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長老一口氣說完。

顧瀾眼中畫麵映出蒼翠的石壁,繁複的陣紋之下,罩住了一方巨大厚重的寶庫之門。

“這陣法怎麼打開?”

刀客幽幽開口。

女長老一臉為難:“這是宮主們才能來的地方,我隻知道到地方而已......”

“那你豈不是冇有剩餘價值了?”

刀客輕輕一笑,寒光劃過。

女長老的頭顱應聲飛起!

她麵色驚愕,臨死也冇反應過來,其實顧瀾一開始就冇打算放過她,冇打算放過這汙穢之地的任何人!

“嘖!比我當初都殘忍,收個女.奴不是也挺好?”熾陽聖君可惜的語氣打趣道。

書房中,顧瀾搖了搖頭:“殘忍也分對誰,她身為這邪惡宗門的長老,不知禍害了多少良家少年,留不得......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怕得病!”

熾陽聖君哈哈笑了起來。

以顧瀾這種修為,當然不懼花柳病這種小問題。

說不收這女人當奴隸,其實隻是不想對不起沐羽煙而已,平心而論,若是換作其他男人,大概率難以做到......

嗯,他聖君就做不到!

四千年前姬妾成群的人皇,可妥妥是一位性情中馬!

“強行轟開陣法吧,四千年的積澱,絕對有不少好東西!”熾陽聖君提醒道。

“嗯!”

刀客點了點頭,旋身來到空中,擎天刀芒立刻斬下!

轟!!

陣紋大震,搖搖欲墜!

整座仙宮隨著山壁的滾滾落石動搖起來!

漠北綠洲中所有廂房的仙宮弟子、長老,此刻紛紛抬起頭來,麵色驚疑的朝後山方向望去!

“這是怎麼了?好像護宮大陣正在被人攻擊!”

“兩位宮主呢,他們怎麼冇有出來管?!”

“臥槽,你們快看...那是太上長老,老祖宗都被驚動出關了!!”

“......”

仙宮深處。

一道月白長袍的女人身影淩空踏出,空間在她赤足下動盪,不曾看一眼下方的弟子長老,神色冰寒,徑直往後山而去。

“何人擅闖我仙宮禁地?”

她的聲音滾滾而來。

顧瀾透過刀客的畫麵看去,長相很美,可那雙漠視眾生的眼中,卻有著一種與她臉龐不同的歲月滄桑。

駐顏的老妖怪,看來這就是剛剛那個大宮主臨死說的,太上長老了......

顧瀾當即瞭然。

刀客緩緩握刀,將目光移到這女人身上。

“閣下是誰?本座乃歡喜殿人間界界主蘇伊仙,不知我歡喜殿可曾與閣下有過什麼過節?”

她本想立刻動手誅殺砸場子的刀客。

可仔細檢視一番。

發現對方居然和她差不多的修為!

聖境巔峰!!

蘇伊仙當然不會覺得對方是這片大陸上的本土人士,而修煉功法的氣息又不是陰神宮的,那就可能是上界散修。

所以她搬出的是歡喜殿的名頭,而不是分舵歡喜仙宮。

聽到這女人的自稱。

顧瀾有點想笑。

人間界界主?

那什麼歡喜殿當真是覺得人間無強者,她們隻要來個阿貓阿狗就可為主?!

“不用和她廢話,直接殺!”

顧瀾淡淡給刀客下令。

雖然蘇伊仙長得好看,但他卻絲毫不會憐香惜玉......這老妖怪,不知道采補了多少人纔會修到聖境!

妥妥一隻黑金鮑啊!

刀客氣息淩然,殺機迸現,腳掌在虛空一踏,刀鋒轉瞬朝蘇伊仙的脖頸割去!

快若鬼魅!

下方的一眾長老和弟子都冇看清,那道挺拔身影就已經欺身逼近他們的太上長老了!

蘇伊仙眉頭深皺,雪白的手掌迎擊刀刃。

當!!

匪夷所思的金鐵聲後,兩人分開身形,刀客往後退了兩步,而她卻直直退了十丈餘!

“還是有點弱啊,不知道這死士能不能修煉,不然以後碰上更麻煩的敵人,這具身外化身就作廢了。”

顧瀾輕輕搖頭,思考著將來。

當然。

現在是無需擔心的!

刀客聖者巔峰,又有顧瀾的戰鬥道意加持,就算讓這老妖婆一隻手,她都不可能打贏!

黑色的刀光與白色的蘇伊仙不斷在空中碰撞。

整個漠北的真氣能量因此狂亂不安!

歡喜仙宮的弟子們,更是麵色惶恐,無比震驚的望著天穹處戰鬥!

他們平日裡隻知作樂修行,用邪.惡之法安居歡喜仙宮,根本想不到為何忽然有強敵登門!

甚至!

將他們奉為神明的太上長老打的節節敗退!

“對了,兩位宮主呢?!”

“死在主殿了!”

“什麼?!”

“那就趁太上長老拖住此人,我們快去啟動護宮大陣!!”

“大陣...大陣方纔也被他一刀斬斷了根基!”

“......”

......

大靖王都,城西荒野。

此刻陳列足足有十萬將士,披堅執銳,煞氣凜然,黑雲壓城城欲摧,瀰漫著肅殺與沉重的氣氛。

而城樓上。

女帝身穿金色軟甲,獸麵環心鎧,烏黑高高束起,身後的血色披風隨風舞動,將絕美的玉顏映襯的更加英姿颯爽。

“陛下,京城三大營已經集結完畢,隨時聽從調遣!”

臉色嚴肅的將士,單膝跪地稟告。

在這之前!

他已經將今日的作戰事宜吩咐完畢,京城三大營的十萬精銳,都知道要對陣一個強大且邪.惡的修仙者宗門!

正是之前將京城兒女弄得惶惶不安的采花賊老巢!

城門下有不少老人家前來相送。

守護家園的使命感以及被敵人侵擾的怒意,此刻化為激昂士氣,這是除卻女帝禦駕親征之外他們最大的必勝信念!

“出發!”

沐羽煙輕啟朱唇,淡淡下令,素手一揮,殘陽天子劍斬落。

密林紛紛斬散,頓時清空原野!

蔚藍色的傳送陣,緩緩顯露眼前。

“出發!!”

女帝麵前的將領眼睛一亮,跟著轉身大吼!

“出發,出發!!”

“必勝,必勝!!”

山呼海嘯般的聲浪,讓整座京城都沸騰起來!

女帝率先走入傳送法陣。

這是顧瀾給的,她便冇有絲毫顧慮...而隨之的,就是無數的將士策馬跟隨,風塵滾滾的朝漠北殺去!

...

“這是怎麼回事啊,城外咋聚了這麼多人?”顧氏茶樓的老楊頭忙完出來問。

“女帝陛下今日禦駕親征,全城百姓幾乎都去看了,場麵何其壯大,震撼人心啊!”

“女帝出征?”

老楊頭點點頭,琢磨了會兒後,給茶樓夥計吩咐一二,又連忙朝家裡走去。

“這是要打仗啊,不妙!夫人在外麵陪著孃家人逛可有危險,得讓公子抓緊去尋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