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門關外三裡,妖軍大帳!

三個妖皇喝完酒。

赤焰狼皇和蛛皇化作人形躺在營帳裡,剛忽悠完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熊皇出去當總攻前鋒。

底下的妖兵們打了幾個月,他們算是看明白了。

妖帝當初就是在放屁!

什麼底蘊不足,糧草不夠?

偶然有一次,妖兵截獲了一輛靖國的糧車,看到上麵的魔稻後,他們直接驚傻了眼!

就這樣高產的糧食,靖國曆史上恐怕冇有一年比今年更富足!

妖帝早不戰晚不戰,偏偏選這麼個五穀豐登的“好”時機開戰,這不是純純叫他們送死?

兩個妖皇合計著,乾脆聚集起來打一波總攻!

有皮糙肉厚的怒熊部落在前麵扛著,好歹剩餘兩方勢力還能儲存些力量。

不至於這次國戰結束,靖國冇滅,他們反倒被妖帝城直接吞併了!

“狼皇,若是今日打不下來,你撤兵嗎?”蛛皇挑了挑尖俏的下巴,頗有深意的問道。

“撤,乾嘛不撤?”

狼皇不忿道:“有實力回去,老狐狸頂多懲罰我們;可家底兒要是冇了,老狐狸指不定就入主我聖妖宮了!”

“咯咯,你就不怕這話被帝君聽到?”

蛛皇輕笑。

狼皇不屑的扯了扯嘴角,舉起酒樽正要仰頭灌下。

忽然。

整個營帳中彷彿地龍翻身一般,劇烈的震動起來!

狼皇的酒灑了一地。

他愣了一下。

卻罕見的冇有憤怒。

片刻後反而猛然抬頭,與此刻同樣反應過來的蛛皇對視了一眼!

“這動靜是...熊皇的本體技能,大地之甲!?”

“什麼鬼,他纔出去多久,怎麼連本體技能都用出來了?!”

兩妖驚道!

妖獸的本體技能消耗極大,若非保命時刻,根本用不到。

可這玉門關裡,居然有讓妖皇受到生命威脅的存在?

狼皇和蛛皇連忙走出營帳,抬頭望天。

就看到讓他們不寒而栗的一幕!

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士,隨著手裡的拂塵擺動,熊皇碩大的本體便在地上摔的來回翻滾!

一向以防禦力著稱的熊皇皮開肉綻鮮血直流,老道士卻絲毫不感費力,無比的雲淡風輕!

碾壓!!

狼皇和蛛皇心裡臥了個大槽,同時有些後悔出來了!

就該直接賣掉熊皇溜的...這他麼什麼時候來的恐怖道士?!

“唉,貧道隻想來要一枚妖聖舍利罷了,何必逼貧道出手呢?”

雲龍道長幽幽歎氣,把奄奄一息的熊皇甩出去老遠。

他本來是挺客氣的。

可無奈所要的妖聖舍利是妖界至寶,熊皇以為他在侮辱妖界,加之本身看不起人族,就直接動手了...

瑪德,老狐狸不是說劍仙出手妖帝城不會袖手旁觀嘛,這道士比劍仙還恐怖吧...

狼皇狠狠嚥了口唾沫,躊躇著開口道:

“人族前輩,老熊他不識禮數,還請見諒,若是有何要求,可以去妖帝城找我們帝君談。”

蛛皇也附和點頭。

這一招驅虎吞狼,雲龍道長自然不會不知道。

“妖帝城我將來會去,不過今日受人之托,要拿到妖聖舍利...何必捨近求遠呢?”

老道士笑眯眯的目光落到狼皇身上。

狼皇猛地打了個哆嗦!

他體內就有妖聖舍利,這老道士顯然是知道!

而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要從他體內生生剝離那枚妖聖舍利!

“前輩,就算您實力強橫,如此強盜行徑恐怕會為人所不齒吧?”狼皇冷汗直流。

“嗬嗬,貧道冇幾年就要羽化了,還在意名聲?”

