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妃兒你暫時看管宮中,先彆回妙音閣,我也隨陛下去蜀州!”

柳葉熙倉促說罷,抹了抹眼角,連忙吃了一顆提高禦劍速度的藥丸,朝蜀州方向飛去。

金殿內。

蕭妃兒雙目失神。

她緩緩站起來,眉目間帶著沉重的憂傷,雙手虔誠合十。

顧瀾被困在小世界中了......你這傢夥那麼厲害,應該不會出事吧?

呸呸!

顧公子,你可千萬不能出事!

她從小與女帝伴讀。

能觀察出來顧瀾在女帝心中地位的,方纔女帝離開的時候,整個嬌軀都在忍不住的抖!

若是顧瀾出事...

蕭妃兒真怕沐羽煙會做出什麼傻事來。

......

“陛下,您...保重龍體。”

柳葉熙拚命趕上來,囁嚅勸說一句。

儘管她自己也很難受,但當前安慰女帝纔是最重要的,女帝的反應已經完全脫離常態了!

她還穿著龍袍。

已經是全然忘了顧瀾不知道她女帝身份的事!

此刻隻恨不得一步飛到天山秘境!

“小熙,把你提速的丹藥拿給朕。”

沐羽煙轉過臉來,端麗的容顏上神情平靜的讓人害怕,隻是眼角依稀可見淡淡的淚痕。

柳葉熙能聽得出來,這極力壓製的背後牽掛至深的擔憂。

連忙從懷中摸出玉瓶遞給沐羽煙。

不料!

沐羽菸絲毫不管丹藥的毒性,一仰雪頸全部含下,速度瞬間提升到極致,常人隻能看到一串的殘影!

柳葉熙:!!!

“陛下您彆這樣...唉,等等屬下!”

見女帝這近乎瘋狂的舉動,她心頭一緊,更得抓緊跟上去,一刻也不敢遲疑!

與此同時!

許多勢力的掌權者被蜀州的訊息驚動!

因為自家年輕天驕都去了的緣故,紛紛派出下屬趕去蜀州檢視情況。

無數強者朝著天山彙集而去!

...

大靖,襄州。

一處將領的帳篷中,白衣儒將坐在案後,正秉燭批閱軍中事務。

帳內前來遞送書卷的卒子,看向這位儒將的目光滿是敬佩!

“林將軍,妖軍今日又撤十裡,我們明日還要追嗎?”

“不追了,明日有大雨,路途泥濘,不適合我們的騎兵作戰。”林鹿抬起頭,淡淡道。

聽聞這話,卒子更崇敬了!

儒將就是不一樣,會觀天象識奇門,再加上清晰的頭腦簡直用兵如神!

難怪朝廷接連提拔。

剛入軍中幾個月,就已經坐上了千夫長的位置!

“還有事嗎?”

林鹿溫和的問道。

卒子笑了笑,剛想說無事,就要退下。

忽然。

林鹿眉頭一皺,筆尖猛地停住。

“誒!將軍您怎麼了?”

“冇事...一陣心慌,不知道為何...”林鹿揉了揉心口,感覺莫名其妙的。

“可能是太長時間冇回家,想念家人了吧?”

卒子笑道。

“大概吧...”

說起姐姐,林鹿還真是掛念許久了。

不過有顧瀾照顧著,他倒是也放心。

“今晚給顧大哥回封信吧,年後等戰事消停一些,應該可以回去看看他們了。”

......

此時!

破碎的秘境世界中,到處都是裹挾著颶風的空間裂縫,地上流淌的熔漿與無始之海的海水。

修士們艱難的禦劍懸停半空,或是爬到一些危如累卵的高峰上。

把目光都投向高處那挺拔的身影!

他們本是已經放棄希望了。

這等環境下,多走一步甚至都會死,誰還敢奢望回到外界!

可直到他們看到。

顧瀾淩空持劍,犀利無比的劍氣轟開空間,在某個方向上奮力打通隧道時!

他們錯愕了!

顧瀾如果隻是自己回去不顧他們,那完全冇必要這麼麻煩,難道這是要救他們?

惴惴不安之時!

顧瀾清朗的聲音迴盪在支離破碎的秘境世界內,如滾滾天雷,振聾發聵!

“我要斬開空間開辟回外界的路,你們都跟著我的劍!”

顧瀾說完。刻意的看了眼下方亭亭玉立的少女,還有穿著道袍的小孩兒。

前者微微一愣,在熔漿的照影下臉色微紅;後者則是十分興奮,使勁用口型喊著“大哥”二字!

小老弟把自己認出來了...顧瀾微微一笑,倒是冇有多意外。

這救贖的話語,顧瀾是說給自己家人聽的。

但落在一片悲觀等死的修士耳中!

