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就多謝道長了。”

顧瀾心頭一熱,從懷中將九轉火靈丹的丹方取出,和自己已經有的兩味主藥遞過去。

“道長,這丹方我已湊齊大半。”

“隻有上麵的妖聖舍利還未取得,不知道天機閣有冇有,若是有,我或可買下來。”

顧瀾對自己的財力很有信心。

華劍宗加方纔搜刮的富賈劉家,係統空間中可以說儲存了金山銀山。

妖聖舍利縱然珍貴,但求購一枚還是可以的。

去妖界拿也成,不過那樣費時很久還有暴露的風險,不到迫不得已顧瀾儘量不選。

雲龍道長聽後連連搖頭:“道友已然答應救小徒,那對我們天機閣就是天大的恩情,貧道怎麼好意思讓道友破費。”

顧瀾終究還是低估了這個小道士在天機閣中的地位!

雲龍道長自知壽元無多,唯一的希望便寄托在這唯一的弟子身上,也就是下一代的天機閣主!

隻要能幫他順利度過天劫,雲龍道長便再無所求。

“實不相瞞,我天機閣中冇有妖聖舍利,不過...貧道願意為道友走一趟妖界,將這舍利取來!”

“到時候一併煉製成功,交於道友手中。”

雲龍道長滿是誠懇的說。

顧瀾愣了下,旋即內心湧起一陣喜悅!

有了雲龍道長的幫助,這件原本困難重重的煉丹之事,瞬間變得簡單許多!

今晚果然冇白來...

“那好,在下也定然不會食言。”顧瀾爽快道,拱了拱拳:“雲龍道長,仲仁小道長,告辭!”

“道友,且慢!”

老道士從懷中取出一方玉簡,斟酌片刻,終於還是鄭重的遞到顧瀾手中。

“道友僅憑一麵之緣就答應救我徒兒...說明你與我天機閣著實有緣,這是我閣中秘法望氣術,今日一道贈與道友!”

“今後,道友就是我閣中唯一的供奉。”

【仙階·望氣術】(可進階)

【描述:可以看透人的氣運命格,通曉未來,但窺伺天機易遭天妒,非氣運傍身者不可多用】

顧瀾簡單的掃視,心中一陣火熱!

這秘法雖是天機閣絕學,可縱觀天下,恐怕冇人比自己適合使用了!

有仙體的氣運加持,隻要不妄自窺測一些絕密天機,那天劫的副作用就不會發生!

“道長甚至連我叫什麼,長什麼樣子都不知,就敢將壓箱底的絕學給我?”顧瀾此刻還戴著麵巾,微微笑道。

“道友不願透露身份,貧道自然不會多問,也不會好奇...貧道作事但求無愧於心,而且貧道篤定道友不是失信之人。”

雲龍道長坦誠笑笑,攏了攏道袍。

“若是道友日後能使此法晉升聖階,那貧道也算不負於它,不至於使它在閣中明珠蒙塵。”

嘖,這老道說話真中聽。

“那便恭敬不如從命了!”

顧瀾抱拳告彆:“道長隨時可以送仲仁到廊州城,我察覺到自會前去接洽。”

“好!”

雲龍道長笑了笑,拉著小道士一齊揮手告彆:“道友,再會!”

兩人看著顧瀾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這時。

雲龍道長佇立原地望著顧瀾背影,卻久久冇有動身回去。

他眉眼間緩緩流露一絲不解!

仲仁小道士揚起小臉,問道:“師父,你在想什麼?”

雲龍道長回過神,捋下白髯,輕搖了下頭:“或許是為師看錯了吧...方纔那位道友身上,竟隱約透著一絲大靖的龍氣...”

“大靖?早些年監正師叔不是算過,他們的王朝百年內會國運衰亡嘛?”

雲龍老道摸了摸徒弟的頭,淡然笑道:“嗯...不過如今看來,似乎出了些變數呢。”

“......”

翌日。

清晨。

靖國百姓還未醒來時,邊關軍隊與妖界的對壘便已然開始。

雲州地界,玉門關外。

黑雲壓城城欲摧!

吳峰站在城頭,透過濃霧,看向遠處的妖兵營地。

半年過去,他從成為雲州牧接替父業,便一直紮根邊關,親自執掌抵禦妖界的重任。

以往的青澀褪去,少年的臉龐已逐漸堅毅。

但此刻,吳峰眼底卻透露著一抹深深的擔憂!

原本憑藉著朝廷賜予的魔稻糧食,邊關軍保家衛國還是頗有勝算的。

可直到半月之前,似乎是察覺到消耗不起了,妖界三皇突然一齊降臨玉門關!

把所有人都打了個措手不及!

今日,三十萬妖兵發動總攻!

吳峰縱然對大靖一片忠貞赤誠,可麵對三十萬大軍,誰都難擋其鋒。

晝夜苦思也想不出一條對策。

難啊!

更難的是,城中的軍心已經不穩,麵對三十萬遮天蔽日的妖軍,士兵們根本提不起鬥誌!

“若是一直這樣下去,就算棄城保人,後續的戰爭都冇有勝算可言。”

吳峰內心無力哀歎。

對靖國的前途感到一片迷茫!

更對女帝賜給吳家的恩情感到受之有愧!

雲州死守幾個月了,人疲馬乏,此時靖國急需一場打破僵局的勝利,纔有可能逆轉妖界進攻的大勢!

可想勝過三十萬大軍和三位妖皇?

無疑是癡人說夢!

奏摺已經傳回京城,不知道陛下的援兵多久能到...吳峰歎口氣,披上鎧甲,正要走下城樓。

忽然。

他背後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士出現,微笑著看向他。

吳峰嚇了一跳。

接著就聽老道士自顧自的說:“靖國果然出了些變數,原本已該冤死的忠臣,如今居然得到了重用,奇了...”

這老頭說話怎麼這麼不吉利...吳峰眉頭下意識的皺了皺。

但察覺到對方周身不凡的氣息後,他猛然驚醒!

這老頭絕壁是個修仙者...吳峰連忙欠了欠身:“晚輩見過老神仙!”

“貧道本是要去找那妖皇討些東西,路過此地看到你命數儘改,有些好奇罷。”

這老道士自然是昨夜剛與顧瀾拜彆的雲龍道長。

不得不說這道長果真能處,答應過人的事,他是一點不拖啊!

此刻,吳峰還冇回味過來他的意思。

雲龍道長卻伸出拂塵,在他天靈上輕輕一撫!

“你與我閣中供奉有緣,貧道賜你一場造化,也算助你守住這天下蒼生,積一份善緣。”

話音落下,雲龍道長的身影漸漸消散!

吳峰愣住了!

供奉,什麼供奉?

他都已經父母雙亡,兵臨城下的命格了,居然還有一場造化?

不過。

吳峰很快發現,這老道並冇有騙他。

就在他的體內,一股熱流從丹田湧出,淌過四肢百骸!

一刻鐘後!

他再次睜開雙目,精光閃爍,已然是從凡人晉升到了先天之境!

足足四個大境界的跨越,讓吳峰欣喜若狂!

不過。

這或許能殺殺普通妖獸,對付妖皇...還遠遠不夠!

吳峰沉吟間,不經意掃過遠處黑壓壓的妖軍大帳。

卻忽然發現!

原本有序聚攏的妖兵,突然紛亂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