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看不穿氣運和命格!

但俯瞰世間王朝多年,大靖龍氣他還是能一眼觀出的!

這......自家供奉顧道友的妻子,就是大靖的女帝陛下?!

老道士傻了!

直到馬車從老道視野中駛過。

他纔回過神來,想追上去出言問一問,然而話到嘴邊卻變成了:“阿巴阿巴......”

雲龍老道老臉一紅!

連忙止住了腳步!

“竟然是禁忌天機!”

“機緣巧合測算到了,都冇法說出口,這事兒整的...唉算了!反正也是顧供奉自己的福緣,貧道何必去摻一腳呢,順其自然吧!”

雲龍道長悻悻的看了馬車一眼,眼底八卦的同時,流露出些許敬畏和慶幸!

這樣一對夫妻,堪稱絕世啊!

將來這片大陸,怕是要以大靖王朝為尊了......不過幸好,我天機閣已經巴結上了!

再屹立鼎盛千年,絕非難事!

美滋滋!

......

夜晚。

大明悟寺!

智禪和尚撚著佛珠,靜靜坐在佛堂中央蒲團上誦經。

背後是一眾寺院裡的方丈住持,滿臉不願的跪拜聽經。

智禪和尚已經來了將近半月,他說要等一個人來論法,但他們還不知道是誰。

隻是覺得要等的這個人一定不簡單,畢竟智禪來到大明悟寺後,辯論佛法未嘗一敗!

他們也不想跪聽後輩的佛法。

尤其對於德高望重的方丈住持來說,這很憋屈很掉麵子!

但在論佛法上,他們卻是加起來都不是智禪的對手!

這時。

一個小和尚走進來,到智禪身邊,輕輕說了些什麼。

智禪點了點頭,睜開黑鈕釦一般的眼睛。

“不愧是大陸上唯一能與貧僧論法的人,貧僧且在此處等他一月,一月不來,貧僧親自去找。”

“大師,您要等的這位,到底是誰啊?”

蓄著白鬍子的方丈恭敬問道。

智禪卻再度合眸,不予理會。

姿態無比矜傲!

不少僧人都是皺眉,老方丈更是臉色難看!

“算了方丈,智禪大師是佛門高僧,不願說就罷了...再說他方纔不也說了麼,那人一月不來,他自己就走了!”

“是啊,這智禪大師是西域佛陀座下的二弟子,實力深不可測,我們還是暫且忍一忍吧!”

“...”

...

顧府。

顧瀾在書房安心讀書。

氣運提升至紫色品級後,他的修為上限就明顯被提升了一大截!

隱約感覺應該可以靠係統直接堆砌到這個境界的圓滿!

“先升到帝境九品吧,雖然要花些時日...不過六界傳說如果是真的,鬼知道何時會再有那種天魔一樣的敵人出現,提升境界和氣運,肯定是保命的硬通貨!”

“熾陽的事先不急,等聖君恢複了再去辦,他深受天魔之苦,如果如今的熾陽女帝與天魔再有勾結,那他自己就會誅滅她再立新君...”

古棺已經是自己的物品,熾陽聖君又是其中器靈,顧瀾根本不用擔心。

【您撰寫了奇門遁甲,修為 10年,獎勵仙品·焚天陣】

【您閱覽了地藏經一篇,修為 10年,獎勵大乘佛法真意】

【您抄錄了...】

帝境的修為池太深,這樣加起來相對有點慢。

不過能一邊輕鬆獲得修為,一邊還能拿獎勵,這對於殘酷的修仙世界來說,彆人是想都不敢想的!

“仙品的焚天陣,是個防禦陣法來的...正好,找個機會給府裡安上,娘子她們更無憂了!”

“大乘佛法...光頭的東西給我加點乾嘛?技多不壓身?”

顧瀾悠然自得的忙活著。

火紅色頭髮的小姑娘走進來,默默的趴在旁邊,頭抵桌案上,光潔白皙的小腿一擺一擺,百無聊賴的樣子。

顧瀾是小鳳凰的主人。

她來府上時日還是太短了,跟其他人不熟,隻跟主人親近些。

“小七,怎麼了?”

顧瀾微笑看她,感覺她可能是想出去玩了,但又不敢說,所以用這種方式來央求。

這妹妹心智太小,提前讓他感受到了養女兒的感覺!

顧小七張了張嘴,又把想和主人一起出去飛的念頭嚥了回去...聽老楊頭說,主人讀書考功名很辛苦的!

她不知道考功名多辛苦。

但感覺這東西府上的人都很重視,應該比出去玩重要?

這時!

窗欞邊上飛來一隻信鴿,顧瀾取下信封來看,是林鹿兄弟從襄州寄來的。

信上報了平安,說過年後可能會回家一趟,同時也描述了下妖族的現狀。

自從那次雲龍老道一下廢掉妖界二皇之後,狼熊那兩股勢力飛速衰弱。

而蛛皇不知得了什麼機緣。

一躍晉昇仙階後期大妖!

現在給予襄州邊關壓力的,正是蛛皇的麾下一隻皇階初級的八眼魔蛛,和妖帝城的幾個王階妖物。

顧瀾看完,將信一折,遞給顧小七。

“給你檀兒姐姐送去。”

“哦!”

顧小七點了點頭,她不覺得這是個美差,對於神獸來說,這甚至有些無聊。

“送完我帶你出去玩。”

“嗯...嗯?!”

顧小七眸子一亮!

“真的出去玩,而且是去很遠的襄州......就今晚,保準你玩的開心!”

顧瀾笑吟吟道。

“好噠,多謝主人!”

顧小七喜滋滋的去送信。

顧瀾在這期間給娘子說了一聲,讓她安心。

然後...

大靖王都的頂空,一道興奮的鳳鳴響起,京城中有不少人都看到了翱翔而過的神鳳彩翼,皆是心神震撼不已!

...

太古神鳳生來就是王階,飛行速度也是極快。

不到半個時辰。

就來到了襄州地帶!

“林鹿兄弟應該睡了,就不驚擾他了,我們直接去妖族的地盤玩吧!”

顧瀾笑了笑,輕拍顧小七的火羽。

而就在他們掠過一處山脈上空時。

下方無數的嘶吼響起,顯得頗為熱切和興奮!

“這是...天山秘境出來的凶獸們?”

“它們冇有進入妖界嗎?”

顧瀾示意顧小七落下去。

此時。

下方幾個仙階的凶獸霸主看到顧瀾,巨瞳中皆是有驚喜之色,一個個發出低鳴,是凶獸族群中迎接上位者的歡呼!

“你們怎麼在這個山脈裡啊,食物夠吃嗎?”

顧瀾問道,體察獸情。

這話一出,幾個凶獸霸主神情苦澀,果不其然,它們這幾天其實是食物告罄了,正不知道該去往何方呢!

它們在荒蠻小世界中食量巨大。

來到大陸上後,荒山裡的小野獸根本不夠果腹,知道是顧瀾的地盤,又不敢踏足人類領地。

快要餓死了啊!

顧瀾聽完它們訴苦,微微一笑。

再度騎上小七的背。

“小七慢點飛,給它們帶帶路。”

“你們不要發愁了,我帶你們去個好地方,那裡有吃不完的妖獸,相當適合你們的生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