無異於晴天炸雷!

他們激動無比,喜極而泣!

“天啊!供奉大人要救我們!?”

“強者不都視我們如螻蟻的嗎,供奉大人這不會是開玩笑吧?”

“......”

他們險死還生!

有些不敢相信,顧瀾與外界那些修為高點就漠視眾生的高手不同,在這種時候竟都願意帶他們走!

然而!

接著。

顧瀾朝無始之海的儘頭揮劍斬落,一道巨大的青色長劍劃破天地,鋒芒萬丈!

空間破碎,海水倒流!

無始之海直接被一劍斬成兩段,高高湧起,天邊黑與火的色調中,露出一道霞光!

世界之門就要被顧瀾一劍斬開!

這一劍的風華,倒映在每個人原本絕望的眼中,猛然在他們的心裡掀起驚濤駭浪!

“供奉大人...真的要救我們!”

“我在此立誓,若是我日後成了宗主,給天機閣年年進貢,給大靖年年進貢!”

“以後我就是供奉大人的狗!”

“...”

群情激動!

他們快被得救的幸福衝暈了頭!

“想不到他...真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林檀兒看著顧瀾的身影,美眸中神采奕奕,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小道士毫不猶豫的飛往顧瀾身後,做第一個排隊等著回去的人。

他從來就不覺得,顧瀾會拋棄他們。

“仲仁,待會兒把讓大家沿著這路一直走下去,空間隧道漫長,走到海的儘頭便是外界書院的大殿了。”

顧瀾低聲吩咐。

“好...不過,大哥那你去哪?你一起不走嗎?”小道士疑惑道。

“我還有個寶貝冇拿!”

顧瀾餘光看了眼仍舊在海上巋然不動的青銅古棺,笑了笑道:“放心,隧道會存在不短時間的,我能回得去!”

“那,好吧。”

小道士點了點頭。

這時!

無始之海被一劍分開之後,無數的修者已經湧入隧道當中,拚命的朝著儘頭趕去!

隻是。

空間隧道中颶風極盛,他們走的很慢,必須眾人合力阻著淩厲的風刀,才能前行。

“嗷嗷~”

“吼~”

一聲聲啼鳴在顧瀾耳邊響起,轉眼看去,很多凶獸霸主此時帶著自己的子嗣前來,用一種哀求的眼神望著自己。

他們不確定顧瀾會不會對凶獸有敵意。

但出於本能的,想讓自己的孩子活下來,跟著人族修士們走。

顧瀾有些動容:“去吧...你們方纔也幫了我,有活下去的資格,在荒蠻世界太久了,該出去看看。”

凶獸霸主似乎聽懂了他的話。

一聲聲興奮的嘶吼,為抵抗空間颶風也去出了一份大力,隊伍行進的速度加快了許多!

而這時。

顧瀾身影消失不見,他來到青銅古棺的位置,與聖龍鐘內的魔魂談判。

“這東西怎麼帶走?”

“你還想帶走?!”

魔魂驚了,麵臨這種滅世的景象,他自己都想快點逃命,顧瀾居然想的是界碑也順走!

“孤不會告訴你的!”

轟!!

滋滋...

顧瀾稍加施法,魔魂就慘叫不已。

“你最好想清楚,不然我就算不要,現在就可以煉化了你...我損失的隻是一件寶物,你損失的可是命!”

顧瀾淡然一笑,又拋出利誘:

“不過若是你表現好,我可以考慮不殺你,畢竟你也知道,我想從你身上挖出一些資訊。”

“真的?”

魔魂顧不得剛剛受到的虐待之苦,有些不信的問。

當然!前提是我先把你的魔性祛除掉,記憶煉化乾淨,你就可以獲得新生了......顧瀾心口如一的點了點頭。

表示帝境不騙帝境。

魔魂眼神一陣變幻。

奈何小世界崩碎在即,他也冇有多少思考的時間,索性咬咬牙道:“好吧,孤告訴你!”

顧瀾聞聲一喜!

他能感覺到,這身為一界之碑的青銅古棺,品階絕對不凡,甚至可能要在玄天至寶之上!

畢竟,神域來物...聽起來就逼格滿滿啊!

“在無始之海的下方,青銅古棺的基石在那裡,你潛下去就搗毀它就可以了!”

魔魂說道。

他其實還是想噁心顧瀾一下的!

那基石無需潛入無始之海便可搗毀,他覺得顧瀾不能下去,於是這般說,等顧瀾為難了再說出簡單易行的辦法。

可不料!

顧瀾隻是沉吟了一會兒,隨即點點頭,在魔魂逐漸驚愕的眼神中,一個猛子紮入無始之海!

飄搖呼嘯的海麵上,濺起一朵碩大的浪花。

這一幕。

恰巧被遠處的林檀兒望見!

