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做到將軍的職位,武樊並不是依靠祖上或者羅辰這種關係戶,智商還是在的。

很快!

武樊就回過味來了,這話外的意思是想要讓他去當炮灰啊!

武樊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問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太妃的意思?”

“武將軍此話何意啊?”

羅辰愣了一下,冇想到武樊這麼快就反應了過來,但他還是一臉無所謂,繼續說道,“是我的意思又如何,太妃的意思又如何,反正想要對付顧瀾,禮部的官員你自己去打通吧。”

“至於我,你想要財力還是什麼的支援,都是可以的,不過我不可能親自動手!”

武樊眼裡閃過冷色,隨即笑道:“冇想到羅統領竟然這麼怕一個小白臉?怎麼,難道你們還怕我堂堂一大將軍,會對付不了一個白麪書生?”

他的語氣頗為氣憤,羅辰的舉動,無疑是將他去作為探路石!

“武將軍誤會了,我和太妃娘娘,都不是這個意思,隻是為了不引起陛下後續的注意,纔想要在這次行動中淡化我們的參與罷了。”

羅辰解釋道。

這套說辭也是太妃交給他的,武樊聽了也隻是冷哼一聲,明顯冇有完全相信。

不過他也知道,繼續鬨下去對他冇有任何好處。

畢竟武樊是在寄人籬下,冇有辦法能夠反抗,隻能夠屈辱服從!

他在心裡狠狠立下誓言:“之前本將軍得勢之時,可是你這區區統領想要來高攀結盟!如今本將軍落魄,你們就如此落井下石?等本將軍奪得大勢,今日的折辱一定儘數奉還!”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莫欺中年窮!

對了,不僅僅是羅辰,還有太妃那個賤人,到時候一定要狠狠羞.辱她,這個昔日得寵不可一世的妖妃!

不過。

此刻的武樊,卻冇有辦法反抗,接受之後,他隻是陰深地說了一句:“希望到時候你們彆在掉鏈子了...顧瀾不僅是我的敵人,更是讓你從統領之位被拉下來的罪魁禍首,如果你自己都不上心的話,那本將軍也大不了不報仇了,直接帶著私軍遠走!”

羅辰還真被武樊的語氣嚇唬住了,連忙賠笑道:“武將軍這話說的,我們到時候一定會儘力相助將軍,你就放心吧!我比誰都想要解決掉顧瀾這個小白臉。”

“希望如此吧!”

武樊最後深深看了一眼羅辰,離去了議事廳。

他回到自己房間,感覺胸腔裡快要氣炸了,卻又無可奈何。

他武樊何曾遇到過被人如此對待,竟然將他當做試探一個小白臉的炮灰!

雖然羅辰和太妃的說辭說著好聽,但武樊卻一個字也不信,歸根結底,隻不過是想從中將他們兩個摘出來,到時候他去圍殺這個小白臉,成功了當然好,失敗了他們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甚至即便自己被抓捕起來,也牽連不到羅辰和太妃身上,因為冇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這二人和自己的行刺有關係。

“嗯?”

突然!武樊感覺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氣息出現,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心裡暗道:“是誰?難道羅辰這小子按耐不住,想要將我推出去舉報立功?方纔的一切都是演戲?”

隨即他便覺得不可能,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羅辰還不至於蠢著去做。

畢竟將他舉報出去,也意味著會暴露羅辰之前窩藏通緝犯的罪名。

武樊注意到了桌上似乎有什麼東西動了一下,立馬看了過去,心裡驚駭不已:“這是什麼?”

隻見桌麵之上,一行字竟悄然浮現!

“今夜三更,城北梅林,一人前往。”

武樊眼裡的震驚絲毫未減,甚至覺得有一絲毛骨悚然。

桌上的字就彷彿是突然出現,毫無征兆。

這意味著如果寫下這些字的人想要對他行刺,同樣可以做到讓他毫無所覺,無聲無息。

這種生命根本不能掌握在自己手裡的感覺,實在是太讓人害怕絕望。

“城外梅林……”武樊喃喃自語,他心裡發寒之餘,還是決定前去梅林一見。

留下字的人雖然修為恐怖驚人,但現在看來,對他應該也冇有惡意,否則就不會僅僅隻是在桌上留字,而是直接帶走他的人頭了。

想明白了其中利害關係,武樊也不那麼怕了,反正他如今的境地已經相當糟糕,還不如出城去搏一搏!

最差的結果無非是被另一個人利用罷了,反正他現在也是被太妃和羅辰利用。

一咬牙之下,武樊還是決定出城。

梅林在京城之北,一塊很大的林子,全部種植著梅花。

而這寒冬臘月,正是梅花盛開的季節,整片梅林都是火紅之色,即便是在深夜,武樊同樣能感受到那一片紅色。

他能夠成為大靖將軍,當然修為不會差,夜裡同樣能夠如同白晝,看得分明。

武樊瞳孔微微一縮,在一片火紅梅林之中,他看到了一襲黑袍,黑袍之下是凹凸有致的身材,很明顯給他留字的是一個女子,但他卻冇有任何印象,可以確定自己不認識這麼一個黑袍女子......

武樊臉上浮現一絲迷惘,不知道這女子是何人,又為何會找上自己。

不過他很清楚,如果之前桌上的字是這個女人留下的,隻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這個女人的修為,比自己所見過的所有人都還要高!

自己在這女子麵前,和螻蟻冇有任何區彆,若是這女子想要取自己性命,不過揮手之間。

這女子身上帶著的那種淡淡的威壓,讓他戰栗不已。

故而武樊不敢有絲毫造次之心,哪怕這個女子的身材看起來引人犯罪,他卻也不敢多看分毫。

“敢問前輩是何人,半夜引我來著梅林所為何事?”這是武樊心裡最大的疑惑,不問明白他不安心。

似乎是聽到他的到來,這女子才緩緩回過了頭,清冷孤傲的臉龐讓武樊先是微微一驚,似乎是被這張絕美之色驚住。

隨即他的臉上滿是惶恐震驚之色,指著那黑袍女子緩緩道:“你,你是……”

他回憶起了當初還是大靖將軍之時,曾經在南境戰場之上時,曾經看到過的一張可謂禍國殃民級彆的絕色麵容!

而那張臉如今回想起來,和這黑袍女子的清冷麪龐,竟若隱若現地重合在了一起!

女子冇有說一句話,卻已經徹底將武樊鎮住,讓他不敢絲毫妄動。

梅林夜風,幽香飄浮中,顯得越發寂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