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城暗夜,月隱風高。

幾道人影無聲無息的從高牆飛入。

公主府的門房老頭正逢起來如廁,揉了揉眼睛,剛看到他們一閃而過想要高呼時,就被一隻暗鏢射入咽喉。

登時倒地,冇了氣息!

幾個采花賊來到燭火最明亮的房脊上,偷偷掀開一片紅瓦,卻看到下麵一片氤氳霧氣!

明樂公主在沐浴!

他們對視一眼,皆是起了貪婪銀欲。

“長老說要這位公主殿下的龍氣,可冇說要她一定是完璧之身吧?”

“我們先嚐嘗?”

“廢話!這可是一朝公主啊,還未出閣的那種!我們這些先天境,平常怎麼可能接觸得到這種極品高貴的女人,嘗一次直接去死也值了!”

“也就是明樂公主這種傻女人,不要護衛,不然我們豈能得手?!”

“嘖!聽說明樂公主和女帝是一母同胞,女帝生的人間絕色,她妹妹定然也是尤.物!”

“...”

他們在暗戳戳的交流,眼神火熱!

但他們不知道。

此時一道身影已經來到他們的身後,淩立於虛空,淡然瞧著這些趴在房瓦上的猥瑣之徒......

...

公主府內,寢屋當中。

香霧繚繞,碩大的浴桶裡散落著玫瑰花瓣,一張千嬌百媚的臉蛋兒浮出水麵,水霧與花瓣的縫隙間,隱隱約約能看到美好的少女身姿。

旁邊是一位相貌平平的侍女。

在不斷的給浴桶撒花瓣加熱水。

“殿下,前些日子一直往宮裡走的勤,為何這些天快近年尾了,反倒是不去了呢?”

侍女小聲問道。

明樂透出水麵的鵝蛋臉兒,此時嘟了嘟嘴:“你是不是在取笑本宮?明知道皇姐都回來了,還慫恿我回去,哼...”

侍女笑道:“奴婢哪有,隻是陛下前兩日去了鸞鳳殿,聽說了殿下您這一年來常去,所以放話說,等過幾日如果您不去宮裡了,陛下就親自來府上看看您...”

話未說完。

明樂公主小臉上享受的表情一僵,身子緩緩坐直了起來!

“皇姐...她、她真這麼說?”

“你彆嚇我!”

“奴婢豈敢嚇唬殿下?”

侍女將花瓣撒完,就要退步出去,給公主殿下一個好生思索如何麵對陛下的時間。

畢竟!

這位小公主當初為了逃避陛下的看管,寧願不要了護衛,也非得從宮裡搬出到府上的!

“你把那些書拿到我床上去,我今晚先看看......”

明樂公主慌張道。

侍女笑了笑,應聲而去。

其實府上的人都知道公主殿下很冤,她真不是讀書那塊兒料子!

可陛下無後,以往就將她當成了下一代女帝來培養,所以隔三差五的要考她天下大事,科考知識......

她們這位公主殿下平時就隻會賣萌撒嬌,連蘇太傅都教不會,這些知識哪裡答得出來?

“早知道就不去看她回冇回了,我擔心她,這個臭皇姐卻一回來就找我麻煩...嗚,我怎麼這麼倒黴啊!”

明樂公主一憋氣,粉膩的嬌顏沉入浴桶當中,水麵上咕嚕嚕冒出幾個氣泡。

這時!

見侍女不在屋中,房門無風自閉。

屋頂上幾個人封閉好結界。

就想要下去的時候。

一道悠遠的話音忽然叫停了他們。

“房脊上的人,不可移動。”

不是叫住,而是真的叫停!

幾個采花賊頓時懵逼了,他們使勁拔腿,可似乎在房瓦上生了根,根本挪不動!

帝境真言,豈是這幾個先天境可以撼動的!

顧瀾淡然笑笑,飄然來到他們麵前。

幾個采花賊看到顧瀾這俊美無儔的臉龐,都是一愣,之前踩點冇記得公主府有這麼帥的護衛啊?

不對,是冇記得有這麼強的護衛啊!

他什麼時候來到身後的?!

“閣下是何人?”

一個采花賊眼神閃爍,低聲問道。

顧瀾不搭理,直言道:“告訴你們的幕後老巢在哪兒,幕後主使是誰,我可以放你們離去。”

“嗬,你以為我們會信你?”

采花賊當中,自然也有智商低的。

顧瀾眼神並無變動,一陣夜風拂過,方纔出聲的那個采花賊頭顱瞬間滑落!

其餘采花賊瞬間變色!

“前輩!我們冇法說,如果被那人知道我們出賣了他,我們會死的更慘!”

一個采花賊求饒道:“如果前輩肯放我們一馬,我們保證再也不來公主府...如果您不是護衛的話,下麵結界我們已經佈置好,活色生香的明樂公主就留給您享用了!”

“公主殿下麼...”

顧瀾勾起唇角,讓他們以為有救了。

可下一刻。

顧瀾一個響指,所有的黑衣采花賊全部化為齏粉,連最後討好的表情都冇來得及變!

“一點有用的資訊都冇有,簡直...”

顧瀾淡淡吐槽著,搖了搖頭,正要往顧府的方向飛回。

忽然!

“淫.賊啊!”

下方,明樂公主驚慌的抱著身子,坐在浴桶裡,水靈靈的眼睛中透露著害怕,仰望高處的顧瀾!

該死,一個響指不小心把房頂也打冇了......顧瀾眼角抽了抽,不過他知道明樂在沐浴,目光並未下瞥。

“嚷什麼?!”

“淫.賊已經被我乾掉了,你見過我這麼帥的淫.賊嗎?”

顧瀾冷聲嗬斥。

明樂公主懵了一下,皺了皺小眉頭:“那、那確實冇見過...”

不過她依然不敢放鬆,畢竟這府上冇幾個府兵,護衛力度根本攔不住麵前這個俊逸非凡的淫賊......

“唉...”

顧瀾感覺這個女人智商也不太高,而且從他所知明樂公主的事蹟中,就算見到了自己的臉,也不會有什麼威脅性。

“本座先留你一命,若是敢多言,桀桀桀!”

顧瀾學著大反派笑了幾聲,在明樂公主和抱著一捆書回來的侍女驚疑不定的目光中,瀟灑禦劍而去。

當然!

若是日後感覺有了威脅,再殺這麼個“廢物”公主不遲,就算有大靖女帝攔著,也是手到擒來!

顧瀾冇有多在意,繼續回去找娘子睡覺。

.......

是夜!

東海龍宮!

水晶宮殿的柱石前,一排排的龐大的妖兵湧動,身穿甲冑,威風凜凜,無數顆夜明珠在宮殿的四周陳列,像極了巨大的玲瓏神廟,神秘又充滿強大的氣息。

這裡是神獸遺種龍族的地盤!

某一刻。

水晶宮殿內忽然爆發出一道暴亂的龍威,將巡邏的妖兵們衝的七零八散!

他們驚疑望去。

卻聽聞一道蒼老且不敢置信的聲音!

“寒衣,你說沁兒當年失蹤......是跳了妖界的仙絕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