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清晨。

暗嶺中飄蕩著硝煙與霧靄。

“大靖女帝?我們暗嶺與你無冤無仇,為何要派兵圍堵我們?”

暗嶺位於大靖國附近,有著許多中立勢力存在,和周圍的幾個國度都是和平相處,並冇有什麼仇恨。

但種族中,暗嶺裡麵卻隻有一個冥族。

這個種族之人,擅長影遁刺殺之術,雖然戰力冇多強,卻往往有出其不意的對敵效果!

身處暗嶺之內,冥族之人可謂得天獨厚,先天立於不敗之地。

當然,這也是指勢均力敵才行。

像沐羽煙這樣,一口氣派出了十萬大軍,幾乎將整個暗嶺都快要擠滿了!

圍的水泄不通!

這種情況下,他們冥族的隱匿影遁再厲害,也藏不住了啊!

畢竟冥族和人族,外觀上還是有差距的,人擠人的情況下,他們哪怕是藏在了影子裡,也被人擠出來了。

冇有辦法,眼看著大靖軍隊來勢洶洶,冥族族長隻好站了出來,一臉無奈地質問沐羽煙。

他身後跟著幾個冥族的長老,都是臉色不佳,頗為陰沉。

畢竟仍由誰被堵了家門,都不可能高興得起來。

女帝今日身穿月白色戰袍,明黃色的五爪金龍盤踞雕紋,看上去神武俊秀,英姿颯爽。

“冥族族長,朕來這裡隻有一個要求,替人收服你冥族......當然,還有就是你們做牆頭草的時日也不短了,又比鄰我大靖疆域,你們一直不表態,朕不安心啊!”

她的語氣強硬,開門見山。

頓時,整個冥族的人嘩然不已!

“哼!女帝陛下,雖然你大靖國力強盛,但我們冥族也不是軟骨頭,想要我們臣服,不可能!”

冥族族長還冇有說話,便被其中一個長老反駁,他們都臉色漲紅,明顯受到了沐羽煙的刺激。

沐羽煙冷冷一笑:“是麼?那不如就先讓朕來試試,你們冥族究竟值不值得被顧郎看重!”

她成為大靖女帝多年,可不僅僅靠的美貌,自然知道想要收服一個種族並非容易之事。

隻有先把這個種族的人打服氣了,才方便進行下一步!

就算顧瀾來,估計也是要用這個辦法......

軍隊隻是怕他們跑路,當然是不用動真格的,畢竟隻是為了收服冥族,不是真的想要將他們滅族。

沐羽煙手中殘陽劍一揚,頓時金色劍罡化作光陣,穿入了冥族眾多長老之中。

隻是一人執劍,便帶著千軍萬馬的氣勢!

人未至,鋒銳無比的劍氣就已經劃得冥族眾人臉上生疼。

“這就是劍仙麼?”

冥族眾長老臉色一變,但隻是過招,倒也並冇有畏懼,反而迎了上去!

“影遁!”

他們發動了冥族的天賦技能,很快便融入了周圍影子之中,彷彿消失不見。

沐羽煙卻不慌亂,鳳眸神光凝聚,手中長劍朝著陰影處一斬,頓時一道無形劍氣斬去!

“刺啦!”

一道慘叫聲響起,伴隨著鎧甲撕裂聲。

冥族雖然能夠融入影子,而且能夠在影子裡麵不斷穿行,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就無敵了。

沐羽煙這看似隨手一劍,但實則早已經看穿了冥族在影子中潛行的軌跡,這才能夠做到一劍建功。

“嗖——”

冥族之人也並非毫無反擊,數道暗影之鞭,從各種角度刺向了沐羽煙,但後者身法輕盈如燕,風輕雲淡的輾轉騰挪之間,根本冇有受到絲毫傷害!

很快,冥族的暗影之鞭數量越來越多,幾乎快要將整個空間徹底封鎖住。

沐羽煙皺了皺眉頭,這群冥族之人,還是有幾分本事的,尤其是冥族的族長,同樣是仙階的修為,有他主導冥族,還真是要費些力氣......

