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禹皇起身走人的那一刻起。

大禹皇朝的天就變了!

禹皇說的委婉,意思卻很明確,大禹皇朝要向大靖國低頭!

朝堂上,反應慢的大臣還在氣憤不解,為何禹皇對大靖國的態度轉變這麼大?

聰明的大臣已經陸續退去。

轉身去求見禹皇,商討如何派出使臣,將禹皇的意思傳達給大靖國。

來自大靖的情報,一直都終止於皇宮。

禹皇決定向大靖國低頭的時候,已不再封鎖關於靖國的訊息。

從女帝踏入聖境時,大靖國運重聚,每時每刻都有強者投靠,軍馬強盛,萬國朝拜!

到此刻,大禹皇朝上下才知道,以前冇有被他們放在眼中的大靖國,竟然已經成長為無比強大的存在!

大禹皇朝在這龐大的國度麵前,隻有瑟瑟發抖的資格!

一時間言和之說甚囂塵上。

如此風潮之下,一些大臣們態度很快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經禹皇授意,朝中閣老在大臣中選出一個作為使者,帶上金銀珠寶,靈藥丹丸,騾馬布錦等前去朝貢大靖。

車馬隊伍綿延超過十裡!

如此浩大的場景,頗引人注視!

許多人震驚無比,大禹皇朝竟然向大靖國納貢,雙方不是一直都是生死敵對的關係麼!?

而且禹皇的幾個皇子都折在大靖國呢,如此仇恨都忘記了?

禹皇雖然記仇,但這種時候,他必須拿的起放得下!

既然要低頭求和,便做得徹底!

做的真實!

哪怕是把臉麵放在地上讓大靖踐踏,也絕不能招惹到那位存在......那位女帝情定的男子,隻是背後的天機就已經將國師送走了!

此刻就是讓所有人都知道,大禹如今冇有任何跟大靖國爭鬥的心思,隻想稱臣納貢獲得原諒!

先主動造起輿論,增加大靖國對大禹皇朝的好印象!

大禹皇朝使者前來,百官臨朝接見。

文武百官入殿堂,獸畜歸位立本相,鳥雀聚集一片忙。

顧瀾坐在文臣之首司馬秦的上位,側對堂下百官,星目如炬,不顯俗塵起,倒是有股肆意瀟灑。

一身青衣在大片繡著鳥獸官袍的大臣中間,無比醒目!

景陽王不拘形式,女帝特允!

使者不禁也多看了兩眼。

沐羽煙如今顯懷,其實是不在殿內的,隻是隔了個屏風在此,讓人覺得她在垂簾接見。

使者不敢看一眼,微微躬身說道。

“稟告女帝!”

“我大禹皇帝陛下,送上靈丹百粒,靈藥十車,金銀布錦無數!”

“以後每年都會按如此規模送上貢品!”

“望得大禹和大靖兩國永世安好!”

“兵馬平靜,民眾互通,共同互惠!”

聲音落下。

朝堂上大臣紛紛發出疑惑和驚歎。

十裡貢品,這可是出血了呀!

認錯求和的事他們都有各自的訊息渠道,早就聽說了。

隻是冇想到大禹皇朝竟然想要每年都如此份額的進貢,比一些小國三瓜倆棗的貢品,顯得更加有誠意!

使者也將態度放低,卑微到了極點。

“此乃我大禹皇親手所寫的求和書!”

“請大靖國女帝一觀!”

使者說完,竟然屈膝跪地,將信封舉在頭頂。

這是相當於麵見自家帝王時候的禮節了。

一般情況下作為使者,代表了本國顏麵,頂多拂胸鞠躬就是。

誠心些的就單膝跪地,這樣的行為都鳳毛麟角!

而大禹皇朝使者直接雙膝跪地,以最高禮儀麵對沐羽煙,這行為再次讓朝堂上的文武大臣驚訝一片!

這禹皇......莫非是在怕?

不然怎麼一改往日的囂張跋扈,拿出孫子的姿態來了?!

麵對大臣們揣度的目光,大禹使者麵色不變,心底卻平靜無比。

在來大靖國之前,大禹國的閣老們已經商討出前來大靖國的應對之法!

相比貢品,雙膝跪地,一定會給大靖國臣子留下的印象更加深刻!

也能為爭取獲得大靖國原諒,起到重要作用!

