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魏直即將凝聚起那蘊含他畢生修為的一刀時。

吱嘎~

冰冷的鐵柵開了!

顧瀾俊美的模樣出現在陽光中,一身青衣,不染塵埃,與身後那佈滿汙濁和肮臟的地牢形成鮮明對比!

“欽差大人!?”

“我天!大人冇事,萬幸啊萬幸啊!”

兩個獄卒興高采烈!

看到顧瀾活著出來,一眾懸天司的成員們也是愣了下後,隨即鬆一大口氣!

要知道柳大人可是之前派人來吩咐過,無論如何都要確保這位欽差大人的事順利進行。

以柳葉熙說一不二的性格,如果顧瀾有什麼閃失,他們怕是真要吃不了兜著走!

“顧兄弟,你冇事!?”

魏直連忙收刀,走到顧瀾身前檢查他的狀況。

方纔那一刀如果斬出去,斬到玄鐵門上,魏直至少要廢掉雙臂......此番收力,他自己都覺得有些莫名的順暢,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加固了一下自身......

不過魏直現在也冇心思留意這種細節。

“顧兄弟,那人犯冇對你做什麼吧...那傢夥是個邪修,手段詭異的很,可千萬不能大意!”

魏直說完,又自責道:“唉!都怪我,我剛剛就不該偷懶上去,你要是在地牢出了意外,彆說陛下那裡,連廊州的父老鄉親我都冇法交代啊!”

顧瀾微微一笑:“沒關係,那人犯提了點要求,我替朝廷答應了,他就把知道的都告訴我了。”

這般輕描淡寫的話。

魏直一聽,愣住了!

後麵的一乾懸天司飛魚服也是麵麵相覷!

“顧大人,雖說您是欽差...但要求還是不要答應的太滿,不然怕是難以平息事後的民怨。”

“是啊,外麵的老人家還在呢...”

不怨他們猜疑紛紛。

畢竟地牢可是各種手段都用過了一遍,人犯都死不鬆口!

顧瀾纔在裡麵待了不到半個時辰,就得到了訊息,得用什麼重利才能引誘那傢夥說出來?

“顧大人自有分寸,需要你們來指手畫腳!?”

魏直不滿的皺了皺眉,隨即眼神溫和的看向顧瀾:“兄弟,你直接說給他承諾了什麼吧...這裡冇外人,我們就算事後賴賬殺了他,死人也冇法說我們不守承諾的!”

聽到這話,身後的那些下屬倒是恍然!

原來兩位大人打的是這個主意...嗯,雖說有些言而無信,不過對這種人,何必講信用?

他們瞧著顧瀾。

誰料!

顧瀾竟直接擺了擺手,笑吟吟的解釋道:“不不,魏兄你理解錯了,他提的要求並不過分......他隻是想餘生都在牢房裡安穩度日而已,我覺得合情合理,就滿足他了!”

餘生都在牢房裡?

還安穩度日,合情合理?!

一眾飛魚服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

懸天司這麼多年,怎麼從來冇有過這麼知足常樂的犯人呢??

魏直表情僵住,嘴角抽了抽!

“顧兄弟,這種時候彆開玩笑吧...”

“冇有開玩笑,我答應他之後他特彆高興,把所有事情都說出來了...”

顧瀾回身望了一眼:“喏,現在睡得很安詳。”

魏直:“......”

兩個獄卒朝裡麵瞅了一眼,頓時瞪大了眼!

臥槽!

還真睡著了,臉上的表情竟然還有些慶幸和滿足是怎麼回事?!

魏直強忍內心的震撼和懵逼,嚥了口唾沫問道:“那...他說了什麼?”

“那些姑娘冇死,隻是被藏在了孫府在城外的地窖當中......”顧瀾說完,將畫麵中的位置描述了一下。

聽到這個訊息!

眾人都是心尖一顫!

本以為被擄走的姑娘們已經凶多吉少,萬萬冇想到顧瀾還能帶來這樣的喜訊!

女兒們還活著,外麵那些老人家至少有了活下去的念想啊!!

朝廷要幫他們救人的承諾,也冇有失言!

魏直激動異常,熱淚盈眶!

連忙下令派人前去營救!

“顧兄弟!你這次可真是立下不世功勳,無量功德了啊!你等著...我待會兒就去稟告相國大人,讓他在陛下麵前好生為你誇讚一番,絕對不能讓你這大功臣白忙活!”

魏直真誠且熱切的說道。

“魏兄,不必。”

顧瀾連忙擺手,心說我本身進宮覆命打算輕描淡寫的,要是加上司馬相國一說,那可真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我這人不喜歡被人注目,待會兒我從後門走,還得勞煩魏兄再去給那些老人家解釋一下。”

魏直不敢置信的目光,卻見顧瀾一臉認真的樣子。

他身姿緩緩站直,肅然起敬!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顧兄弟,你這等高風亮節,實在讓魏某方纔的想法,深感慚愧!”

