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瀾頗顯神秘的輕笑一聲,說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既然都來了,姑娘不妨過來一敘。”

說話的時候,顧瀾將手朝著旁邊伸出,示意上官玉陽隨著他一起走。

不過上官玉陽眼神閃爍,身體並冇有動。

她剛剛到來,見到顧瀾突然出場著實嚇了她一跳。

本以為顧瀾會動手,直接鎮壓她。

冇想到他竟然提出邀請?!

這個行為讓上官玉陽出乎預料,她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接話。

傳送陣就在眼前,但上官玉陽不敢動了。

顧瀾也不著急,安靜的提著燈籠等待她迴應,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這一步是他早早就算好的,所以從容不迫。

“鏘鏘鏘!”

“甲隊長死了!”

“快有敵人,捉拿敵人!”

一聲大喊響起。

巡防的士兵發現這邊的死人,紛紛前來檢視,很快就圍攏到了傳送陣邊上。

為首的漢子是個小鬍鬚男子,他穿著鐵甲,帶著大隊手下匆匆到達。

見到顧瀾和上官玉陽,不由眼睛一瞪。

接著,快速走到顧瀾麵前跪下說道:“末將江濤見過景陽王!”

後邊的修士士兵都同時跪下叩拜。

如今的大靖國都,顧瀾身份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畢竟這位爺可是隨意出入皇宮,被女帝臨幸的牛叉人物!

在愚昧之人看來,他從廊州一個小地方被火線提拔到景陽王的位置,都是靠著魅惑女帝得到。

但隨著時間真相漸漸浮出水麵,真正知道顧瀾的人,才懂的他的厲害......

這些皇宮的修士,看重顧瀾的身份,更加看重顧瀾的魄力!

與此同時,修士士兵們也舉著長劍,對準上官玉陽。

劍刃上真氣鼓盪,十分凶悍!

這些修士的包圍,對上官玉陽來說不算什麼,隨便就能擊破。

但她此時被顧瀾的氣息牽引,根本不敢動彈。

麵對圍堵,她隻能以眼神注視,隻等不對即刻便動手殺出去。

但到那個時候,她走不走得掉就不一定了!

“有的時候...眼見也不一定為實。”

顧瀾目不轉睛的盯著上官,忽然輕笑搖頭。

聞言。

包括上官在內,眾人都是一愣!

然而!

接著。

方纔被上官玉陽擊殺的那些官兵的位置,原本的人馬身影浮現,紛紛朝著顧瀾跪拜行禮!

一招瞞天過海。

彆說趕來的官兵們瞪圓了眼。

就連見多識廣的上官玉陽,此時也是神情僵硬,微微後退一步。

她看著顧瀾的眼眸愈發冰冷和緊張,而在這冰冷中,還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恐懼......

“都退下吧。”

顧瀾的聲音響起。

“是!”

江濤聽話的回身一禮,帶著大批修士離開傳送陣附近,包括那些“死而複生”的守衛們。

現場再次安靜下來。

夜風習習,孤影相對。

顧瀾淡笑著說道:“姑娘若有時間,可否與我飲茶一杯?自從那日宮城一彆,很想找你聊聊...”

上官玉陽美豔的麵容上浮現出一絲驚訝。

剛剛那些修士士兵到來,明明就是抓住她甚至殺了她的最好時機。

但顧瀾冇有動手,反而還邀請她喝茶。

上官玉陽都以為顧瀾開場時候的邀請是作態而已。

現在得知其是真心邀請,卻不知道對方葫蘆中賣的什麼藥。

“怎麼?”

“不敢了?”

顧瀾再次笑著說道。

“有何不敢!”

上官玉陽挺了挺胸膛,看著顧瀾的樣子,不由開口道。

她知道無法從顧瀾的手中逃走,掙紮逃竄說不定還會更難看,索性就答應下來。

她倒要看看這個天機閣供奉到底想做什麼!

顧瀾眼見上官玉陽答應,也不說話,提著燈籠轉身慢慢走去傳送陣旁邊。

絲毫不怕上官玉陽從後邊偷襲。

實力,就是最大的依仗!

上官玉陽看著他的背影,手掌捏動幾下,卻最終冇有敢抬起。

顧瀾給她的印象太強大。

即使顧瀾冇有防備,但就剛剛那種一步踏出,便如同大道隨行的氣勢,就讓上官玉陽冇了偷襲的心思。

...

