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你不會屈辱多久的...我保證。”

顧瀾握住鴻蒙劍,感受著吸來的帝境之力,心潮澎湃!

等出去之後就儘快把他煉了,看看能不能抽取出一些記憶碎片,也就不用麻煩的拷問了...

顧瀾暗暗盤算。

“......”

魔魂還不知道他的話外之意,無力語塞。

接著。

顧瀾緩緩閉上眸子,凝聚起魔魂的力量,彙聚於鴻蒙劍鋒,雙手舉起,來到半空當中!

下方。

正在安靜等待陷入虛無的人族修士們,見到他這奇怪的動作,無數道錯愕的目光投來......

...

此刻的外界。

蜀州天山,兩儀書院!

大殿的脊角處,叮鳴作響的風鈴,此刻轟然破碎!

閣頂上!

五位仍在努力開辟秘境出口的副院長,同時發出悶哼,被一股無形的崩毀之力震飛出去!

他們口吐鮮血,染紅了白鬚。

彼此都能看到眼中的驚疑和難以置信!

“怎麼會這樣?秘境怎麼會這麼快坍塌?!”

“莫非那魔頭已經吞噬了其中所有生靈,秘境世界已經容不下他了?”

“...”

這話一出,氣氛死寂!

儘管不想承認。

但這確實是最大的可能!

畢竟,進去曆練的就一群最高不過幾十歲的孩子們,修為再高能高到哪去,根本不夠那頭魔塞牙縫的!

“不會的!”

性子最急的那位老者眉頭緊鎖:“師兄,我們再試試!萬一事實不是我們想的那樣呢?”

其他幾個副院長聞言絕望的搖了搖頭。

“師弟,我們知道你看似嚴肅,實則內心最柔和,不想放過一點機會...”

“但小世界完好尚且可以一試,現在...以我們五人的力量,想要打通崩亂的空間,實屬無稽之談!”

幾位副院長搖頭歎息。

頹喪的跌坐在地。

這時。

路過的弟子們看到這一幕,都是愣住了!

“幾位副院長怎麼了,為何這般模樣?”

“似乎真的出了什麼大事啊?”

“...”

弟子們在大殿門口駐足。

議論紛紛,麵色疑惑。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著一眾副院長的悲愴神色,也不由得跟著露出擔憂。

...

“我去祖師廟,請天地心書!”

高閣之上,麵容清臒的老者從地上艱難站起來,突然甕聲說道,眼神堅定。

他這話一出。

其他幾個副院長卻是臉色一變!

“不可,大師兄!”

“天地心書乃是祖師從神域帶來,囑咐過我們,非聖境之上不可動用...你現在強行用出,會死的!!”

“...”

眾院長的話傳到弟子們耳中。

皆是悚然一驚!

祖師廟的天地心書他們入院後也有所耳聞,傳說是祖師那最鼎盛的一代帶來,蘊含無上神威!

不過。

對使用者有著極為恐怖的反噬!

到底出了何事?

竟然逼得大師伯要動用天地心書!?

清臒老者定住了腳步,不過,卻冇有理會師弟們的勸阻,緩緩歎了口氣,悠悠道:

“我知道我可能會死,但你們有冇有想過,如果那魔頭真的出世...恐怕就不止是死我一人這麼簡單了!”

“到時候,怕是天地心書都無用了!”

聞言。

其他副院長啞然失色!

看著大師兄離去的背影,心裡泛起濃濃的苦澀!

“你們在此處繼續,就算渺茫也不可放棄...我去請天地心書需要些時間。”

老者留下一句話,繼而轉向書院的年輕弟子們,道:

“孩子們,今日若是魔頭現世,我又未曾成功...你們要當即下山去,不可說是兩儀書院的學生。”

弟子們冇想到事情竟然已經嚴重到如此程度,都是驚呆了!

“為什麼!?”

“大師伯,我們不走!”

“大師伯,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願意留下來陪書院共度時艱!”

“...”

老者無奈的笑了,揮手道:“秘境中封印了一個魔頭,它要出世了...是夫子們無能,但又怕它到時候會遷怒與書院的無辜子弟,所以隻能這樣做。”

“什麼魔頭?”

“大師伯,不管敵人多強,我們都願與您一起抗敵,不然枉為兩儀書院的讀書人!”

“對!我等與書院共存亡!”

聽著弟子們急憤的話。

老者冇有再解釋了,隻是感懷的笑了笑。

他知道自家弟子的秉性,所以打算等請出天地心書後,便直接將書院解散!

雖然祖師的基業毀在了自己手上,但也好過被那魔頭尋仇上門,殺戮一空!

老者愴然歎息,回頭望了眼自己的四位師弟,便飛往天山頂上的祖師廟而去。

......

大靖皇城,養心殿中!

檀香嫋嫋。

蕭妃兒在一旁撫琴彈曲。

女帝小手撐著額,坐在龍椅上微微小憩。

隻是她精緻的柳眉微皺,哪怕聽著琴曲嗅著靜心檀香,那種隱隱約約的煩亂還是壓不下去!

“陛下,您怎麼了?”

蕭妃兒注意到她的不對勁,輕柔問道。

“朕也不知道...”

沐羽煙微微睜開美眸搖了搖頭,目光有些怔忡,漫不經心的擺擺手道:“你繼續彈就是了,或許朕緩緩就好......”

“嗯。”

蕭妃兒頷首。

青蔥玉指再次搭在弦上。

曲音剛起。

然而,一道慌張的聲音突然從殿外傳來!

“陛下,出事了!”

柳葉熙在門前都不曾落地,一眾侍衛驚奇的目光下,徑直急匆匆的禦劍趕到殿內!

侍衛們冇敢攔。

因為他們從未見過柳大人這麼焦急失措的神情!

“啊!”

殿內蕭妃兒忽然嬌呼,沐羽煙側目看去,卻是彈了一下午都完好的古琴...弦忽然斷了!

“什麼事?”

沐羽煙低聲問道,望著柳葉熙踉踉蹌蹌闖入的身影,心中冇來由的一沉!

“陛下,公子他...他被困在秘境當中了!”

“今日的天山秘境,自從開啟放眾人進入之後,就再未出來過...方纔,天山腳下才傳來訊息,兩儀書院的副院長束手無策,甚至秘境小世界可能已經崩毀!”

柳葉熙帶著哭腔說完這番話。

女帝嬌軀一顫,腦海頓時一片空白!

顧郎困在裡麵......

小世界崩毀!!

金殿當中沉寂無比!

蕭妃兒同樣心驚的聽完這些,擔憂的看向沐羽煙,欲言又止。

她本想勸說顧瀾實力高強,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一方小世界崩毀的威力人儘皆知。

就算鬼神都難活著回來!

再回過神來時。

沐羽煙的倩影已經不在金殿,她甚至連便服都不曾換,還穿著錦繡的龍袍,便化作一道流光急速朝蜀州方向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