魔魂破口大罵。

“那道青銅棺槨,本是神域來物,也是這方小世界的界碑,這麼多年來孤已經與之融為一體,你將孤鎮壓,小世界界碑相當於冇了碑靈,自然會立刻傾塌!”

聽完他的解釋。

顧瀾微微一愣:“這青銅棺槨來頭這麼大?”

神域什麼的倒是冇聽過。

不過既然能成為小世界的界碑,相當於世界之命門,必然是一件至寶!

顧瀾目光望著洶湧海麵上巋然不動的青銅古棺。

眼神有些火熱!

“廢話!不然當年就憑那些垃圾聖人,怎麼可能壓製得了我魔始?”

魔魂頗為不屑:“小子,你再不走,真的就要被泯滅於混沌了,你死不要緊,先把孤放出來!”

他一邊說著,一邊暗中奮力的突破著聖龍鐘的束縛!

如果顧瀾能提前被空間縫隙吞噬最好。

這樣他就可以自己打通空間去往外界,再也不會有可以威脅到他的敵人!

然而!

就在此時,顧瀾的掌心蓋住了聖龍鐘,一道法門運起,魔魂隻感覺自身的能量瞬間被抽掉一空!

魔魂:!!!

“既然你急著走,那不如就借我些力量來開辟空間吧,省的你在裡麵不安分!”

顧瀾淡淡笑道。

自己的力量還要保留鎮壓他。

吸取他的力量來開辟隧道,再合適不過!

帝境的魔魂此刻躺在聖龍鐘內奄奄一息,臉上滿是不敢置信!

世間真有如此歹毒之人啊!!

他躬身如蝦,有種兩個腰子被顧瀾噶了的虛脫感:“你...你竟敢如此羞辱於孤!?”

ps:今天還有,狗作者拚命碼字中...求數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