行走到一個小木屋中。

這還是昨日沐羽煙派人搭建的,知道顧瀾今日要用。

其中就一張桌子,兩把座椅。

除此之外,桌麵上放著一壺茶,兩個茶杯。

一眼看去,素淨的讓人心神寧靜!

顧瀾將燈籠掛在牆壁上,彈彈衣服褶皺,便自顧自坐在其中一把椅子上。

如果不是切身感受到顧瀾動作中的天地之道,上官玉陽都以為眼前的人隻是個柔弱書生而已!

“姑娘坐。”

顧瀾回身,看著跟上來的上官玉陽笑著說道。

和煦的笑容,彷彿溫暖人心,令人不由得心生好感。

上官玉陽本能順著顧瀾的指示坐下,看著他端著茶壺,輕輕倒茶。

清亮的茶水形成水柱在茶杯中飛濺,卻冇有灑出一滴。

上官玉陽終於忍不住說道:“你為何......不殺我?”

“為什麼要殺你?你來皇城,是做過了什麼十惡不赦的罪孽?”

顧瀾反問了一句。

他的手臂絲毫不抖,穩穩的將茶壺放下,輕笑著看向對麵的上官玉陽。

從上次之後,他知道上官玉陽一定會再來破壞傳送陣,所以在此守株待兔。

好在辛苦冇有白費,今日等到了上官玉陽的到來!

對上官玉陽。

顧瀾冇有多少恨意,也冇想過和她拚個你死我活的......一個強大而且神秘的修士,突然冒出來,肯定有其中的因果乾係,尤其在這個越來越衍生繁化的小說世界裡!

作為一個合格的穩健派。

就算真的要殺,也要先表麵穩住,先把底細摸清楚再說......

此次出現邀請她前來,其實隻是為了驗證一下她的身份而已。

邀請前來座談喝茶,都是很“誠懇”的行為。

但這份真誠卻將上官玉陽驚嚇的不輕。

麵對顧瀾這種已經許多年冇有遇到的高等級強者。

她說不驚慌是假的。

顧瀾這麼強,隨便賜予手下的都是仙級、聖級法寶,劍出長虹,千丈鋒芒!

如此強盛的個人力量,簡直令人膽寒!

上官玉陽親自檢視過赤蠊被殺現場殘留的能量,相比那些普通修士,她能感覺得更加清晰。

絕對的帝階九品頂峰力量!

先入為主,上官玉陽將顧瀾當做和她一樣的人。

覺得顧瀾麵對一切流露些許敵意的人,都會如同她那般直接剷除!

基於以上原因,上官玉陽此次被堵住,被迫到此,甚至緊張到顧瀾給的茶水她都不敢喝。

“敢問姑娘名諱?”

顧瀾輕抿一口清茶,突然說道。

上官玉陽抬起明眸說道:“上官,玉陽。”

她一直都弄不清楚顧瀾的想法,在他強大的實力麵前,上官玉陽的壓力很大。

顧瀾主動問話,她反而鬆了口氣。

實話回答一下顧瀾的問題也冇什麼。

反正她的這個真名字,也無幾人知曉。

拋開顧瀾帶來的壓力,像他如此有禮數的人也不多......這也是上官此刻能鬼使神差真的和他坐在這裡,而不是尋個漏子逃走的最大原因。

就在上官玉陽想要繼續說話,試探顧瀾要做什麼的時候,顧瀾卻再度開口。

“陰神宮的...宮主?”

第一句試探就是王炸!

上官玉陽明眸一震,身軀都晃了下!

半晌。

她不置可否,隻是輕輕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仿照顧瀾那樣輕輕抿了一口,卻不說話。

表麵表現的很平靜,其實內心中已經掀起驚濤駭浪!

他是怎麼猜到的?

嗯,以他的本領,猜到倒也不奇怪...隻是這般直言的問我,他到底還知道些什麼?

上官玉陽斟酌著,冇想好如何回答。

顧瀾看著她的樣子,也冇催促。

剛纔他詢問的時候,上官玉陽雖然表現得很淡定,但從她本能端茶的動作上可以看出,她並不是真的冇有觸動。

而結合之前從歡喜仙宮女長老的口中得知訊息。

顧瀾大致對她的來曆緣由有了大致猜測。

原著中雖然冇有介紹到此。

但看這個女人的性子和神態,多半是要重新聚攏陰神宮,報複當年被放逐的仇恨,想要迴歸神界的主......

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彆的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