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漠北,歡喜仙宮。

縷縷白綢在空中散落,伴隨著絲絲鮮紅的血!

淩厲無匹的刀罡,如狂風亂蝶,一遍遍的席捲蘇伊仙的身體,留下無數疤痕!

她這麼老了,還要不斷用修為維持容顏。

可見有多麼愛惜自己的臉!

顧瀾就是抓住了這一點,纔會讓刀客玩弄至今,在她親自打造出來的仙宮弟子、長老們麵前羞辱她。

才能為那些被擄來此地的良家孩子們報仇解氣!

而下方!

一眾長老、弟子們也很配合,看著自家太上長老被狂k,一樣的吞嚥口水,眼中忍不住流露貪慾!

“可惡!那是你們的師祖啊,你們不能這樣!”

“長老,可是我們現在也做不了什麼啊,難道要上去一道被那恐怖刀修秒掉?”

“對啊長老!你也彆裝了,你已經暴露了!”

“......”

聽著下方的聲音。

顧瀾以為畫麵中的蘇伊仙會麵紅耳赤,身為老祖宗會臊的無地自容......

可事實是!

她非但冇有難過,反而揚了揚頭,眉眼中流露驕傲之色!

顧瀾:“???”

我尼瑪!

這還是穿越的書中世界嘛,女子都不看重三書六禮了?比前世洗腳城的小姐姐還要開放......

“閣下真是好手段呢...”

蘇伊仙眸子裡閃過一絲厲色。

可隨即!

媚意充斥了那張原本怒火中燒的臉龐,蘇伊仙手掌輕輕放在肩頭,將身上僅存的一點衣衫都褪去!

嘩!!

畫麵非常辣眼睛...此處不做贅述。

顧瀾也是被這操作震驚了一下,登時就感覺小腹中有火苗往上竄,不過他何等心境修為?

不滅佛心,玲瓏剔透!

歡喜仙宮女子專修的媚術頓時無用,聖境刀客的眼中,清明同時恢複,看著在空中搔首弄姿的蘇伊仙,彷彿一堆紅粉骷髏!

不過!

顧瀾把持得住,可不代表仙宮弟子長老們把持得住!

平日裡太上長老是何等人物,是他們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現在這種情況,他們要麼理智喪失直接衝上去騎師滅祖,要麼被恐懼拉扯回來,欲.火焚身而死!

“該死!”

蘇伊仙一掌將衝上來的本門弟子斬殺。

勁氣滯空,形成一道屏障。

方纔她冇有第一時間用出媚術,就是怕出現這種場麵擾亂她。

但現在,她已經手段儘出,除了這對付男人的壓箱底底牌,還真再無辦法奈何麵前的刀聖!

然而!

當她目光再朝刀聖看去時,卻並未見到對方神誌有絲毫的混亂,淡淡的金光縈繞雙目,綻放比方纔更加璀璨的神輝。

“怎麼可能......”

蘇伊仙眯了眯眼,有點不信邪。

她猶豫了片刻,心中升起一股不妙預感,手中悄悄捏碎了一塊玉碑,隨即身形才朝刀聖飄去。

雪.白的軀體環繞刀修。

銀糜之氣,幾乎隔著畫麵都能傳遞道心神之間,顧瀾有不滅佛心加持,自然是不會受到影響。

不過他卻有點遺憾。

如果娘子現在在旁邊就好了,槍都不用壓,還可以借這股東風,好好享受一番!

然而!

就在顧瀾思緒收回,準備讓刀聖一刀結果了這妖孽時。

天邊風雲變幻!

仙宮地動山搖!

綠洲之中,一支支鐵騎仿若從虛空而來,蔚藍色光芒包繞著,頓時降臨漠北!

而最中央的上方。

那道金色鎧甲的倩影更加惹人注目,身披軟甲黃袍,容顏傾國傾城,精緻無瑕的眉眼間雖閃爍寒光,卻依舊不遮她絕代的風華。

娘子終於到了......顧瀾唇角微微翹起,知道事情差不多該了結了,心念一動,刀聖直接斬出氣吞山河的一刀,將身邊拚命企圖魅惑他的老妖婆攔腰斬斷!

蘇伊仙臉上的表情凝固!

直到死,她才感覺到,對方對於這場戰鬥的把控,已經到了他想結束就結束的地步......

“刀聖又如何?歡喜殿不會放過你!”

隕落之前,她凝聚渾身氣力發出尖利詛咒,臉龐頓時變得蒼老、枯朽,醜陋不堪...

“沒關係,我也不會放過他們。”刀聖口中發出顧瀾的話音,淡漠且從容。

蘇伊仙死掉,媚術自然散去。

沉淪在幻覺中的弟子長老們,此刻驚醒過來,看著滿天的血雨和刀聖身影,心中立刻被恐懼填滿!

他們驚惶四竄。

根本冇有與之為敵的勇氣!

而與此同時。

蘇伊仙被一刀輕鬆帶走的畫麵,同樣落入率軍趕來的女帝眼中!

沐羽煙俏臉微怔,震驚且疑惑的望著刀聖背影。

早在方纔傳送至此的第一時間,她就留意到了蘇伊仙的氣息,本來感覺今日應該會十分慘重,或許顧郎給的靈符都會用上......

可踏入仙宮再看。

卻見他們的太上長老都被誅殺,整個要征討的仙宮弟子,已經變成了一群無頭蒼蠅,等待自己大軍的收割!

“陛下!這是千載難逢的時機啊,被我們給趕上了...不對,是陛下洪福齊天,恰逢這勞什子仙宮的仇敵殺上門,我們......”

將領激動的半天禿嚕不出一句話。

沐羽煙眼角微抽,素手一揚,清冷聲音道:“行了!既然有此時機,你速速率軍剿滅此地,不要被他們把護宮大陣凝聚起來。”

“是、是!”

那將領連忙對著身後將士們吼道:“兔崽子們還等什麼!快去殺啊!白撿功勳的時候到了!!”

將士們此刻不少都在凝望空中握刀的身影。

聽到他的喊聲,才收回敬仰的目光,策馬衝殺起來!

大靖鐵騎猶如虎入羊群,有了顧瀾的震懾,誅殺那些普通的弟子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沐羽煙順手斬了幾個衝過來的長老。

美眸定格在那持刀的身影上。

“閣下?”

聲音清靈,不過顧瀾並不打算讓刀聖跟娘子說話......邀功的事嘛,當然得自己親自來!

讓一個小死士邀功,娘子才能給到什麼獎勵!?

刀聖回頭看了眼女帝,無聲笑笑。

隨即身形消失,出現在後山寶庫門前。

轟!!

刀光通天徹地,幾乎要將整座山劈開,一刀就將這護宮大陣的屏障給破碎掉!

“哈!不世戰績讓給娘子,寶貝為夫就先替你保管了!”

顧瀾看著畫麵當中的景象,眼神興奮!

...

刀聖離開之後。

注意到最後他的那個眼神,沐羽煙蔥白指尖伸出,卻在空中頓住,她自己神情也是愣住了!

這個眼神,好熟悉......

相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