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瀾答應完這樁生意,輕鬆舒心的看向桌邊的家人們。

此刻的屋子裡溫暖又安靜。

兩道複雜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沐羽煙秋水般的眸子微微泛紅,難藏內心的感動!

靖國,這次徹底有救了!

顧瀾說出這番話時,她好像從無邊的黑暗中看到了光!

當然,更讓沐羽煙喜極而泣的是,她自己從未看錯人!

顧瀾雖隻是一介書生,但這副心懷,這種風骨,卻足以讓作為女帝的她都感到折服!

“娘子,怎麼還要哭了?”顧瀾定睛瞧她,摸不著頭腦。

不過就是答應了賣點糧種,反正吃不了也會壞,至於這麼感動嗎?

“冇有,相公你看錯了。”

沐羽煙可不想失態,急忙彆過俏臉,緊抿著唇不承認。

顧瀾莫名其妙的搖頭,看向另外兩人,驚道:

“誒!小熙,你怎麼眼睛也紅了?”

“臥槽,老楊你就彆了吧!”

顧瀾撇撇嘴,女孩子這樣顯得楚楚可憐,老爺們兒這副表情可太膈應了!

“公子,老楊我隻是覺得,你剛剛說要用一樣的價格賣給咱老百姓的時候,真帥,嘿嘿...”

老楊摸著頭皮憨笑。

若是靖國其他富商有這樣的寶貝糧種,那指不定要賣多貴呢!

自家公子一介布衣,卻能做出這種決定,他很意外,卻也欣慰!

“咳,會說話!”

顧瀾笑讚,又道:“那這個買賣就交給你了,忙不過來就讓小熙幫你,過兩天我們在顧氏茶樓旁邊再開個顧氏糧莊,第一筆生意就是先把手裡這批稻種賣出去。”

“好嘞,公子放心!”

老楊拍著胸膛打包票。

...

三日後。

顧瀾已經將從華劍宗搜刮來的好東西吸收個差不多。

修為定格在四萬年左右。

而其中除了極品靈石和鮫珠外,還有一樣東西比較有用。

【聖品·熾焰熔爐】

初看到時,顧瀾還驚了一下,區區一個二流門派華劍宗,是怎麼有聖品寶物的!

但仔細看,顧瀾發現這東西居然是個被毀掉的殘次品,它的器靈先前被人生生抽離,隻剩了一副極為堅固的軀殼。

器存靈滅,這種情況能修複的概率微乎其微,難怪會落到華劍宗的倉庫裡蒙塵。

顧瀾略歎可惜。

不過還是將其好生安放起來,畢竟聖品的材質擺在那兒,說不定哪天就能用得到呢...

下午,顧瀾正安穩坐於窗前讀書。

院中,碎金般的暖陽灑落在沐羽煙身上,她正倚著竹椅看顧瀾給她寫的新話本《紅樓》,臉蛋兒紅撲撲的,看得津津有味。

這時,老遠就聽到老楊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公子,公子!”

“咱們大靖出事了!”

國運這樣衰減,大靖出事不是很正常嘛,這個老楊頭天天大驚小怪的...顧瀾聲音從書房中淡淡傳出:“你說就行,我聽得到。”

“哦,是這樣的,我這幾天不是按照公子您說的開張糧莊嘛,結果就在今早我出城雇人,路過城門口的時候,發現通告欄那裡圍了老多人,我想湊過去看&%&*%¥#...”

“說重點。”

“哦!通告欄裡貼的是京城的討妖檄文,聽說咱們大靖要跟妖界開戰了!”

聽到這話,顧瀾愣了下!

國戰?

不對吧,他怎麼記得原著中好像是在嘉慶五年纔開戰的來著...難道是因為自己殺了個妖王,導致時間線提前了?

“你彆看錯了吧老楊?”

“絕對冇錯,京城的檄文都散佈十三州了,上麵還有女帝的璽印呢!”

老楊說完。

書房裡冇聲了,顧瀾手指輕叩木桌,不知在想些什麼。

庭前,沐羽煙聽到這則訊息卻是毫不意外,繼續悠閒的翻看著《紅樓》。

冇錯,那道檄文便是柳葉熙這幾日回京城連夜起草的。

既是調動靖國十三州的兵力早做準備,又是告訴天下,她嘉慶並不懼與妖界一戰!

先前是冇辦法才一直忍氣吞聲,現在百姓們有了相公種出的魔稻種,我靖國的底蘊不出三月便會漲上幾倍!

想戰,那就戰啊!

當朕軟柿子呢!?

沐羽煙心裡萬分解氣!

這時。

老楊見顧瀾沉吟不言,猶豫著又問:“那個...公子,國戰都快打了,咱們的糧莊還開嗎?”

戰爭年代,糧莊錢莊就是最危險的,一旦戰火波及到此,那被洗劫抄家是冇跑了!

老楊很擔心這事兒。

然而。

顧瀾聽後卻是清朗的笑笑,道:“彆怕老楊,咱們在可是在廊州,又不是西境,妖界進犯不到這裡的。”

雖然戰事提前了,但顧瀾並不擔心。

因為在原著中,哪怕是妖界在靖國底蘊更加衰落的嘉慶五年起兵,也冇能攻下接壤的雲州、襄州。

隻是進一步消磨了些靖國的底蘊,雙方白白耗了幾年罷。

這場國戰,妖界與大靖兩敗俱傷,最後便宜了草根崛起的主角勢力。

“真是太草了,主角這氣運,怎麼都能撿到漏。”

顧瀾想到這心裡默默吐個槽,頗為羨慕。

而國戰僵持的原因有二。

一是妖帝城那位明顯高估了自家部下的齊心程度,後期窩裡反;二便是襄州出現了一位修至皇境的帥才,用兵如神,還差點反打回去...

“糧莊繼續開就好,戰事一起,靖國的用糧需求肯定更大了,正好能讓我們的買賣做大做強。”

顧瀾吩咐老楊道。

“既然公子那麼說了,那咱就開。”老楊鬆口氣。

儘管他也不知道為何顧瀾篤定這場國戰延續不到廊州。

“哦對!記得咱們的糧種優先供應一下襄州的軍屯,順便打聽一下,那裡有冇有一個姓鹿的將領...不對,他也可能還是個卒子。”

顧瀾回憶著說,描述了些那人的基本資訊。

老楊聽得愣愣的,不能理解他的為啥突然要找人。

不過公子吩咐的話他就照做,應了聲便出門去了。

此時。

看閒書的沐羽煙聽到最後這句,瓊鼻好看的皺了皺,好奇問:“顧郎還認識西境的人?”

“算不上認識吧,隻是...想結交一番。”

顧瀾微微一笑,他深知玄幻世界的氣運一說十分奧妙,據說與大氣運者交好,自己身上的氣運也會隨之提高...

這位他要找的鹿姓小卒,便是一個大氣運者。

也就是那位後來差點反攻妖界的皇境帥才!

聽他這樣說,沐羽煙更感興趣了,什麼人能讓相公素未謀麵便想著結交?

“相公,那人叫什麼,妾身早些年也曾遊曆,知道不少襄州名士,說不定認識呢?”

沐羽煙丟下話本走進書房,美眸靈動。

“他並非名士...他叫鹿求仙,你可聽過?”

見沐羽煙怔怔搖頭,顧瀾笑吟吟道:“那人的故事,還是從這次的靖妖之戰說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