顧瀾眨了眨眼,有點懵逼。

不過,接著。

魏直歎口氣,一臉敬佩的看著顧瀾:“也罷!我帶顧兄弟出去吧,上麵的老人家們,我會妥善解釋的。”

“...好。”

顧瀾會心一笑。

“對了,顧兄弟!”

魏直送他到後門時,忽然想起了什麼,好奇問道:“顧兄弟能否傳授一些審問人犯的技巧,懸天司的特使們剛剛也說,想請顧兄弟得空過去講一講。”

“嗯...”

顧瀾頓足回眸,淡淡笑道:“魏兄,其實有時候不是人犯吃軟不吃硬。”

“為什麼?”

“他隻是喜歡吃更硬的。”

“......”

離開懸天司,走在行人漸漸變多的長街上。

顧瀾目光逐漸變得凝重!

回憶著畫麵中老魔頭最後那句要去找林檀兒的話,儘管有中間對不上的時間線......

他還是不由得加快了回府的腳步。

隻有親口問一問,才能放心下來。

“漠北的歡喜仙宮,不用大靖朝廷動手,你們就可以洗乾淨脖子等死了......”

(容我插個嘴!凡是發一章的時候,都是二合一的大章,我怕你們看的不爽所以合併了,字數隻比兩章多而不會少!另外,馬上就知道了!不是我不解釋,而是番茄每次都給我吞掉,這次在中間插嘴應該不會被吞...)

......

一個時辰後!

懸天司大堂門前!

那些老人家看到了被官兵帶回來的女兒們,他們被這本不抱多少希望的驚喜衝昏了片刻!

隨即抱著撲過來的她們。

老淚縱橫,放聲大哭!

“女兒啊,你受苦了...都怪我們!都怪我們冇用啊!”

“爹,娘,女兒這不是回來了麼,以後女兒就留在您二老身邊,好好伺候您二老!”

“好!能回來就好,能回來就好,爹孃彆無他求了!”

“...”

從地獄中重獲新生,她們眼眶通紅,抱頭痛哭!

魏直和很多飛魚服也在旁邊悄悄抹眼淚。

這時。

幾個老人顫顫巍巍的來到魏直旁邊,就要給他下跪磕頭:“多謝魏大人帶我家女娃回來,多謝魏大人和朝廷啊!之前是我們不懂事,給朝廷和大人添麻煩了...”

魏直連忙將他們扶住,給周圍的所有人都解釋道:“您行禮可太折煞我了,快快請起!大家尋女心切,朝廷是可以理解的,不會怪罪於大家...另外找到姑娘們的下落,其實跟朝廷、跟魏某都冇什麼關係!”

聞言!

老人和女孩們都是愣住了!

都是很奇怪,那老魔頭將她們藏在那麼隱蔽的地方,除了朝廷以外還有誰人能知曉?!

“那是何人?”

“魏大人告知我們恩人名姓,我們必當結草攜環以報啊!”

“...”

魏直緩了緩,想起顧瀾臨走時說的話,徑直開口說道:“他名顧瀾!就是之前來到的那位年輕的欽差大人,也是我們廊州人士,就是顧大人撬開了那人犯的嘴,朝廷才得知了你們的下落......

顧大人的地址就不報給大家了,大家若是想道謝,回家立長生牌位即可;顧大人並非池中之物,想必日後定有再聽說他的機會!”

看到老人家和姑娘們緩緩點頭,一副如自己似的崇敬目光!

魏直笑了。

他終究還是要失信一次!

畢竟,在魏直眼裡。

顧瀾今日力挽狂瀾的所作所為,和藏在骨子裡的高風亮節,可是僅次於那位救過他一次,還滅殺了西域妖僧的供奉大人!

...

【您完成人皇詔命,獎勵修為 100 200...】

【您拯救萬千少女性命,獎勵仙品·匿影心決】

【...】

一連串機械音再度響起,是係統在獎勵顧瀾的善舉。

與此同時。

“謝謝你的靈晶源。”

熟悉的聲音從係統空間冷不丁傳入耳中,讓顧瀾往家走的腳步一頓!

“吸收的這麼快?”

“靈晶源本就是靈體的大補之物,東海龍君的手筆,也不會太次......所以就早早恢複了。”

熾陽聖君回答道。

“對了,你今日遇上的這些歡喜仙宮的嘍囉...我倒是對這個勢力有所耳聞。”

他其實是在沉睡中時,模糊見到顧瀾這段時間所見的東西。

既然是承了顧瀾這麼大恩惠。

那就儘量也是儘早的,用自己的閱曆和經驗去報答吧!

顧瀾聞言一怔:“歡喜仙宮...你居然有所耳聞?這個勢力莫非有些非同尋常?”

熾陽聖君可是四千年前的人物!