雲龍道長漠然一笑。

他畢生所願就是將天機閣傳承到徒弟手裡。

而能救徒弟的隻有顧瀾,所以滿足顧瀾的意願,便是比天還大的事!

況且,天天吃人的妖皇跟他一個道士玩道德綁架,不覺得太好笑了嗎?

手中拂塵輕點,狼皇身體猛然僵住!

在他無比憤恨的目光中,一枚通體血紅的妖聖舍利破體而出,痛得他一下子現出了原形!

“吼!!”

狼皇痛苦的嘶吼,狼血飛濺。

這一幕,比方纔暴揍熊皇還要可怕!

堂堂妖皇,何時如此狼狽過?

眾妖看得那是一個心神巨顫!

三十萬大軍,原本要總攻玉門關的氣焰,早就被嚇得冇影了!

妖聖舍利飄到雲龍道長手中。

他輕輕掃了一眼,自顧自點頭道:“沾了妖皇精血,品質似乎更好了些,煉製出的丹藥道友應該會滿意的...”

雲龍道長轉身欲要離去。

這時,地上匍匐的巨狼雙目赤紅,口吐人言:“人類...你到底是誰,膽敢如此辱我...妖界不會放過你的!!”

妖聖舍利被奪。

狼皇已經幾近瘋狂,連死都不怕了,直接質問老道士!

“貧道雲龍,天機山人士,承蒙閣中供奉所托,來取你舍利...妖界若是想要報複,貧道一併接著。”

雲龍老道淡淡撇下一句話。

在一眾妖獸震撼恐懼的目光中,飄然離去!

“天機閣閣主,怎麼可能!?”

狼皇睚眥欲裂,聽到這話後心神萎靡,直接昏死過去!

天下萬族,自然都知道雲龍道長的名號!

更知道他是當世數一數二的存在!

隻是...為何他會突然降臨玉門關,一言不和直接將兩位妖皇廢掉?

天機閣不是中立勢力來的嗎!?

而且聽雲龍老道的話,似乎還是閣中供奉所托而來...什麼時候天機閣多了位供奉?

還能指使得動他天機閣主親自動手?!

...

遠在城頭上的吳峰看到這一幕,差點興奮的跳起來!

早就看那老神仙不一般,想不到竟然是天機閣閣主!

妖皇被廢兩個,妖軍軍心渙散,此時不撿漏何時撿漏!?

趁著他們冇緩過勁來,哪怕戰鬥力差距懸殊,也能占個大便宜!

吳峰立馬披掛上鎧甲,一路跑下城樓,跑到軍營裡高聲下令!

“眾將士們,機會來了,現在隨我出征!”

一眾將士們聽傻了!

萬分不解的看著他。

今天妖界三皇虎踞,集結了三十萬大軍總攻,不跑就不錯了,還主動出擊,瘋了不成?

可吳峰冇那麼多時間解釋。

直接喊道:

“一炷香內,眾將士必須城門前集結完畢,隨本官出城殺妖!”

“一炷香不到,斬兵;兩炷香不到,斬將;同樣,斬首敵軍者,戰後可以來本官這裡領兩倍賞銀!”

吳峰說完率先躍身上馬,給大傢夥做了表率。

雖然出城有風險,但他知道,這是國戰以來唯一一次能振奮士氣的機會,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看他這麼嚴肅,連軍法都搬出來!

眾將士懵了!

再看吳大人三品大員都帶頭衝了,難道...真的能打?

片刻後。

他們還是服從軍令,從軍營裡爬起來,跑出城門。

可當看到沙場遠處正潰散撤兵的妖獸時,他們內心的驚喜變得無以複加!

“臥槽...衝啊!”

“殺了這群畜生!”

“兄弟們,掙棺材本的時候到了!”

“...”

...

這一戰。

靖國以弱勝強,逼得妖軍大營班師後撤一百裡!

雖然妖界實力猶在,且眾將士也贏得稀裡糊塗,但靖國的頹勢明顯有了極大轉折!

當夜。

吳峰剛解下鎧甲顧不得洗漱,就跑到軍營裡將這一切寫成奏摺,捷報傳回京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