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兩銀子並不貴。

但沐羽煙對那佛陀二弟子並不感冒,她隻信佛不信佛門,所以正要婉拒。

可這時!

旁邊的柳葉熙好像看見了鬼一樣,連忙扯了扯沐羽煙的衣角,讓她朝寺廟後門處望去!

後門外,長街上。

一些作羽林衛打扮的兵士,來回巡邏,目光卻是有意無意的看向寺院裡。

而就在這些兵士後方。

此時走出來一個女子!

那女子容貌完美無瑕,堪稱人間絕色......但如果不是氣質有些...這臉龐都難以掩蓋的詭譎和猥瑣,幾乎就要被當做女帝本人了!

有人假扮我,她要做什麼......沐羽煙柳眉一蹙,當即發現了事態不簡單,索性也不離開了,便與那推銷賣課的小和尚東一句西一句的閒扯拖延起來。

餘光盯著那個假女帝!

最好笑的是。

假女帝身邊也跟了一個侍女,長相雖然冇有換柳葉熙的皮,但從扮演的角度來看,就是要扮演她這懸天司頭目無疑了!

柳葉熙眼神暗了暗。

此刻。

假女帝和假侍女見周圍隻有這一個和尚,便款款走過來問,寺中可有講經佛堂?

小和尚雖然出家,但凡心還是會有的,尤其是在見到假女帝精雕玉琢的麪皮時!

“有、有的...智禪大師就在講經,女施主隨我來!”

小和尚也不理“姿色平庸”的沐羽煙了,對假女帝十分熱情,當即帶著她們走入佛堂當中。

“靠!狗眼看人低,陛下要是摘掉掩靈玉,她就算換了皮,那也是螢火之光!”

柳葉熙撇撇嘴,低聲鄙夷道。

“小熙,今天的事貌似不簡單,這兩人一來就找佛堂...我們先跟進去看看她們到底要搞什麼名堂。”

沐羽煙冷聲吩咐道。

“是。”柳葉熙應聲。

兩人朝裡走去。

然而,就在快要進門的時候,旁邊又一道氣質清冷的絕美身影出現,讓沐羽煙眼神一怔!

敖寒衣?

這東海龍族的嫡女怎麼來佛堂了?

而且看起來她還在認真聽講經,藍汪汪的眸子一片虔誠,這畫麵的反差感......也是夠奇怪的!

離得近了,沐羽煙才聽到她的碎碎念。

“讓我快些找到姑姑的下落吧,要麼找到天機閣那位供奉的線索也好...我們龍族真的很需要!”

敖寒衣白皙的小手合十,跟著一眾香客俯身便拜。

尋我相公?沐羽煙微微一愣。

這時。

敖寒衣挺起身來,感覺到有目光落到自己身上,回眸看去,然而卻是空空如也...

佛堂角落處。

柳葉熙跟隨女帝走來:“陛下,為何走這麼快,那個藍頭髮的姑娘是誰?”

“東海龍君的孫女,據說是要找幾十年前龍族失蹤的公主...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之前打過她。”

沐羽煙觀察著佛堂的四周,不緊不慢道。

“啊?!”

柳葉熙完全不知道這檔子事:“為何?”

“她當初和北冥那個小郡主廝混在一起,打著比武招親的名號要顧郎現身...”

沐羽煙簡單做瞭解釋,神情淡然。

她對強大的龍族是無感的。

而對敖寒衣的印象也是不好不壞,隻要不再跟顧郎扯上關係,完全可以當不存在。

此事揭過,柳葉熙點點頭。

隨即發揮起她特務頭子的觀察力,低聲附耳道:

“陛下,最前麵那個敲木魚的和尚應該就是西域的智禪法師,這間佛堂很大,足足有數百香客容納進來,多為女子...不過這裡的門隻有東南兩個,而且比較狹小,如果真有人在裡麵生事的話,怕是百姓們不好逃走...”

那假女帝的目的性很強,進佛堂來絕不可能隻是聽聽經拜拜佛這麼簡單。

沐羽煙目光落到前方,那個假扮自己的背影上。

神情流露一絲疑惑!

“她修為不高,隻有後天境界......那她能如何生事呢,會依靠什麼?”

沐羽煙略微沉吟,鳳眸閃爍。

忽然!

“兵爺您看看啊,佛堂送的手珠,隻要三文錢一串啊,保您...”

“哎呀滾!冇空!”

窗外雜亂的對話聲傳來,讓她柳眉一蹙!

立刻聯想到了方纔進來時,不經意間留意到的一個細節!

“小熙,你現在去羽林衛大營問一問,今日當值的人在何處,大明悟寺...似乎並非京城重點巡視的地方吧?”

沐羽煙輕聲吩咐。

外麵的“官兵”太多了......柳葉熙心頭一動,當即明白了女帝的意思,點點頭:“是!那陛下您自己小心,尤其那個和尚...”

她也不確定和尚是好是壞。

“放心!顧郎有給我一道靈符,我看過了,不在仙品之下。”沐羽煙微微一笑。

“那好,屬下去了!”

顧瀾給女帝的,那必然是最好的...柳葉熙放心了,轉身離開佛堂。

......

半個時辰過去。

最前蒲團上的智禪和尚,麵朝眾人,依舊閉目撚著佛珠,一下一下的敲著木魚。

沐羽煙則靜靜盯著假女帝,心中疑惑她怎麼還不動手,再不動手,怕是小熙都要回來了。

佛堂裡的僧人們隨著白鬍子方丈一起禱唸經文,一眾香客對佛像拜了又拜,這其中就包括滿臉單純的龍女。

某一刻!

方丈忽然起身,似乎是誦到了該“普渡眾生”的地方,因為信仰而有些激昂:

“我聞佛拘屍城力士娑羅雙樹間爾世尊臨般涅盤告慧命阿難言汝於娑羅雙樹間安置敷具師...”

這都喊得什麼東西......沐羽煙聽著皺眉,心裡吐槽佛門經文。

感覺讓這和尚再念一遍,都不一定能和上一遍一樣!

然而!

不滿於這聲音的似乎不隻是她,視野中一直留意的那假女帝,此刻終於有了動作!

千麵女給旁邊侍女一個眼神。

隨即。

那假柳葉熙站起來,直接打斷了一眾香客和僧人的誦經聲!

“你們這些大膽刁民,打著誦經敬佛的名頭,竟然在此行聚眾謀逆之事!”

她聲音尖利,迴盪在佛堂中!

眾僧人和香客都是愣住了,紛紛皺眉看去!

果然是這樣......聽她這第一句話,沐羽煙心中已經猜到了接下來的事!

假的女帝,假的柳葉熙,假的羽林衛...這一切在百姓的眼裡,卻足以構成一個“真”的朝廷了!

她們修為不高,現在尋釁發難是假。

借朝廷名聲為非作歹,挑撥離間纔是真!

沐羽煙鳳眸清亮,俏臉如罩寒霜!

不過並不打算立刻動手。

她已經學到了相公的精髓,打算隱於暗處看看這兩人到底是何方來路,竟敢在京城裡公然敗壞自己和朝廷的聲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