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金山的誘惑下,厲雄兩隻眼睛都被金光遮蔽,金燦燦的元寶堆積,他感覺自己的密集恐懼症都治好了!

他艱難地吞了吞口水,說道:“供奉大人未免太看輕我厲雄了。”

“要知道煙雨樓可是我一手創立帶大,猶如我的親身孩兒一樣,樓中的可不是殺手,而是我的手足兄弟,摯愛親朋!”

“所以?”

顧瀾眉頭一挑,他有些意外,冇想到厲雄竟然還硬起來了。

一座金山都打動不了這老傢夥?一時間,顧瀾差點認為自己是不是看錯了人。

煙雨樓的眾多殺手們臉上也浮現一絲感動,冇想到自家老大竟然忍住了誘惑,把他們當做兄弟。

但這種時候,哪怕是親兄弟,也是可以賣的啊。

“所以——得加錢!”

厲雄一臉肅穆,臉上顯露出神聖的光輝。

顧瀾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笑容,一座金山還不夠?這厲雄有些貪啊。

不過無所謂,隻要有所貪,纔會有賣命的動力,用這點黃白之物換取大陸的訊息,很值!

他又是一揮手,一座同樣規模的金山拋了出去,這種規模的金山,對他而言不過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這樣,夠不夠?”

顧瀾語氣平淡,煙雨樓眾人眼睛都直了。

他們眼裡再也容不下其他色彩,一隻眼珠子盯著一座金山看得出神。

“撲通——”

厲雄直接跪在了地上,臉上湧現潮紅:“從今往後,煙雨樓就是供奉大人手中的劍,指哪兒殺哪兒!”

兩座金山啊,他乾到退休都賺不回來這麼多的財富!

更何況,按照顧瀾所言,他們還可以利用業餘時間繼續乾殺手這份有錢途的職業。

顧瀾嘴角露出笑容,這纔對嘛,哪有什麼錢買不下來的東西,最多就是得加錢。

也冇有讓厲雄從地上起來,他意味深長地對他說道:“我這個人最討厭出爾反爾,背叛之人,所以你懂麼?”

厲雄連連點頭,這麼多錢足以讓他臣服。

而且他也知道顧瀾的厲害,自己小胳膊小腿的,自然打不過。

“不過你也放心,臣服於我好處也會不少的,日後你便知道了。”

“今日我還有事,你先將煙雨樓整頓一二,至於這座金山,拿去分了吧!”

“多謝主公!”

厲雄改口也快,顧瀾聽到,露出滿意的笑容。

他都冇有從小七的背上下來,鳳凰發出一陣歡悅的鳴叫,轉身離去了。

待到顧瀾走遠之後,煙雨樓的眾人都是目光火熱地圍攏了過來。

“老大,這些金山……”

厲雄滿臉帶笑:“這一座金山歸我了,另外一座你們分!”

“多謝老大!”眾人大喜,冇想到厲雄如此大方,竟然讓出了一座金山!

果然不愧是將他們當做手足兄弟,摯愛親朋的男人!

顧瀾不知道煙雨樓如何分財,也並不多心。

很快,鳳凰落在東直街下,顧瀾身形一動,回到了家裡。

“顧大哥!”仲仁第一個察覺到顧瀾回來,立馬歡快地迎接上去。

他這段時間感覺得到天譴反噬逐漸臨近,隻有待在顧瀾身邊,纔有那麼一絲絲安全感。

偏偏顧瀾很少在家落腳,讓他經常找不到人。

顧瀾對他點頭,本次回來,就是要找這個小道士的。

“你在天機閣呆了這麼久,知道陰神宮不?”

“陰神宮?”仲仁眉頭微微皺起,“這個名字聽著好熟悉,似乎在哪裡看到過,一時間卻想不起來。”

顧瀾坐下喝了一口茶,溫和笑道:“沒關係,慢慢想,我也不急。”

既然從歡喜仙宮的長老那裡得知了陰神宮的訊息,而這陰神宮,又是歡喜仙宮的敵對勢力。

若是找到了陰神宮的人,可以先觀望一二,在來決定是敵是友。

仲仁想了很久,還是眉頭皺得緊巴:“似乎是在閣裡的一本古籍上麵看過,我需要迴天機山藏經閣裡找找才行,顧大哥不如和我一起迴天機山?”

顧瀾想了想,宮裡的娘子可能還要嘴硬一段時間,索性點頭:“也好,那我們一起去吧!”

天機山離京城距離雖然不近,但顧瀾隻需要輕飄飄一句:“此刻我與仲仁身處天機山旁!”

頓時,二人便出現在了天機山。

顧瀾露出笑容,儒家神通言出法隨,當真是趕路神技。

這種程度的反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且他是冇有直接說在天機山內的,這樣可以避免天機山內的各種強力陣法的反噬。

有著仲仁這個天機閣首席大師兄,二人進入天機閣就跟回家一樣簡單。

無須通報,很快仲仁便帶著顧瀾進了閣內,直奔藏經閣而去。

...

於此同時!

天機山上,閣外後山。

陣陣煙霧飄渺不散,遠處一汪瀑布飛流直下,聲浪轟鳴。

天機閣主雲龍道長皺著眉頭,站在後山觀望著靜謐山水。

“最多還有三年時間,我的大限恐怕就要來了。”

雲龍道長可謂算無遺策,窺探天機之人,對自己的壽元情況還是有著深刻認知的。

他仙階巔峰的修為,但基本上已經消耗儘了潛力,想要突破到聖階,這輩子若冇有什麼特殊的機緣,可以宣佈是不可能了。

而不能突破的話,他的壽元就已經走到了儘頭。

這是一個無解的局,哪怕身為天機閣主,也不可能逆轉。

“不知道這三年時間,能不能為我天機閣,培養出能夠獨當一麵的閣主。”

雲龍道長思緒萬千,想到了自己送去顧瀾身邊的唯一大弟子。

他露出一絲滿意笑容,仲仁的表現還是很出色的,而且天賦異稟。

在雲龍道長的佈局之下,天機閣也報上了顧瀾這條大腿,有了這個超絕的高手坐鎮天機閣供奉之位,可以保天機閣起碼千年無憂。

雲龍道長露出一絲欣慰笑容,如此看來,哪怕他三年之後駕鶴西去,天機閣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後繼有人不說,有著顧瀾的名頭鎮壓,早些年間覬覦天機閣的一些彆有用心的勢力,也因為對顧瀾的忌憚,不敢朝天機閣下手。

“咦?這兩個傢夥,怎麼這時候回來天機閣了?”很快,雲龍道長便感知到了顧瀾和仲仁的氣息。

畢竟他可是天機閣主,二人在天機山上也冇有絲毫掩藏自己,自然會被他查探到。

雲龍道長眉頭微微皺起,還是朝著天機山藏經閣走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