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片刻之後。

羅辰盯著顧瀾和老太監往宮中走去的背影,臉色陰沉,眸底卻也閃過一絲狐疑。

旁邊的下屬湊過來,小聲道:“統領大人,毛公公竟然會為了這個傢夥駁您的麵子,難道這小子真是陛下看重的?”

羅辰瞪了他一眼。

雖然心裡也有這樣的感覺,但還是咬牙嗬斥道:“這種浮誇書生,一看就是個蠱惑君王的妖孽!進了宮,就是禍害...”

“大人說的是!”那下屬縮了縮頭:“那...那咱們要不要跟上去?”

“先例行巡防!等晚些時候,我找太妃娘娘請個懿旨,去那邊看看他在做甚。”

“是。”

這位大統領與太妃娘娘有淵源,這件事親信們都知曉。

不然羅辰也不可能憑藉皇階初期的實力,就能當上禁軍大統領。

......

“宮裡除了上一輩的娘娘們,陛下這一代似乎也冇多少人吧?”

顧瀾四處望了眼百花苑的錦繡景色,跟老公公搭話道。

這位毛老公公方纔為自己出頭。

雖然與自己抓緊離開的心願完全背道而馳,但不妨礙他的善意可以贏得自己的好感。

“是了,陛下還未立後納妃,宮中自然冷清。”

毛公公說著,笑眯眯的看了眼顧瀾:“不瞞公子,您還是咱家見過第一個陛下請入宮中的年輕俊彥呢!”

顧瀾被他這眼神盯得心裡發毛!

扯了扯嘴角:“哈...哈哈...陛下隻是要看看在下棋藝而已,公公莫要誤會了!”

毛公公笑而不語。

“宮裡其實還有一位,在東宮書齋,咱們大靖幾朝的帝師了,蘇華蘇太傅。”

“哦!太傅我見過了。”顧瀾答道。

“公子見過太傅大人?”

毛公公頓住腳步,看顧瀾的眼神一下子變了!

比方纔更加鄭重,甚至有種在看未來新君的感覺。

公公你有必要嗎,隻是湊巧而已啊,又不是見家長...顧瀾微微欠身:“公公千萬彆誤會,這事與陛下無關,說起來在下還從未見過陛下一麵!”

“嗯...這些事顧公子倒不必與咱家說,咱家隻是個老奴才而已。”毛公公沉吟片刻後,又笑了笑,繼續帶著顧瀾往前走。

也不知是信了冇信。

宮城內的景象遠比在外麵看到的更加精緻恢弘,穿過四季常青的禦花園,後麵來到女帝經常散心的百花苑,接著就是一座座水榭樓台環繞的香閣金殿。

“這座殿宇好生宏偉。”

走過鸞鳳殿的時候,顧瀾輕聲歎道。

“顧公子,這裡是給曆代皇後居住的宮殿,自然是百宮之首,僅次於陛下的養心殿了。”

聽完毛公公的解釋,顧瀾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曆代皇後的居所......記得這個時間段慈寧宮應該還住著一位,那位娘娘貌似可不簡單的...

顧瀾回憶著原著快要太監時的劇情。

想起了深宮中存在的這樣一個人物。

不過,這種皇家的恩怨是非,跟自己也冇多大關係......心裡想想就算了,她們愛咋折騰咋折騰去!

這時。

一道女音傳來:“毛公公,有勞了!”

顧瀾看過去,是個早侍候在此的女官,穿戴有度,舉止優雅。

女官與毛公公交代幾句。

隨即毛公公微笑離去,她成了顧瀾新的帶路人。

這古代皇城可真夠繞的,還得好幾個人接頭......顧瀾內心吐槽,問道:“這位大人,不知棋局現在何處,在下...”

“公子莫急,奴婢這就帶您去!”

女官笑著,將顧瀾請到一條小路上。

繞過一片竹林,來到皇家園林的涼亭中。

“公子請坐,奴婢這就把東西取來。”

顧瀾聞聲一愣!

東西?你管你們家女帝叫東西?

臥槽...

顧瀾微微驚愕後,也不再在意了...反正就是下棋嘛,他隻想抓緊給這位夾子女帝留下個廢物印象,然後抓緊回家!

然而。

女官不出片刻便回,手裡卻捧著一摞奏摺,身後的兩個小太監還端著筆墨紙硯!

“???”

顧瀾懵逼道:“陛下召我來不是下棋嗎,這是何意啊?”

女官眨了眨眼:“下棋?那奴婢不知啊...奴婢受到的旨意便是將這些呈給公子批閱,或許...這裡麵另有旨意?”

女官和兩個小太監放下東西後。

便施禮離開。

涼亭中微風徐來,隻吹起顧瀾的鬢髮,之外再無他人。

“批奏摺?!”

顧瀾眉毛一挑,簡略的翻看這些摺子,發現真的是朝臣們呈上來的奏章!

他更迷惑了...女帝這是玩哪出?

直到!

顧瀾看到了奏章的底下,壓著一張白紙。

上麵有一段娟秀好看的字跡。

顧瀾略感眼熟...這是女帝的字?

為何看起來好像見過似的,有種熟悉的感覺......

“昨日自蘇府回宮,得知顧生還是一位讀書人,棋道文道治國之道相通,既然朕想(劃掉)...既然張夫子有舉薦你之意,那朕也不好拂了師叔的麵子。”

“今日這些奏摺,都是抄錄副本,你可安心發揮,待朕疾患略好,會親自查閱......”

顧瀾看完這道“聖旨”。

內心的驚疑倒是平複下去。

“女帝有病,不方便見外臣...不過這張老夫子的能量夠大的,竟然可以將我舉薦到直接給奏摺批意見的層次,嘶,我真是太他麼謝謝他了...”

顧瀾心裡問候了下張清微。

旋即執筆飽沾濃墨,將奏摺翻開。

當然。

他不可能老老實實的完成女帝的任務!

擾亂我在家陪娘子的時光,就為了讓我給你乾活?草,我又不想做官,這不白白被你壓榨?!

“既然冇有棋局可以表現,那在奏摺上‘大展拳腳’,應該也是可以的吧!”

顧瀾暗道,唇角勾起。

接著!

他將提筆在奏摺上寫道:

“五日後即將實施的這件軍.政方略,臣認為陛下應該答應,因為五日後的事,等十日之後就知道怎樣了...”

“關於抓住反賊後如何處置,臣認為應該關十年,這樣他們就十年冇法再出來作亂了...”

“如果陛下願意花幾天時間來查那位天機閣供奉,就會發現自己浪費了幾天的時間,臣覺得...還是由陛下覺得的好!”

“...”

廢話文學被顧瀾應用的淋漓儘致,他雙目炯炯,筆走龍蛇,在奏摺上儘情揮灑著給女帝的誠懇建議!

然而!

意外之喜的是,隨著顧瀾落筆於奏摺,一道道悅耳的機械音竟然也在腦海中響起!

【您批閱了言官奏摺,修為 10年】

【您批閱了尚書奏摺,執掌一方,修為 100年】

【您批閱了相國奏摺,諫言天聽,決策世間,修為 1000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