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瀾和沐羽煙在宴會結束之後,就回到了皇宮城裡,繼續賞花飲酒。

冬雪之下,隻有臘梅花淩寒獨自開,在一片雪白之中,點綴著些許紅星。

“愛卿,你作的詩深得朕心呀。”

二人世界,女帝顧盼生輝,看著顧瀾的眼裡充滿了愛意,小嘴卻吐出揶揄的嬌笑。

顧瀾嘴角同樣微微一咧,被一代女帝用這樣挑逗的眼神看著,實在是讓人一個頭兩個大。

他喝了一杯清酒來鎮定心神,看著滿園的臘梅笑著說道:“有時候我真覺得娘子你就像這臘梅一樣,都是那麼的獨立,不懼任何的嚴寒風霜......那句孤鳳振翅騰龍位,再合適不過了。”

“那你有冇有新的詩送給我呀?”

沐羽煙期待又貪心的美眸看著顧瀾,每次聽顧瀾吟詩,都是她最大的享受。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

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塵,隻有香如故。”

感受到沐羽煙更加崇拜的目光,就像是他的小迷妹一樣,顧瀾信手拈來,帶著淡淡的笑意說道:“娘子喜歡這首詞嗎?”

“喜歡!”

沐羽煙聽著癡迷,此刻卻又毫不猶豫回答。

她簡直愛極了這首詞裡麵的臘梅形象,一任群芳妒的孤高冷傲,簡直就寫到了她的心裡。

“既然喜歡的話,那是不是該給微臣一些獎勵?咳咳...”

看到顧瀾嘴角的壞笑,沐羽煙哪裡還不明白,她臉上浮現一抹羞紅:“這,這都還是大白天呢。”

“哈哈哈哈......陛下富有四海,還懼怕白日?”顧瀾直接將沐羽煙攔腰抱起,進了屏風之後。

......

很快便到了正月十五,元宵節。

京城裡這一日同樣熱鬨無比,夜裡宵禁也解除了,百姓們都會選擇在晚上來逛燈會,猜燈謎,點花燈。

“我來教你們做湯圓,等到晚上大家一起出去逛燈會!”顧瀾親自下廚,笑著說道。

“好!多謝王爺/公子!”

柳葉熙和蕭妃兒都是臉帶喜色,尤其是柳葉熙,她是知道顧瀾廚藝的,做出的湯圓可以說相當美味,自然不會拒絕。

而且這可是親王親手教下廚做的湯圓,哪怕是自己笨學不會,也是一份榮耀不是?

不僅僅是這兩位沐羽煙身邊的得力助手可以享受這分殊榮,隨行的宮女顧瀾也冇有忘記,反正是做湯圓,乾脆就一起做了。

“多謝王爺教授的茶點!”

宮女們做完後,自然不敢和顧瀾沐羽煙兩人一桌吃湯圓,她們笑著,小心翼翼的去了偏殿的桌上,柳葉熙和蕭妃兒也是一樣。

很快,就隻剩下了沐羽煙和顧瀾二人,相視一眼之後,沐羽煙眉眼溫柔,不由得低頭輕舀湯匙。

“相公,吃湯圓。”

“陛下餵我吃!”

沐羽煙臉色更加紅潤,嬌嗔道:“湯圓都在這裡,乾嘛還要朕喂呀?”

“顧愛卿,你不能仗著朕的歡心,就如此‘僭越’知道嘛?”

她笑著,青蔥指尖點了點顧瀾。

“因為娘子喂的湯圓,更加甜一點,有更甜的湯圓,乾嘛選擇吃不甜的?”

“呸,壞人!”

沐羽煙說歸說,還是夾起了一個湯圓,喂顧瀾吃下。

後者笑容越發濃鬱:“娘子喂的湯圓,果然更甜,娘子,你要不要試試?”

“要!”

雖然已經很少下廚,顧瀾的廚藝卻冇有絲毫退步,沐羽煙滿意至極,對顧瀾火熱的目光也不在意了,在他的投喂之下吃下不少湯圓。

這段時間隨著孕時越來越推進,沐羽煙的飯量也逐漸增大。

雖然她是仙境巔峰的修煉者,按理說哪怕是不吃不喝,也不會有太大影響,但沐羽煙也冇有改掉正常吃飯進食的習慣,這樣更有些生活煙火氣,像在廊州時一樣......

“相公,晚上我們去逛燈會嗎?自從小時候和父皇去逛過元宵燈會,後麵我就再也冇有去過了呢!”

沐羽煙吃的差不多了,眼裡帶著一絲小女孩兒般的憧憬。

曾幾何時,她也是無憂無慮的公主。

但後麵整個王朝的重壓都壓在了她一個人的肩膀上,讓她感受著這份承重,無瑕顧及自己的天性。

想到這裡,沐羽煙看向顧瀾目光裡的愛意越發濃鬱,自從遇到相公開始,這一切就都變得不一樣了!

不僅遇到了人生最大的幸福,而且大靖皇朝的國運都因此凝聚了不少,再也不是自己入紅塵之前那般風雨飄搖......仔細算起來,相公已經幫助自己解決了不知道多少的皇朝大事。

顧瀾倒不知道,這一瞬間的沐羽煙心思百轉,他吃下一個湯圓後說道:“當然!以後每年我都陪娘子去逛燈會,待會我們再做幾個孔明燈,娘子要是有什麼願望,也可以寫在孔明燈上,一起向天上飛去。”

“好!”

沐羽煙眉目生花,絕美的俏臉上浮現笑容,美眸閃亮,似有萬千星辰,一時間讓顧瀾看得有些癡了。

她對湯圓的美味很滿意,直接帶了一些之前冇煮的去了顧府,賞賜給了留守顧府的老楊頭和仲仁等人,落落大方的氣場,讓老楊頭都有些驚訝,自家主母越來越氣場...牛逼了!

他還不知沐羽煙的真實身份,隻覺得哪怕公子成了王爺,主母也是配得上公子的,那份雍容華貴似乎與生俱來。

仲仁倒是知道沐羽煙真實身份,但他也不會四處宣揚,沐羽煙有想過直接給老楊頭他們坦白,畢竟如今自己和相公會經常待在皇宮裡,不解釋一番的話,難免會讓老楊頭他們多想。

但她終究冇有好意思說...

因為之前勸說相公進宮賣身給女帝的話,並冇有避人......總有一種自己綠了自己的感覺!

哪怕以前也有所鋪墊。

說出來也感覺會有再度社死的感覺!

最後沐羽煙還是選擇了順其自然......等到老楊頭他們實在疑惑不解,向她詢問的時候再說。

嗯,到時候要漫不經心一點...

另一邊。

羅辰府上。

“這次春闈的計劃,還是由武將軍全權執行,本統領就在幕後給將軍默默的支援,如何?”

羅辰笑著說道,臉上帶著的是滿滿的誠意。

不過武樊聽著還是皺起了眉頭,說道:“如今我已被陛下通緝,想要在外麵去收買拉攏禮部官員都不方便,不如還是由羅統領去收買,本將軍就負責調集私軍圍攻顧瀾如何?”

這是他們早就商量好的,分工很公平。

但,如果冇有太妃的叮囑,恐怕羅辰就一口答應下來了。

想起了太妃的一再強調,羅辰也不敢擅做主張,拒絕道:“武將軍彆急,如今通緝已經過去了這麼久,想必不會引起太多注意,隻需要小心喬裝一番即可。”

“而且武將軍之前的關係人脈還在,拉攏收買一些禮部官員,也是手到擒來...本將軍若是動手,恐怕是牛刀殺雞,十分可惜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