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漠北,腹地。

黃沙飛揚中,一片綠洲坐落於此,仙霧繚繞的琉璃宮殿,顯得神聖非凡。

可就是這樣一座富麗堂皇的仙宮。

卻是人間最為藏汙納垢之地!

靡靡之音,不絕於耳。

除卻主殿中那兩個大腹便便身材臃腫的男人,無數長老、弟子的側房中在發生采.補的不堪場麵。

采陰補陽,或是采陽補陰,每時每刻都在發生。

而這一切的源頭。

都是外門在大陸上不斷找來可憐的少年少女,作為爐.鼎,在地牢中不斷教化鞭笞而來!

主殿當中!

兩個肥胖男人氣息不俗,一個仙階中期,一個仙階後期,不知吸取了多少少女的精血修成的,便是這歡喜仙宮的大宮主和二宮主了。

“老大,今年咱們人間界的收成可不好啊,各大皇朝的長老,帶回來的爐.鼎資質都不佳。”

壓著一個婦人,二宮主肥豬似的哼哼。

婦人也是宮中的長老之一,此番就是在享受反哺的過程。

“還好吧,隻要上麵不怪罪下來,我們就冇什麼大事...人間界又無人能奈何得了我們。”

大宮主搓了搓小鬍子,笑道。

二宮主很快結束了反哺,拍拍肚皮讓婦人去換下一個,氣喘籲籲道:“對了,老三怎麼還不見回來,她周遊列朝,需要這麼久?該不是被哪家小白臉迷上了吧?”

“不是。”

大宮主解釋道:“宮中一個長老死了,死在大靖都城...她知道訊息後,索性就想將殺孫長老的人帶回來處刑。”

“哦!”

二宮主點點頭,眼色陰厲:“連我們仙宮的長老都敢殺,怕是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帶回來也好,既然能殺長老說明修為高,不管男女做成爐.鼎,供弟子們修行個幾千年,也算老三冇有白跑一趟!”

“嗯......”

大宮主不再多言。

二宮主看到新走來的女長老,皺了皺眉:“本座今日修行的夠了,你下去吧,從地牢裡換個雛兒上來!”

“是!”

話音剛落。

二宮主剛想說也給大宮主帶一個,張了張嘴,耳邊忽然傳來一陣清晰有力的腳步聲。

他們都是仙階強者。

耳力不凡。

立刻轉頭望去,就在女長老要去往的宮殿門口,此時走進來一個刀客,他低著頭看不清臉,可渾身的氣息卻高深莫測,讓他們深皺起眉頭,聚神於雙目都看不透分毫!

女長老與刀客擦肩而過。

她還略感驚訝。

這男人生的孔武有力,麵容陽剛,怎麼宮中冇見過啊......難道是大宮主最近換了口味?

女長老心裡癢癢的,走到大殿門口的時候。

她忍不住想回頭看一眼!

可就是這一眼,差點將她嚇死......

刀客來到大宮主和二宮主麵前,端坐高位上的大宮主剛想問句來者何人,接著一道沖天刀光而起!

整個大殿一分為二!

天上的雲層都因此被斬斷,風聲戛然!

而與此同時!

肥豬一般的二宮主身體頓時僵直,黑溜溜的眼珠子中一瞬間滲出恐懼與後悔!

一道細細的血線在他身體正中浮現。

紅白之物,頓時爆開!

刀客拂手,收刀,乾淨利落的再次對著大宮主舉起了屠刀!

“等等!我們是仙界歡喜殿的人,宮中還有太上長老坐鎮,你敢殺......”大宮主眼睛暴突,急忙喝止。

那女長老都看傻了!

腳步定在原地,連喊叫求救都忘了!

然而!

刀客卻並不畏懼,起手又是一刀!

和二宮主臨死前一樣,大宮主身體繃緊,一道血線浮現在他臉龐的中央,順著脖子一路而下!

“聖、聖境......”

他不敢置信的語氣,說完了最後一句遺言!

聽到這話。

女長老徹底癱軟,如爛泥一般跌坐在大殿門口,麵色呆滯。

短短幾息不到!

幾息之前,二宮主還在嫌棄她,要換成剛擄掠來的良家糟蹋......現在,就已經和大宮主一起被斬殺!

誰能想到!

在這片大陸上屹立了幾千年的歡喜仙宮,兩位仙階大能的宮主居然幾息間被人斬殺,慘死殿中!

甚至。

一直到死,連殺他們的人都不知道是誰!

女長老失神的坐了片刻,直到麵前那刀客提刀前來......她方纔還在心裡讚賞過麵容堅毅好看,現在卻隻剩滿滿的恐懼!

女長老連忙跪趴下來,母.狗一樣,對著顧瀾操縱的死士:“前輩彆殺我,你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前麵後麵都可以...好經典的台詞!

刀客嫌惡的撇撇嘴,低沉沙啞的聲音道:“你們仙宮的寶庫位置在何處?”

寶庫?他是來劫財的?

女長老愣了下!

刀客皺眉,寒光凜凜的刀鋒落到她脖頸上,讓她頓時瑟縮顫抖,嚇得七竅流水。

“我知道!我知道!寶庫就在後山...我這就帶前輩過去!”

“好。”

刀客傳出顧瀾的聲音。

女長老在前麵戰戰兢兢的走,一路帶著顧瀾往鬱鬱蔥蔥的綠洲後山而去。

她心裡萬分懵逼加疑惑!

這位前輩這麼強大,難道就隻是因為劫財而來?

如果真是單純為了劫財就啥也不說直接把兩位宮主屠殺,這已經不是草菅人命可以形容,簡直是草率至極!

“前輩莫非是陰神宮的人?”女長老躊躇良久,忍著腿軟,終於試探著問出一句。

“陰神宮?”

顧瀾還真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應該是原著的太監文裡還冇寫到,不過世界已經自發衍生出來。

不過。

既然這女長老如此懷疑,說明陰神宮的地位和歡喜仙宮差不多......而且可能是敵對關係!

“本座如果說是,你就打算陽奉陰違?”

顧瀾不置可否,低沉的笑道。

女長老寒毛炸起,連連擺手:“不敢!不敢!隻要前輩不殺我,我以後就是前輩的奴隸,無論怎樣都不會背叛您!”

她為了活命,不斷的丟出籌碼和資訊。

“我不是陰神宮的人,說說你知道的陰神宮。”

“是!”

女長老憑藉日常修煉成的三寸不爛之舌,在去到寶庫前的時間裡,滔滔不絕的給顧瀾講完歡喜仙宮和陰神宮的過往。

這是涉及到傳說中的仙界和神界的事!

“陰神宮在大陸上詭異莫測,它的宮主無人知曉是誰,據說實力早已超凡入聖,不為世人所知......可他們也有劣勢,因為他們早就從神界中割裂放逐,卻不像我們,在仙界有著歡喜殿作為主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