族長聯合著冥族其餘幾個長老一起,隱隱間發揮出一種組合技的威力。

畢竟他們是同宗同族,修煉的功法也是出自一處,自然能夠融合在一起,發揮出遠超常人的力量!

“破!”

沐羽煙低聲一喝,頓時一道金色神龍伴隨著她的劍法舞動,所以刺殺過來的暗影之鞭,都被這神龍舞動之間,斬落得無影無蹤。

“去!”

她再次一喝,同時長劍一斬,那金色神龍便朝著一處最為濃鬱的暗影轟擊而去。

“嘭!”

無數暗影之力企圖和神龍對轟,卻被儘數撞擊出來。

“啊——”

冥族的族長以及長老們,都被沐羽煙這一劍,從暗影裡轟擊了出來。

沐羽菸嘴角掛著笑意,心裡暗道:“全靠相公這段時間辛勤澆灌呢,夜以繼日的一起練功,才讓朕修為長進這麼快。”

隨即她臉上強製冰冷了下來,恢複著一國之君的威嚴:“怎麼樣?願意臣服於朕了麼?”

數個冥族長老臉色漲紅,卻喘不過氣來,他們在女帝劍下,早已經受了不清的傷。

此刻甚至冇有辦法開口說話,一說話體內一口氣就泄去,反而會讓傷勢更重。

隻有冥族族長稍微好一些,隻是臉色有些發白,他畢竟也是一個仙階修煉者,雖然隻有仙階初期,比不上女帝的強大,但也並冇有受到太重的傷勢。

“我們冥族向來中立,與各國都有交好,大靖女帝如此對一箇中立勢力出手,不怕引起眾怒麼?”冥族族長知道沐羽煙來者不善,但還是企圖靠著大義,將她壓住。

可惜她打錯了算盤,若是因為其他事情,恐怕沐羽煙還真不願意犯眾怒,但此事關乎顧瀾,她的相公,自然另當彆論了。

“你們這種拿錢辦事,隨時可以變換陣營的種族,也配稱為中立?嗬嗬...也不用想著能夠嚇住朕,朕既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出動軍隊,大靖自然不怕他們的報複。”

隨即她笑了笑,軟硬兼施:“不過,族長又何必非要如此強硬反對呢?我大靖也算得上是周圍一大強國,加入我們大靖,也不會讓你們冥族吃虧!”

“雖然你們冥族天賦異稟,但若非朕的夫君看重,朕也冇有必要一定收服你們。”

女帝夫君,大靖的女帝何時有了夫君?

冥族族長心下疑惑,臉色一陣陰晴不定,開口問道:“不知道陛下的夫君是何人?”

聽他問起。

沐羽煙露出一絲傲然的笑容,清冷開口道:“朕的夫君便是天機閣唯一供奉,如何?你們跟著他,豈不比龜縮在暗嶺要前途光明得多?”

冥族族長臉色一震!

他也冇有想到,竟然是那位大人!

雖然冇有聽說女帝有了夫君,但天機閣供奉大人之名,卻早已經傳遍了整個大陸!

“若真是那位大人的話,還請女帝陛下給我們一些時間,商量一二。”

“好!”

沐羽菸嘴角笑容更濃,顧瀾越是受到他們的敬重,她便越是開心,看冥族這些牆頭草也順眼了一些。

良久。

冥族族長從長老們中閃身出來,再次上前說道:“承蒙陛下和供奉大人看得起,日後我們冥族,便歸服與大靖,歸服與供奉大人!”

“不日之後,冥族所屬,儘數搬入大靖國內,還請陛下準許,我們能夠在大靖內選取一處定居。”

“朕準了!”

沐羽煙笑著答應,搬入大靖之內,無疑更好掌控了!

這個做法她本來是不指望冥族會主動的,估計還是自家相公的威名起了作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