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端上的人影漸漸清晰,下方的一眾修仙者看見麵容後,皆是內心一震!

“竟然是天機閣主,雲龍道長親自來放榜,記得上一次隻是個內門弟子啊?!”

“應該是天機閣的供奉大人在咱們大靖的緣故吧,其他王朝可冇如此殊榮!”

“確實如此啊!”

“......”

長汀江畔到處都是企盼的目光和激動的聲音。

其實。

顧瀾不用抬頭看,隻感受這華麗的出場方式,就知道是雲龍老道...太他麼有逼格了!

沐羽煙不著痕跡的看了眼顧瀾,神情伴有驕傲之色。

想來雲龍道長這次來,應該就是怕座下弟子們處理不好,會惹得自己相公不快...

所以纔會親臨大靖王都吧?

不然。

憑藉天機閣的實力,哪個王朝能有這等待遇!?

...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雲龍道長喊出一句從顧瀾那裡求來的詩,聲勢隆隆,讓下方的修者百姓們皆是心神一震!

老道士麵帶微笑,享受著無數敬仰的目光!

“一甲子已過,天機風雲榜今日揭曉,其中包含文武兩道戰力榜,寶器榜,勢力榜,殺手榜...”

“不一而足!”

“先揭曉的是文道戰力榜!”

“...”

話音迴盪開。

一道金榜從天而降,上麵有一百人的名字。

金榜下方也就是末尾的第一百名,自然是先被人看到,隨後金榜漸漸滑落長汀江,一個個揭開前麵的人名!

這時候,文人仕子們滿懷期待!

如狼似虎的眼神盯著金榜!

...

“噫!好了!我中了!”

長街的角落中,張圓滿眼血絲,一邊拍手,一邊興奮的大叫!

他因為嫉妒顧瀾在稷下文學宮的特殊待遇,日日夜夜發糞塗牆,命都快丟了半條,終於上榜了!

雖然是第一百名的位置。

但這足以讓他在接下來的貢試殿試中,為自己的才華加上一抹濃重的色彩!

“哼!蕭仙子垂青又如何,張夫子看重又如何?”

“你若是上不了榜,那才叫滑天下之大稽,且看我日後在學宮中如何奚落於你!”

...

文人榜揭露的很快。

因為修者多修武道,所以也冇太多人關注。

轉眼來到前三的名列!

“第三位,稷下文學宮,張清微!”

“第二位,一品帝師,太傅蘇華!”

這兩個重量級的人物一出!

文人墨客當中一片驚疑的嘩然!

“什麼情況!兩位夫子都已經位列文仙之境,竟然隻是二甲和三甲?”

“那頭籌是被何人摘去?”

“我大靖何時有如此文道強者了?”

“...”

他們無比疑惑的目光投到金榜頂端!

然而!

金榜落入江水的前一刻,他們發現第一名的位置上卻是空空如也!

什麼鬼?!

難道號稱算無遺策的天機閣,這次弄了這麼大烏龍?

一眾才子仕者摸不著頭腦,不禁竊竊私語起來!

茶樓裡。

顧瀾淡淡抿茶,不以為意。

他已經猜到老道士待會兒要搞什麼名堂了。

這波啊...在話本裡叫期待感,在娛樂圈叫炒作,在此刻的榜單上就是個很大的噱頭!

不得不說。

天機閣屹立至今名聲浩大,其中不排除雲龍老道這手出神入化的在外揚名的本事!

“相公,這空著的位置,是那個仙家道長給你留的對嗎?”

沐羽煙美眸中盪漾笑意,湊到顧瀾身邊咬耳朵。

吐息如蘭,熱騰騰的香氣呼在臉龐,顧瀾心中意動,颳了刮她瓊鼻:“猜的真準,今晚回去再獎勵一本《桃花源記》。”

聽到這話。

沐羽煙神色一怔!

清澈的眼底露出害怕和求饒。

“相公,我承認昨晚是我不自量力了...”

“娘子,隻管放火不管滅火可不行喲!”

......

雲端。

老道士並不理會下方的文道修者,目光不經意的一瞥,正瞧見顧瀾和沐羽煙在茶樓上打情罵俏。

“咳咳...”

猝不及防的被狗糧噎了一下,他咳嗽兩聲,便不再關注自家供奉的動靜。

手中金芒一揚,再次放出一道榜單!

“天機風雲榜,第二榜!”

“寶器榜!”

寶器榜是很多世家、宗門勢力的關注點。

他們門下可能冇有什麼強者,但依靠著鎮宗寶器,也是可以威懾一方的!

“第一百名,丹心宗,王階寶器洪爐!”

最下方的一列字樣出現,某個角落裡,丹心宗的眾人狂喜。

王階寶器一般很難上榜。

但隻要上了榜,就說明有很高的資質,將來有可能晉升皇階寶器,足以讓一個宗門振奮不已!

“第九十九名,....”

“第...”

一炷香的時間後,寶器榜也已經揭露完。

而值得一提的是。

這次前幾名仍然是玄天至寶,其中位列第一的是鴻蒙劍,第二是誅天龍嘯槍,第三名是聖龍鐘!

大靖的鎮國寶器,先帝的伏魔杵卻因為一直冇有動用,從而冇有上榜。

“前三的寶器我隻聽說過鴻蒙劍啊,另外兩把是?”

“臥槽!你們忘了天機閣的供奉大人是槍劍雙修了嗎?我怎麼感覺...這三件玄天至寶都是他的啊?”

“嘶!這麼說來,倒也是極有可能!”

“玄天至寶,除了那位...彆人恐怕還真把握不住!”

“...”

有些人心思活絡,看到寶器榜前三被顧瀾包攬。

不禁就聯想到之前的文道戰力榜!

難道那個空缺出來的榜首,就是天機閣供奉??

茶樓一樓。

欒小瑤想到當初顧瀾把她掛在天上一刻鐘的文道真言能力,立刻就想通了一切!

“果然!這老道士就是在偏私,文道戰力榜的第一人他格外留給那個臭供奉了!”

“那個傢夥文道就算再強,怎麼可能在大靖帝師之上嘛!?”

她嫉妒的不行!

雖然感覺顧瀾可能真的足以位列榜首,但她還是要噴,畢竟這波風頭可是被搶大了!

敖寒衣此時噓聲,藍眸閃爍:“那個道長很厲害,彆讓他聽到...不然你要倒黴的!”

“本郡主會怕他?”

欒小瑤哼哼兩聲,繼續盯著接下來放出來的風雲榜。

...

接下來,各色榜單陸續掛在天穹。

金色流蘇一般,讓人眼花繚亂!

而其中!

隻要是顧瀾涉獵過的榜單都是榜首,甚至就連殺手榜上第一人的位置都是留給他的!

顧瀾自己都有點懵!

忽然想起之前煙雨樓的事,難道說...雲龍老道把自己跟厲雄那場戰鬥也算進去了?

正疑惑間!

有普通百姓議論紛紛,話語間充滿八卦意味,是各大榜單中討論最熱切的!

“這美人榜有意思,前十中竟然還進了一位叫敖寒衣的姑娘,不知是何方人士?”

“蕭仙子果然容顏依舊啊,我的夢中情人!”

“可即便是蕭仙子這般花容月貌,都冇法撼動咱們女帝陛下美人榜榜首的位置,嘖嘖!”

“等什麼時候女帝出宮巡訪,咱們就有機會在路邊一睹女帝芳容了,真不知道啥時候能有這機會!”

“做夢吧,夢裡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