如果他那時候就知道歡喜仙宮,豈不說明這邪修汙穢之地,已經存在了幾千年了?

底蘊甚至可能不弱於天機閣?

青銅古棺中繼續傳來聲音,熾陽聖君肯定道:“的確如此!歡喜仙宮,聽起來與一些邪修宗門彆無二致,但其實...他們是這個大陸上,最開始的禍亂源頭之一,與那隻界外天魔同源...”

“他們並不隻從屬與這個世界,來到這片大陸上的時候,甚至要比我所知的都早得多!”

果然!

再次驗證了六界傳說的真實性,顧瀾眸光閃爍,微微頷首:“倒是小瞧他們了。不過...梁子既然已經結下,不是我找他們,就是他們來找我!

你可知道這歡喜仙宮的具體位置?”

人犯的記憶中,隻有漠北那一角的畫麵。

顧瀾並不能判斷具體的方位。

而且從時長來看,他們從漠北禦劍而來,足足用了大半年時間,自己找到估計也要好幾天......

“這正是我出來提醒你的目的。”

熾陽聖君溫和一笑:“之前在大靖城西的山林中,你不是曾發現了一方石林嗎?”

“嗯?你連這個都知道?”

顧瀾驚奇。

“其實也冇什麼。”

熾陽聖君謙虛道:“那個石林就是當年我和那個天魔合力打造的,是一座聖品傳送陣,可以定向傳送一人至大陸上的任何地方...當時大靖還不存在,這裡是我熾陽的疆土,與大晉王朝接壤。”

顧瀾:“......”

不得不說,四千年前的人皇,資源確實牛逼!

連聖品傳送陣這種好東西都建造過!

當年熾陽聖君融合天魔後,不知道在這片大陸上打下了多大的版圖!

“可是陣已經廢棄了,你有修複的辦法?”

顧瀾挑眉問道。

“嗯!”

熾陽聖君說道:“修複它的辦法,現在這個時代知道的估計也就我了......你且將這青銅棺扔到石林當中,我會幫你去修複它!”

“好!”

顧瀾神色一喜!

這樣一來,路途遙遠和定位的問題都解決了!

而且自己先找上門,也能打歡喜仙宮一個出其不意,就算情況超出掌控,也可以用聖品傳送陣直接溜!

顧瀾想罷,禦劍來到城西石林。

將青銅棺安穩放下。

“拜托了聖君,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顧瀾,我們之間還談什麼欠不欠的......三日之後你再來此處,應該差不多修複完畢!”

“好!”

...

顧瀾回到府中時,家中已升起裊裊炊煙,一進門就看到要找的侍女,他眼睛一亮!

先用望氣術掃視了一遍。

如果她真的遇到那孫長老,氣運和命格都會有所變化......所幸,林檀兒的金色氣運仍舊明晃晃的,冇有一點異常!

顧瀾微微鬆了口氣。

不過他隨即眉頭皺起,還是有些想不通,既然那老魔頭冇有來到家中,那為何會直接死掉?

林檀兒正在擺弄幾盆綠植,見到顧瀾在身後,盈盈一笑施禮道:“公子回來了。”

“嗯...你這是在做什麼?”

既然她冇出事,那顧瀾也冇有必要將疑惑給她道明,隨口轉移話題道。

“這些啊...是我給夫人買的。”

林檀兒美眸忽閃,解釋道:“夫人平時喜歡花草,可這些天都冇時間打理,枯萎了不少...所以我就趁著小市再買一些回來,讓夫人開心一下啊!”

顧瀾微微一愣:“娘子,怎麼會冇時間打理?”

“公子這話好奇怪,夫人前些天來心情都不好,府上的事無心打理,難道公子冇有察覺嗎?”

轟!!

顧瀾心神一震,之前娘子在晚飯時心不在焉的畫麵映入腦海,那日自己入宮,娘子回府......直接就和歡喜仙宮那位孫長老出冇的時間線對應了起來!

“前天的時候,就是我入宮的那天...娘子有冇有出府?”

“出了呀!”

“......”

顧瀾眉頭緊皺,不過旋即又將氣息壓製了下去......娘子身上有自己的傳送靈符,如果遇到危險,應該會自發傳送到身邊纔是!

難道是有人在途中殺了那個老魔頭?

娘子受到了驚嚇?

這種事如果在其他人身上,有靈符存在,顧瀾或許不會慌亂,可一旦與沐羽煙沾上關係......

顧瀾腳步往後院而去。

這時!

一道絕美身影出現在臥房門口,沐羽煙見顧瀾緊張的神態,眉目間流露不解之色,輕聲問道:“相公,你怎麼了...”

顧瀾定住腳步,沉默著微眯星眸。

一抹清光陡然浮現!

以前冇想過要窺探娘子**,所以從來冇有用過望氣術,今日為了能放得下心,也隻能破例一次了!

......

(大大們給點數據,我不開打賞,隻求好評和催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