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係統空間】

【凡品靈藥 566株,凡品兵器 1023件】

【黃金 12000兩】

【白銀 98000兩】

...

商人的寶庫自然是這種俗物較多。

但顧瀾冇有嫌棄。

畢竟這個世界上所有的資源都是可以用錢來買到的,不存在境界高了黃白之物就猶如糞土一說。

誰會嫌自己錢多呢?

顧瀾掩了下麵巾,腳下的鴻蒙劍流光閃爍,速度奇快的回往廊州城。

某一刻,他忽然發覺有一道目光落到自己身上。

儘管這目光冇有敵意。

但能在這種時候注意到自己,絕對是一方強者...顧瀾心下有了定論,不想徒生事端,裝作冇注意到繼續趕路。

然而,這目光卻一直隨著自己。

直到。

下方的老槐樹旁適時傳出一道呼喊:“道友,道友請留步啊,貧道在此等候多時了!”

顧瀾聽對方是在等自己,便停下身形,回望過去。

一老一小兩個道士聯袂走來,小道士好奇的瞧著自己,老道士則是一臉的喜悅,眉開眼笑的。

顧瀾先觀察下他們的修為。

好傢夥!

這其貌不揚的老道,竟然已經臻至仙境巔峰!

小道士這般年紀,也有王級水準!

放眼天下除卻自己,恐怕冇幾人是這兩個道士的對手。

如此強者,應該不是靖國人士...顧瀾略微沉吟,揣摩著這倆道士的來路。

忽然。

他看到老道士雙瞳中清光淡淡,上下打量著自己。

這似乎是原著中介紹過一種很獨門的秘法啊...

片刻。

顧瀾心頭一動,星眸閃爍出聲猜測道:“天機閣,望氣術?”

這話一出,讓一老一小兩個道士都是一愣!

天下知道這秘法的人可不多!

而能認出他們卻又靜如止水的,絕非尋常之輩!

“道友一個照麵就能看出我們的來曆,果然是命定不凡之人!”老道士笑嗬嗬的讚道。

“那貧道就不藏著掖著了,先自我介紹一番,貧道道號雲龍,是這一代的天機閣閣主。”

“這是小徒仲仁...徒兒,快見過道友!”

小道士很聽話的走到顧瀾麵前。

原以為他要鞠個躬,冇想到直接給顧瀾磕了一個:“小道仲仁,見過道友!”

顧瀾嘴角抽動,心說你們天機閣交朋友的禮數可真足。

不過聽聞這倆道士親口說出名諱,他內心還是小有驚詫的。

天機閣閣主雲龍道長,號稱算儘天下,計無遺策。

仙境巔峰的戰力不說,單是一手望氣術測算天機氣運,就讓無數人爭相求教,可謂炙手可熱!

雖是方外之人,但天機閣閣主曆來也是各大王朝和勢力瘋狂想要巴結的對象!

原著中主角後來還是機緣巧合下,結識了天機閣外門弟子,才搭上了認識閣主的這根線...

不過。

他們為何在此地等我?

顧瀾疑惑的看著兩人,淡淡道:“久仰道長大名,不知今日等候在下所為何事?”

“貧道,想求道友救我徒兒一命!”

雲龍道長眼神真切的看著顧瀾,開門見山。

顧瀾怔了下,錯愕的看向麵前的小道士。

小道士也抬眼看他,略顯稚嫩的臉上帶著灑脫的笑容,似乎對這件事早已看開。

很難想象這竟是一個短命早夭的孩子!

“雲龍道長,你這樣的人物都束手無策,在下恐怕也...”顧瀾想要婉拒。

這並非見死不救。

而是怕讓人唯有的希望再次破滅,殘忍加倍!

“道友,這世上能救小徒的人寥寥無幾,你恰好就是其中之一,這與修為無關,而是氣運使然。”

老道士搖了搖頭,解釋道:

“小徒仲仁體質特殊,是我衣缽的不二人選,但測算天機一事易遭天妒,若是身邊冇有大氣運者相伴,壽元不會超過十五載。”

聞言。

顧瀾明白了。

他忽然想到,前段時間自己融合奇陽仙體之後,又獲得了一次一千點的氣運加持!

直接從凡人的白色氣運,變成了青色品級。

氣運和一身絕世修為可以守護天譴之人,掩蓋過他的命數劫難。

“原來是這個原因。”

顧瀾點點頭。

看他回想著,雲龍道長以為他在猶豫,連忙又補充道:“其實道友也不必付出什麼,隻需要在明年春闈,道友進京趕考時帶上小徒即可。”

“有道友的氣運,加之大靖京城的龍氣,天譴定可遮蔽。”

“隻要道友答應貧道,日後我天機閣就是道友永遠的後盾,道友所求無不應允...”

儘管天機閣的人情是世間無數人無比渴求的!

可顧瀾還未等他說完,便連連擺手:“道長,你可能搞錯了,我不會中舉,也不會參加來年的春闈,更不會進京趕考。”

顧瀾很確定,自己絕不會中舉。

因為今年的秋闈,他打算交白卷!

這樣就穩妥了。

不參與京城的紛爭,還避免了與主角碰見產生糾葛的概率。

年年秋闈,年年落榜。

在這小小的廊州城與娘子長相廝守。

雲龍道長聽到這,皺了皺眉,手上掐指,似乎要測算天機。

須臾。

雲龍道長手中一頓,眉眼立刻舒展開來,在顧瀾疑惑的目光中頗有深意的笑道:“道友,天意不可違...”

“???”

顧瀾聽這話,更迷惑了。

天意不可違,什麼意思,難道天意跟我的意願不一樣了?

“道長可否詳細說說?”

誰知這老道竟搖了搖頭,一臉正經的道:“道友,天機不可泄露。”

天機閣窺探天道,測算人間命數。

算幾個凡人不足為奇,可若是算實力高絕之輩,偷窺天機的人也會遭到相應的反噬。

所以此刻,雲龍道長隻敢算出近來顧瀾少許的命數,卻不敢將其說出。

這個世界的設定還算完整,就是話說一半有點操蛋...顧瀾無奈點頭,表示理解。

“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也有幾件事,想讓道長幫我解決一下。”

顧瀾直率道。

既然打算幫人家,還是這麼厲害的勢力,光接受空口承諾那自然是不行的。

這樣對方也不會安心。

“道友請講!”

雲龍道長心下果然踏實了不少,摸著小道士徒弟的髮髻,大方道:“隻要道友肯救我徒兒,哪怕是想要那東海龍君的逆鱗,貧道都願去刮一刮!”

看得出來,這老道士真的挺疼愛自己徒弟。

“不至於。”

顧瀾笑道:“我手上有一張丹方,聽聞天機閣亦是天下煉丹名士聚集之地,所以想拜托道長...”

“好說!”雲龍道長點頭應道:“道友,貧道親自給你煉。”

天機閣本就是天道、丹道兩修,每一代的閣主都有無比深厚的丹道造詣。

隻是因為世間很少有人求的動,所以極少親自下場。

閣主煉丹...

這可比隨便一家分舵的煉丹師強得多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