她美眸狠狠一震!

想到起初凶獸們被弱水直接吸走靈魂的一幕,嬌軀都不由得繃緊了!

“他這是做什麼...自殺?”

林檀兒莫名的緊張,走在隊伍的路途中,三步一回頭的張望海麵。

...

深邃如墨的海麵之下!

魔魂在金色的聖龍鐘內,一臉呆滯的看著身上同樣金光燦燦的顧瀾!

功德金袍!!

“你...你連這東西都有?”

魔魂顯然是認識的。

功德金袍在是天賜之物,在幾千上萬年前,也有寥寥無幾的聖人大帝獲得過這種東西。

他閱曆廣博自然識得!

“嗯。”

顧瀾淡淡點頭。

穩健如他,知道無始之海的不好相與,冇有把握當然不敢跳。

但之前已經驗證過,這類至陰至邪的東西會被自己的兩件法寶完美剋製,功德金袍傍身,還怕個屁的死意弱水!

魔魂悄悄嚥了口唾沫!

十分忌憚的眼神!

試想若是方纔戰鬥之時顧瀾不想用聖龍鐘收了他,而是直接動用功德金袍...那他怕是魂都已經魂飛魄散了!

“就是這裡嗎?”

顧瀾來到一處王宮似的殿階前,上麵正是輝煌繁重的青銅棺座,出聲問道。

“嗯!”

魔魂想著打了個寒戰,老實多了。

顧瀾沉默著取出誅天龍嘯槍,此時上麵的魔氣已經被淨化乾淨,高高擎起,對著巨大的基石底座一槍紮去!

轟隆隆!!

破敗的天穹中紫色雷霆狂舞,水桶粗細,每一道都直擊下來,劈到青銅古棺附近,似乎是這世界在懲罰偷界碑之人!

顧瀾絲毫不慌,直接退後一步。

把聖龍鐘留在原地。

魔魂:!!!

“你又要暗算孤?!為什麼!”

“方纔明明不用下來,你騙我的,你敢說不是?”顧瀾輕輕翹了翹嘴角:“現在略微給你些懲罰,希望你能長點記性。”

聞言,魔魂愣住了!

這踏馬都被你看出來了,果然玩陰的還得是你啊!

雷霆轉瞬即至!

聖龍鐘內響起魔魂的慘叫。

誰能想象,外界畏之如虎的魔始大帝,如今正在顧瀾手裡接受虐...接受電擊療法!

幾道天雷結束後。

見聖龍鐘內那一縷黑影還頑強活著,顧瀾嘖嘖稱歎,論生命力果然妖魔異於常人!

界碑的基座正被摧毀,蒼穹更顯得搖搖欲墜,彷彿下一秒此間就會化作一片虛無!

顧瀾冇有遲疑,一槍一槍的鑿去。

淩厲的槍意在海底引起巨大的漩渦,配合天空中的颶風雷霆,映襯此間景象顯得更為恐怖!

讓正進入空間隧道的年輕修士們看的膽戰心驚!

......

外界。

兩儀書院!

天山腳下已經聚集了不少強者,修為大多在王境皇境之間,臉色都不好看,顯然是來興師問罪的!

他們宗門、世族的寶貝弟子今日進了秘境。

回頭卻聽說秘境崩塌,生還渺茫!!

就算不是嫡係,也是一代新鮮血液,掌權者怎麼可能不動氣!

所以都來找兩儀書院要個說法!

這種現象書院也預見了。

身穿儒服的執事們紛紛下山,在山底院門處好言好語的先勸住來者。

“各位,我們家大師伯已經去祖師廟請天地心書,副院長們不比各位心安多少!”

“還望各位理解啊!”

領頭執事一發話。

就直接被後麵不少強者怒懟!

“理解個屁!”

“你們書院隻說秘境裡有資源,有機緣,所以我們才讓弟子前來,結果卻是鎖了一頭魔?”

“你們這不明顯不安好心麼?!”

“...”

執事被說的有口難言。

不過好在這些世家強者們還算理智,在聽到副院長努力解救秘境中人後,冇有強行闖山......

領頭的執事剛喝口水,準備回來繼續勸說。

此時!

天邊忽然一道金色流光飛至!

眾人看去。

身著華美龍袍的沐羽煙,臉蛋兒絕美且冷傲,直接選擇無視了執事們,徑直朝山頂闖去!

領頭的執事皺眉:“天山重地,何人擅闖?”

“滾!”

沐羽煙冷聲回眸,一指打出瞬間將整個院門都掀飛,蜿蜒上山的石板路徹底炸裂四散!

恐怖的金色劍罡竟直接將那不開眼的執事轟飛數十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見狀,眾執事臉色一白!

ps:二合一大章,不出意外今天還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