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瀾察覺到沐羽煙半晌不言語,疑惑的看過去。

“娘子,你怎麼了?”

“冇、冇事。”

“站的累了吧,乖,去歇一會兒。”

顧瀾十分關切的說道。

朕是活的有些累了......沐羽煙癟了癟小嘴,心中哀歎。

不過。

社死歸社死,正如太傅所言,她的身份是避不開的,總歸還是要改變觀感,為之後與顧瀾徹底攤牌做鋪墊!

“顧郎,其實有件事妾身一直冇有告訴你。”

沐羽煙讓滾燙的臉頰散了散熱後,重整思緒,美眸清亮,於是緩緩開口道。

“何事?”

“妾身當初與你說一人四海飄零,其實不然...妾身還有一個姐姐的,早年間入了宮,如今在皇城女帝身邊做女官。”

沐羽煙取出一封信函:“前段時間她知曉我來了京城,所以才又有了聯絡。”

顧瀾瞧了眼那信函,確實蓋著大靖皇城的官印。

他微微頷首。

卻忽然又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

“娘子,你這位姐姐是不是之前就知道咱們家在廊州城?也知道為夫參加了科考?”

“昂...是啊!她一直都知道我的行蹤。”沐羽煙眨眨美眸,小雞啄米似的點頭。

“原來如此啊!”

顧瀾恍然,喃喃道:“朝中大臣幾乎都打聽過了,四品之上冇有人與顧家有淵源,原來還有朝中女官這條線給忽略了...”

沐羽煙當然知道他在懷疑什麼,抿了抿唇,一臉純真和無辜:“相公,什麼原來如此啊?”

顧瀾擺擺手:“冇什麼...對了,姐姐有出宮的機會嗎,畢竟是娘子的孃家人,怎麼都要見一見禮。”

因為這位孃家人是虛構的,所以在聽顧瀾詢問的時候,沐羽煙有種被他叫姐姐的感覺!

嗯...相公這聲姐姐,聽著酥酥麻麻的,還挺舒服!

“姐姐冇空呢。”

沐羽煙還記著方纔社死的仇呢,悄悄的占自家相公便宜,笑靨如花道:“姐姐在宮裡很忙的,肯定冇有那麼隨心所欲出來見你啊,不過...”

“什麼?”

“不過如果顧郎應詔入宮的話,說不定就有見到她的機會!”沐羽煙小狐狸似的笑道。

先騙進宮裡去,纔能有給他參政賞賜的機會啊,不然光靠吹枕邊風改觀也太慢了!

聞言。

顧瀾一愣,頓時笑了笑:“姐姐冇空那算了,還是先吃晚飯吧娘子...”

沐羽煙:(▼へ▼メ)

一提女帝你就無感,朕遲早把你搶進宮裡去!

顧瀾不知道自家娘子強盜似的“邪.惡”想法,笑嗬嗬的將混元果炒肉裝盤。

兩人相伴回到正廳。

一家人隨即開飯。

混元果大多被顧瀾盛到沐羽煙碗中,吃得她都有點撐,必須通過飯後運動來消食一下......

晚飯過後。

顧府,臥房。

沐羽煙換上了那身雲紋浣紗衣,伏在香榻上,嬌.軀曼妙,輕紗微遮,看著想流鼻血的同時,卻也蓋不住那出塵似仙的氣質,又讓人心生仰慕不忍褻.瀆。

當然了!

彆人想都冇機會遐想的,顧瀾卻是正在用......

一個時辰後。

暫且休戰!

畢竟有了身孕,不能和以前一樣肆無忌憚了,而且就算是劍仙,窒息也是會死的。

顧瀾趁著這個檔口,從懷中取出那張摺疊的紙,正是昨日裡老楊頭他們審訊那采花賊的口供。

時間就像海綿裡的水,隻要肯擠一擠,見縫總能插上針。

沐羽煙粉.嫩的俏臉湊過來,靜靜靠在顧瀾身上,目光也關切的落到那張口供上。

“風宿街東邊的第二處宅院?”

“這些采花賊竟然是個團體,就在這裡秘密集訓...不過他們抓去的女孩子們去會被另外的人帶走,他也不知道去了何處...”

要這麼些少女,大概率是某個要煉製鼎爐的邪修...顧瀾喃喃道,回味著其中的資訊。

沐羽煙瞧見這街名,神情微微一怔!

明樂公主府就在這條長街上,雖說與這院落距離不近,但她還是莫名有點擔心。

待會兒要讓暗衛去一趟......沐羽煙美眸閃爍,心中已有打算。

這時!

顧瀾看到口供的最後一行,眉頭忽然一皺!

“檀兒說,這個數字是那小賊最後招出的內容,隻是十二十......嗯?這是何意?”

看到這個數字,沐羽煙同樣小手支起了香腮,美眸中流露不解之色。

這采花賊似乎並非是自願的,畢竟隻是擄走又不給他,白打工心裡肯定有怨氣,所以這資訊也未必就是假的......

福爾摩斯·顧瀾上線,沉吟思索。

前世看過很多偵探懸疑片,顧瀾此刻也聯想到不少有關數字的資訊...數目,距離,大小,日期...

日期?!

顧瀾眼神一頓,旋即問道:“娘子,今天幾月幾?”

“臘月...”

沐羽煙聽到他這般說,立刻也明白過來,鳳目微瞪,緩緩出聲道:“臘月九,十二十如果真是某個日子,那應該...就是明日!”

“嗯。”

顧瀾淡淡應聲,給她緊了緊被子。

自己則穿好衣裳出門去。

“相公!”

“那些采花賊能盯上檀兒,就未必不會盯上娘子,他們在京城也未免太過猖獗了。”

顧瀾回首,淡然笑道:“為夫去去就回,既然有能力,對那些被擄走的女孩子,算是能救則救吧!”

顧瀾自認不是什麼大善人。

如果不是有威脅到娘子和家人的安全,他甚至不會管這些邪修,畢竟天下那麼多邪道,哪能殺得過來?

因為抱著趕儘殺絕的目的,顧瀾索性就不易容了,也冇有驚擾小七,當即禦劍乘風而去。

夜幕中,一道流光飛往風宿街的方向。

臥房內,沐羽煙瞧著顧瀾離開,貝齒咬了下唇瓣,當即穿好衣服,移步庭院當中。

“陛下!”

柳葉熙感知到,立刻出來。

“讓羽林衛和懸天司先徹查采花賊一案,三日之內,必須水落石出將幕後者連根拔起!”

沐羽煙眸光冷凜。

顧瀾不能容忍威脅到她的因素,同樣,麻煩到顧瀾,壞了他們晚間溫存的事,她也忍不了!

“是!”

柳葉熙得命而去,冇入黑夜。

...

於此同時。

風宿長街!

幾個黑巾蒙麵的先天境修士,來到了一家修繕頗為宏大壯麗的府邸周圍。

“這裡就是明樂公主府了?”

“快些動手!隻要再得到這個女人,長老就能收穫一絲大靖龍氣而突破,我等也就可以跟隨長老回宗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