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夫準備的物品,自然是有利於大靖,有利於百姓的物品,而且小殿下一定會喜愛...”

司馬秦身旁。

蘇華手中捧著一個箱子,一臉的自信。

一邊,張清微也不甘示弱,抬手舉著一個盒子,得意道。

“老夫準備的,纔是小公主必拿之物。”

“老夫準備的,纔是小公主會選的!”

“老夫……”

冇一會功夫,蘇華和張清微又吵了起來。

到了搶徒弟這件事上。

這兩位大靖最有名的讀書人,到瞭如今的年紀,不看重風度,隻在乎心意!

心中的道,也是順心意。

就像兩個老頑童,絲毫冇有帝師的樣子。

當然,旁人隻看到兩個糟老頭子吵架,有些眼力見的修士看到的卻是兩個當世大儒在論道,讀書人在道路兩旁不敢大喘氣,彎腰低頭迎候皇家的車輦駛過。

不過。

這時候顯然不適合吵架,也不適合論道。

“兩位不用爭了。”

“抓週禮馬上就要開始了,結果如何自然很快就會揭曉......”

“小公主會選誰的物品,倒還真不一定。”

“因為......嘿嘿,老夫也準備了一件抓週物品!”

司馬秦笑了兩下,手伸入長袖,也拿出了一個精美的小盒子。

蘇華:“???”

張清微:“!!!”

好你個老六相國!

不講武德!

......

龍輦之上,沐羽煙身穿龍袍,正襟危坐,一臉的威嚴,凜然不可侵犯。

一旁。

坐著顧瀾和青衣侍女,兩人都明顯強忍著笑意。

沐羽煙見狀,有些憋不住了。

因為小思沐,此時爬進了她的龍袍裙襬裡麵去了。

“沐沐!快出來!”

“沐沐!再不出來,朕要生氣了!”

“啊!不要亂摸……”

終於,沐羽煙最先破功,把小思沐從龍袍裡麵給揪了出來。

“麻麻——”

小思沐瞪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自家孃親。

‘麻麻’這個稱呼,是她念不來孃親,在‘多多’那裡學來的。

“小……調皮鬼!”

“下次不許再到朕的龍袍裡麵去了,聽到冇有?”

沐羽煙想要表現出孃親大人的威嚴,可麵對小思沐萌萌噠的表情,一句重話也說不出來了。

“麻麻——”

小公主軟軟一笑,伸出兩隻小手去撥弄沐羽煙麵前的冕旒。

沐羽煙見狀,歎了一口氣。

自己果然不會帶孩子。

為什麼小思沐在顧瀾懷裡就那麼聽話?

難道就因為顧瀾有靈果?

可哪有小孩子天天吃靈果的!

“果果!”

就在這時,小思沐又喊出了她說的最清晰的一個字。

一旁,顧瀾強忍著笑意,伸手遞過來了一顆靈果。

沐羽煙見狀,狠狠地瞪了顧瀾一眼。

但她還是接過了靈果,送到了小思沐手上。

看著小思沐啃著靈果,眼睛都笑著了小月牙,她心裡也很開心,很滿足。

沐羽煙看了一眼旁邊的林檀兒。

柳葉熙是懸鏡司特使,今天這個日子,有很多事情要做。

林檀兒的實力不弱,又是顧瀾的侍女。

這時候在龍輦裡麵進行保護和服侍,自然是最好的。

當然,主要還是服侍。

沐羽煙和顧瀾的實力,都遠遠超過林檀兒。

“檀兒,我聽說你和咱們府的人一起準備了給沐沐的抓週物品,是在這盒子裡麵嗎?”

“是的……陛下!”

林檀兒乖巧點了點頭。

她還有點不太習慣稱呼沐羽煙為陛下。

“這裡冇有外人,你可以叫朕為夫人。”

“裡麵裝了什麼?可以讓朕看看嗎?”

沐羽煙來了興趣。

對於府上的家人們,她同樣有很好的感情,哪怕如今亮明身份,也不會忘記相處了一年多的情誼。

其實。

她自己也給自家閨女準備了抓週物品,顧瀾也準備了。

隻是可惡的顧瀾不給她看,所以她纔會好奇其他家人準備了什麼。

“夫人請看。”

林檀兒一點也冇有遲疑,直接打開了錦盒。

一時間,龍輦中寶光大放。

一旁的顧瀾連忙揮手,將刺眼的寶光壓製了回去。

沐羽煙也在第一時間封住了小思沐的雙眼,以免小思沐眼睛被寶光所傷。

“檀兒有罪,驚擾了小公主!”林檀兒冇想到會出現這種情形,連忙請罪。

“起來吧,這不怪你,是朕讓你打開盒子的。”

沐羽煙抬了抬手,示意林檀兒起身。

她剛剛反應速度很快,寶光並冇有傷到小思沐。

這時候,沐羽煙纔看到錦盒中的物品,眼中透露著一絲驚喜。

“竟然是一柄未認主的仙階靈劍胚胎...”

“檀兒,這麼稀奇的寶貝,你從哪裡弄來的?”

沐羽煙語氣中有些驚訝。

一件仙階靈器對她和顧瀾算不得什麼。

可是未認主的靈劍胚胎,本就是十分珍惜之物。

靈劍胚胎,是可以讓一個劍仙從小溫養的。

人養劍,劍養人,直到人劍合一。

這樣的寶物堪比聖階靈器,連她都不免動容。

一旁,顧瀾倒是麵色不變。

林檀兒準備靈劍胚胎,他是知道的。

製作靈劍胚胎的方法,還是他不久前教給林檀兒的,而材料則是她自己修煉以來的收穫和庫存......

隻是他冇有想到,林檀兒這麼快就製作完成了靈劍胚胎。

天命之女的製作天賦,果然也點滿了!

“果果!果果!”

這時候,小思沐也看到了錦盒中的靈劍胚胎。

小傢夥頓時雙眼放光,就像是看到了最喜愛的聖階靈果一樣,朝著錦盒撲了過去。

“沐沐!那是靈劍胚胎,不是靈果,不能吃!”

沐羽煙連忙拉住了小思沐的胳膊。

就在這時,小思沐雙眼閃過金龍虛影和鳳凰虛影,錦盒中的靈劍胚胎再次綻放光芒。

這一次光芒,同樣一閃而逝。

下一刻,靈劍胚胎自行飛出,像一個聽話的寵物一樣,繞著小思沐不停飛旋。

“靈劍胚胎,自行認主了?”

顧瀾微微一愣。

自家閨女這氣運,估計肯定是犯規了......恐怕就連這本太監文的主角,都不能達到如此吧?

誒對了,話說...

陳楓那小子不知道現在到哪了?

顧瀾回憶起時間線......

“果果!果果!”

小思沐抓著和自己心意相通的靈劍。

任由靈劍帶著自己在寬闊的龍輦中飛著,玩的十分歡樂。

林檀兒捧著空空的錦盒,睜大美眸,眼裡也是泛起笑意。

沐羽煙穿著龍袍,無奈地搖了搖頭。

顧瀾一揮手,小思沐和靈劍都到了他的懷裡。

“沐沐,這是靈劍,不能叫果果。”

“靈劍通體銀光,又滑不溜秋的,沐沐不如叫它泥鰍,怎麼樣?”

小思沐睜著無辜的大眼睛,奶聲奶氣道:“泥球?”

林檀兒:“……”

沐羽煙:“……”

這名字也冇有比果果好到那裡去。

不一會兒,龍輦終於到了行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