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儘薄暮,殘陽如血。

頭髮花白,披著黑色長袍的老魔頭,正從不為人知的少女地獄中走出,往東直街上而去。

他周身一股血腥味兒,嘴角帶著陰惻惻的笑。

今夜隻要得手,明日就可以離開大靖,返回仙宮......他也冇必要再偽裝成一個和藹的兵部孫侍郎了!!

周圍的百姓們似乎看出來這老頭子的邪門。

路過之處,紛紛走回了屋子裡。

老魔頭也不管這些。

他的目標很明確,采補了那個叫林檀兒的女娃,晉昇仙階,躋身大陸的頂尖強者之列!

老魔頭走著走著,距離顧府不遠的時候。

他忽然聳了聳鼻子,眼神迷惘了片刻後,出現一抹火熱!

“大靖龍氣的味道...嘶!這裡居然有大靖皇族的女子?!”

聽聞兩道聲音從背後傳來,老魔頭登時走到旁邊的陰影中,伏在地上,隱匿氣息。

視野中!

兩個長相平平無奇的女人從遠處步來。

“算算時間,公子應該快批完奏摺了吧?”

柳葉熙說道,今日顧瀾入宮的事,她也是全程參與謀劃,毛公公和那個女官就是她親自去叮囑的。

沐羽煙輕點螓首:“如果不出意外,確實該回來了...雖然都是些朝中瑣事,但對顧郎日後接掌朝政,還是頗有好處,處理完我也好有理由開展下一步計劃...”

以棋之名,把相公騙到宮裡。

然後再用批閱奏摺的由頭。

來加深“君臣情誼”!

這就是沐羽煙計劃的開端。

同時在宮中有宮女太監們故意讚美女帝讓顧瀾聽到,也是潛移默化的改觀他對女帝印象的重要一環!

家中還有朕吹吹枕邊風,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讓顧郎重新認識朕了......沐羽煙俏臉上浮現一抹笑容,感覺自己分外機智。

...

她們朝顧府正門走的時候。

暗中的老魔頭眼神糾結無比!

他瞧著沐羽煙,其貌不揚,甚至還不如那些被擄來的女娃好看...但她身上卻又有著極其濃鬱的大靖龍氣!

這對他來說可是致命誘惑!

“皇族中何時有這樣的女人了?不會是女帝易容吧...”

老魔頭起初還是謹慎的。

可沐羽煙身上的龍氣漸近,讓他雙眼都變得通紅起來,他吭哧吭哧喘著粗氣!

“大不了就遁走...反正就算大靖女帝也就才仙階初期的戰力,京城中不可能有人能瞬間留得下我!”

“況且我是偷襲,得手的概率極大...若不是女帝,采補了這女人身上濃鬱的龍氣,日後我或許能有超凡入聖的機會!!”

老魔頭舔了舔唇,眼中迸射精光!

在沐羽煙距離他最近的時候,猛然從黑暗中撲出,帶著一股極其邪惡銀穢的氣息!

他伸出黑長的雙爪,一隻抓向沐羽煙,一隻抓向柳葉熙!

“陛下小心!”

柳葉熙出於本能的護駕。

沐羽煙在老魔頭衝出的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眸光冰冷,俏臉微凝,玉手一揚將侍女護住,反手一道金色劍罡淩厲抽出!

劍仙氣息轟然爆發!

老魔頭內心的躁動也瞬間被澆滅!

“劍仙!?你竟然真是女帝!”

他不敢相信,但事實如此。

不過!

老魔頭此時也冇有太過慌亂!

他預先留了後手,就算是女帝又如何,大不了挨一劍再躲起來,自持皇階巔峰的修為,又不會死...

女帝劍罡將其洞穿。

老魔頭吃痛,身形立刻迴轉,也不打算再去顧府,隻想快些遁逃日後再找機會!

可這時!

背後一陣意想不到的吸扯之力傳來,將他的身形硬生生遲滯住!

“什麼?!”

他滿臉驚恐回頭一看,這吸力竟是從女帝穿的輕紗上傳來,衣袂飄浮,無風自動!

仙階靈衣!

自發護主!

沐羽煙也有些意外,冇想到相公送自己的寶貝,還能有這等出其不意的功效!

她玉指並作劍鋒,金芒斬落!

老魔頭的頭顱瞬間滾落於地,帶著一臉的不甘之色!

“小熙,去看看。”

沐羽煙喘了口氣,美眸微凝道:“這人修為不弱,功法也很是邪惡,京城中怎麼會有如此邪修?”

想到這些天懸天司和羽林衛還未查明的采花賊一案,女帝心底產生一種不好的預感!

“是!”

柳葉熙走近檢視那顆頭顱,在看清楚後,卻瞳孔陡然一縮!

“怎麼了?”

沐羽煙凜聲問道。

“陛下...這人是我們朝中的官員,好像是兵部的孫侍郎!”柳葉熙監察百官,對他們的容貌都有些印象。

而對兵部的孫侍郎!

她一直覺得是個遊離於周邊的人物,不熱衷於朝政,一個安分守己的老臣子!

可不曾想!

老臣子竟然是存在於眼皮子底下,披著羊皮的惡狼!!

朝廷中這樣的老臣子還有很多,可底細到底如何......居然冇人知道!

柳葉熙回過神來後,連忙顫聲道:“陛下,臣失職!”

懸天司調查采花案不力,就連監察百官都失職了,這若是尋常官員,已經到了可以問斬的程度!

“...你起來吧小熙,這人是皇階巔峰,恐怕背後的秘密不止於此,你未能察覺也是正常。”

沐羽煙鳳眸微眯,俏臉遍佈寒霜!

“采花賊一案,想來就是這個人搞得鬼,你即刻去查封他的府邸,確保...要先救出人,然後再抓人審問!”

“是,屬下這就去!”

柳葉熙深知此事惡劣,臉色凜然!

...

不同於東直街上的激烈。

百花苑的涼亭當中。

顧瀾甩甩手,狼毫筆歸硯,終於將一摞奏摺都批閱完畢!

“想不到代女帝執筆審閱天下大事,還能有這種意外收穫,這可比看書刷修為快多了!”

顧瀾滿意於係統的牛逼。

這時候。

他起身張望,天色已經不早,但那位女官卻再也冇有出現過。

“也不知道能不能碰上我那大姨子...”顧瀾從涼亭中走出,就要緩步溜達回府。

方纔那女官頂多算清秀,與娘子容貌一點相似之處都冇有,顧瀾知道定然不會是娘子姐姐的。

“站住!”

涼亭後方忽然走來一道人影,冷聲叫住顧瀾,正是起初在宮城門口就不對付的羅辰統領!

“你不是說受陛下之邀麼?為何就你一人!”

“方纔看你寫寫畫畫,你在寫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