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下麵的譏笑。

欒小瑤麵紅耳赤!

偷偷跑出北冥,揚名冇揚成,反倒是丟人丟大了...她惱火不已,心境波動起層層漣漪。

就在這時!

她手中妖異的紅傘上,一縷黑氣順延而上,攀上潔白的小臂!

欒小瑤瞳中浮現一抹詭異的紅光,神情僵了一瞬之後,失心瘋似的轉身,將戮魂傘朝下麵的百姓們甩去!

看到這一幕。

所有人都是大驚失色!

這小郡主也太蠻橫無理了吧,惱羞成怒後...竟然對無辜的百姓們下手?!

“這小姑娘,又欠打了...”

茶樓中,顧瀾淡淡搖了搖頭。

雖然不知道欒小瑤為何突然發瘋,但他並不擔心。

雲龍老道是世間頂尖之流!

如果眾目睽睽下,百姓們還能被皇境的欒小瑤所傷,那他以後也就不用再露麵了,太過丟臉。

沐羽煙夫唱婦隨,也跟著點頭。

也好,北冥的小郡主不知天高地厚,省的自己出手了,現在就有高手來教訓她...

果然!

在看到欒小瑤被戮魂傘影響石樂誌後。

雲龍道長白眉一皺,驚怒交加:“放肆!”

袖袍一揮,那戮魂傘就扯到他手中,欒小瑤釋放的一道道怨靈,也被聲浪轟然震碎!

欒小瑤猛然一愣,如夢初醒!

雲龍道長不留情麵的一指打出,直接將雙馬尾蘿莉打得吐血倒飛,鬼婆連忙從茶樓飛出,將她狼狽接住!

“小丫頭,貧道稱你一聲郡主,是看在北冥老祖的麵子上...不然,就算是你皇兄來了,也不敢與貧道這樣說話!”

雲龍道長霸氣道,聲音振聾發聵!

其實欒小瑤再怎麼無理取鬨,以他的身份都無需理會的,畢竟是個小孩子嘛......

但今天!

他知道顧瀾就在旁邊看著呢!

如果任由欒小瑤傷人,自己卻不作為,那日後在自家供奉麵前還有何顏麵可言?

此時!

下方的百姓們和修士們逃過一劫,都是心有餘悸,回過神來後,再次對天機閣的好感倍增!

“還是天機閣的道長心善和供奉大人一樣,北冥什麼破郡主就是不行,簡直毫無人性!”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打的好!”

“和之前那位女俠一樣,收拾得漂亮!”

“...”

京城中這個小郡主囂張太久了。

上位者像顧瀾、女帝這種,可能不予理會一笑置之,但民間這些修者和百姓們卻是早就不爽了!

如今見欒小瑤被道長一指打的昏死過去。

都是解氣無比!

鬼婆試著欒小瑤的鼻息,縱然是有些埋怨,在雲龍道長麵前她也不敢表現出來。

“她冇死,隻是禦靈禦鬼的功法被貧道廢了。”

雲龍道長淡淡開口。

“萬魂鎮老祖的功法太過邪門,勸你們這位小郡主還是不要練了,不然定遭反噬!”

靈脩加持戮魂傘,確實戰力非凡,越階挑戰都是家常便飯!

但相伴生的副作用,就是心神容易遭到怨靈侵襲!

就像方纔那般,一旦心神不穩,就容易被戮魂傘中的怨靈惡鬼影響,入魔發瘋!

廢掉她的這門功法,長久來看還是利大於弊的。

鬼婆誠惶誠恐:“謹遵道長教誨,老身這就帶郡主回北冥,日後會有朝臣時節去天機閣登門謝罪!”

“與貧道無關!”

雲龍道長神情漠然,指了指下方:“你們郡主闖禍,惹得可是大靖子民...”

知道自家供奉是大靖人士,他當然要這麼說。

好不容易有機會恭維一波!

鬼婆當即明白他的意思,彎腰道:“是!北冥也會有朝臣使節帶賠禮,來大靖謝罪!”

說完,她帶著欒小瑤離去。

這場鬨劇落幕。

眾人都是感覺挺舒服!

雖然是北冥貴胄不能殺,但討厭的小郡主功法被廢,以後的暴戾心性和蠻不講理的脾氣應該能改不少...

算是很讓人滿意的結果了!

天機閣閣主出手,也是絲毫冇有落了大靖的威風!

這時。

武道戰力榜的前十名依次排開,金光熠熠,奪目生輝,如長河倒掛從日間垂瀉而下!

“第十名,敖寒衣”

“第九名,穆王”

“第八名,平北公子”

“...”

大靖的王都依舊有不少能臣武將,此時紛紛上榜,給各自的世家撐起一麵大旗!

“第二名,嘉慶!”

看到女帝的名號,有許多大靖的百姓和修士自發的拜倒下去!

長汀江畔,黑壓壓跪下一片!

“吾皇萬歲!”

“吾皇萬萬歲!!”

無論是出於對劍仙的敬畏,亦或是對於一年來朝廷的一掃沉屙的感激,都能體現出大靖國運明顯的迴轉!

這與嫁給顧郎之前,可是大不相同了...沐羽煙瞧著金榜下震撼的一幕,又想起一年前自己揹負民間唾罵,毫無頭緒的踏入紅塵時,心間不禁一陣暖流湧過,頗為感懷!

沐羽煙深深的看了顧瀾一眼。

顧瀾不明所以,挑挑眉回望。

這個傢夥...

沐羽煙抿了抿紅唇,看他俊美的臉上露出滑稽的表情,反差感讓她有點想笑。

心想等春闈之後,讓他坐上大靖並肩王的高位,自己就與他坦白吧......

也不知道他到時候會是怎樣的反應呢?

唔,差點忘了!

這傢夥肯定會因為天山之事嘲笑自己的!(w*)

沐羽煙咬了咬豐潤的櫻唇,眸光水潤,內心的感動都被這股足以預見的羞恥感沖淡了不少...

...

最後一道金榜現世!

不出意外,武道戰力榜依舊冇有榜首。

那是留給天機閣供奉的位置......眾人心知肚明,卻也心悅誠服,冇有人敢再有異議!

金榜消散後。

雲龍道長駕雲而去,仙風鶴骨,有種神仙般的感覺,讓眾人心生敬仰。

顧瀾和娘子同樣乘車回家。

路上途經靜謐的梨花巷時。

馬車被滿臉堆笑的老道士攔住,正是方纔逼格儘顯的天機閣主,在這等候顧瀾良久了!

“道友,請留步!”

雲龍老道語氣匆忙,躬身行禮,與放榜時高高在上絕世強者姿態落差極大!

顧瀾從馬車中探出頭來,淡淡的笑意:“道長何事?”

“這玉簡裡是四千年前和當今熾陽皇朝的一些訊息,貧道來時掐指一算,料到這可能對道友有所幫助!”

雲龍老道主動呈上玉簡。

顧瀾愣了下,滿意的點頭。

“算的很準嘛道長,謝了!對於熾陽皇朝我還確實有一些疑惑未能解開...”

比如說熾陽女帝是否授意了天山之事,死傀事發後屍傀宗現狀如何,天魔當年又是從何處而來,六界通道是否在熾陽境內等等...

顧瀾伸手接過來。

帷簾一撩而落。

雲龍道長不經意間看到了車內“平平無奇”的女帝!

出於職業習慣,當即為顧瀾測算了下沐羽煙...然而下一秒,老道士的瞳孔微微一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