而事實也確實證明這個使臣的聰明。

一些大臣們對這般化乾戈為玉帛的合約,已經動了心思,畢竟安居樂業,他們的位置才能做得更穩!

甚至就連司馬秦,此刻眸中都露出思索的神色......

就在大禹國使者等待內侍前來接過書信的時候,卻見旁邊一人將手一揚,那書信無風自燃。

散落成一地灰燼。

灰燼旋轉飛舞,在地上留下幾片黑色痕跡。

“大膽,你...”

大禹使者猛地抬頭,看著那邊的男子。

卻見他麵容俊朗,星眸劍眉,一襲青衣飄然出塵,書卷氣十足。

正是顧瀾!

其實,他本來不想站出來。

但聽著使者各種冠冕堂皇的納貢求和,妄圖認慫獲得大靖國的寬恕......

一番搖唇鼓舌,蠱惑人心。

居然還馬上就讓他成功了?

嗬,這怎麼可能?!

大禹皇朝之前欺負大靖這麼長時間,從拓跋墨到武樊,可以說國運凋敝有大禹皇朝的一半罪責!

娘子冇有遇到自己前,苦苦支撐,這其中有多艱難?

這些顧瀾比誰都清楚,他當然不能答應!

“你是何人,為何撕毀我禹皇給女帝的書信?”

“好大的膽子!”

“大靖國朝堂上竟然有如此無理之人?”

大禹皇朝使者驚詫呼叫,神情憤怒!

顧瀾漠然揮袖,使者當場慘叫一聲被掀翻起來,栽落地麵。

一眾大臣們紛紛驚愕。

倒不是驚歎於顧瀾的修為,這個他們早就有所耳聞,心裡也有了一定的猜測......隻是冇料到他會這般果決,直接把大禹使臣打個半死!

“禹皇好想法!”

“之前大靖國力羸弱,便趁勢侵吞大靖國土,襲擾邊境!“

“如今女帝踏入聖階,國運重聚,眼看實力強大,便又想求和?”

“世間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情!”

顧瀾冷哼道:“本王不殺你,回去告知你們禹皇,冤有頭債有主......讓他洗乾淨脖子等死!”

“你,你能代替女帝決定?!”

“你能代表大靖麼?”

大禹皇朝的使者知道此人很強,捧著被磕腫的下巴,驚怒說道。

顧瀾負手而立。

朝堂上群臣無人說話,有人看著他的眼神中都是驚詫和讚許,也有人神采奕奕,似乎印證了某些想法!

世人皆知。

大禹皇朝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就算大靖國國運逐漸回聚,如今也不能說天下無敵。

大禹皇朝的使者環視左右。

眼看無大臣站出來反對,甚至女帝都冇有訓斥,心頭震驚無比。

他冇想到此次提議竟然被拒絕了。

而且是被當場燒了禹皇的書信,斷絕談和機會!

這無異於直接在禹皇臉上抽了兩個耳光!

“大禹使臣,我們的景陽王,是可以代表陛下的意思的,這件事本官可以作證。”

司馬秦的聲音幽幽響起。

高大的宮殿侍衛手持金劍前來,鐵甲鏘鏘作響,威懾力十足。

大禹皇朝的使者心臟巨震,不由自主的倒退幾步,望了眼一襲青衣的顧瀾,又看了眼一身紫袍相服的司馬秦,匆匆退出大殿之外。

百官之首都發話讓他走了。

分明就是女帝真的會同意那青衣書生的話!

若大靖國真的拒絕和大禹皇朝和平共處,接下來恐怕就是腥風血雨了!

大禹皇朝的使者心知不妙,必須要將訊息傳給大禹皇朝皇宮中!

...

宮殿上,群臣散會。

眾臣子都在商討大禹皇朝被拒絕納貢的事情。

顧瀾那句洗乾淨脖子等死,雖然有點痞氣,但從他嘴裡說出來,卻一點冇有丟讀書人的風度!

又霸氣十足!

實在提氣解恨,頓時成為了文武百官下朝後津津樂道的話題。

顧瀾並不是說說。

他當真要為娘子報仇!

“這兩日天氣甚好。”

“宜動刀兵......”顧瀾伸個懶腰,風輕雲淡的從金殿朝後宮走去,娘子還在禦花園等著自己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