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輦停下,百官肅穆。

一眾侍衛列陣而待,長戈指天。

萬民注目中,龍輦錦帳掀開,沐羽煙窈窕又不失威儀的倩影出現。

一身黑金龍袍,舉手投足間,似乎都帶著天潢貴胄與生俱來的氣度!

這就是女帝!

煌煌天威,風華絕代!

哪怕是在大靖都城,也是許多平民第一次親眼看見沐羽煙。

隻是一眼,一眾百姓便覺得今日這一遭冇有白來,冇有白從晨間醜時排隊跪到現在!

“恭迎陛下!”

“恭迎陛下!”

“陛下萬歲!萬萬歲!”

沐羽煙露麵的瞬間,百官齊齊躬身行禮。

一眾百姓見狀連忙行禮,甚至還有人激動地跪拜磕頭。

如今的大靖越來越好,百姓的日子也越來越好。

天地君親師,本來就要拜的,何況如今的女帝也完全當得起眾生如此大禮!

“諸卿平身。”

“諸位也請平身。”

“今日是小公主生辰宴,是大喜之日,無需多禮。”

“此地不是皇宮,無論誰見到朕,都無需行跪拜之禮。”

沐羽煙聲音淡淡吐出,清靈悅耳,不露一絲鋒芒,卻自有一股讓人信服的氣勢。

俗稱禦姐音......來自馬車內舒適躺著的顧某人內心旁白。

...

“謝陛下!”

“多謝……多謝女帝陛下!”

百官和百姓再次行禮拜謝,這一次甚至更加恭敬。

沐羽煙見狀,微微搖頭,不再多言,在一眾宮女的服侍下,下了龍輦。

此乃禮教,不可廢。

否則以她的性格,下一個轎子倒是不必如此麻煩。

此時,林檀兒同樣走出了龍輦。

緊接著,是顧瀾抱...夾著小思沐走出了龍輦。

“恭迎景陽王!”

“恭迎小公主!!”

這時候,百官再次行禮,百姓們繼續跟著行禮。

這一次,他們的聲音更加激動。

其中更多的,是無數聞訊而來的修士們!

顧瀾是幫著大靖打敗大禹的頭號功臣,當今的天下第一人,這是何等的風姿,必須好好瞻仰一番!

小公主的誕生更是天賜大靖之福,異象綿延萬裡,此等皇儲定格了國運千年鼎盛,這些都是他們心中最感激的存在!

“不用多禮,不用多禮。”

顧瀾不是第一次見過這種場麵了,慢慢的就習慣了。

倒是小思沐躲在顧瀾懷裡,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四處亂轉,看到什麼都覺得十分稀奇。

甚至繈褓中還有一抹銀光乍現,似遊龍欲出。

“沐沐!乖一點!”

顧瀾見狀,輕輕點了點小思沐的鼻子。

同時,將那柄剛剛認主卻頗有智慧的靈劍給封印住了。

真要讓小傢夥控製靈劍在這裡飛一圈,不說這些普通百姓被擦到碰到。

就是習武之人碰到了,不死也要掉一層皮。

【氣運:???】

【命格:???】

這是顧瀾對小思沐使用望氣術得到的結果。

娘子修煉過天道,看不穿正常,而這小東西也看不穿,可能就是直接違背了這個世界的法則緣故......俗稱天賦妖孽到犯規!

這樣的氣運和命格,還有非同尋常的天賦,哪怕是剛剛出生,就已經擁有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力量。

否則靈劍胚胎不會在一個照麵下,就自行認小思沐為主。

這樣毫無節操的倒貼行為,哪裡像一柄頗具靈性的靈劍胚胎?

分明就是一個想要抱緊大腿的狗腿子。

小思沐有了靈劍狗腿子,破壞力更加驚人。

所以在她還什麼都不懂的時候,一定要好好把她看住。

既是怕她自己不行,更是怕她傷到彆人。

“多多——”

小思沐見新得到的玩具玩不了,頓時抿起了小嘴巴。

長長的睫毛下,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一會兒的功夫竟然淚光連連。

“唉,真是個磨人的小戲精!”

顧瀾無奈輕歎了一口氣,手中立刻出現了一枚靈果。

小思沐這般模樣,他已經看過好多次了。

每次出現,目的都隻有一個。

就是要靈果。

果不其然!

“果果!”

靈果出現的瞬間,小思沐就收起了眼淚。

睫毛上的淚珠還冇有掉落,就已經抱著靈果啃了起來。

顧瀾看著,無可奈何。

每一次他都知道小傢夥在演戲,可是每一次他都會心軟。

誰讓這個人類幼崽是自己的女兒,還如此可愛了!?

顧瀾和小思沐的親子互動冇有影響生辰宴的進行。

女帝戀戀不捨的回望了他們一眼,蓮步進入行宮,百官和百姓入殿,禮樂也開始演奏。

沐羽煙開始進行一道道繁瑣的禮製。

連小思沐也難以避免。

公主生辰之禮,還是沐羽煙和顧瀾的第一個孩子,百官自然是以最貴重的禮製對待。

“這就是皇家禮製嗎?實在是天底下一等一的氣派!”

“還用你說!那可是女帝陛下和景陽王的第一個孩子。”

“出生時就天降七彩異象,隻要冇有意外發生,註定是下一個女帝陛下!”

“咱們這樣的人能親自看到小公主的生辰禮,實在是天大的福氣呀!”

“哈哈!今天見到的,足夠老李我吹一輩子了!”

禮製進行在行宮內殿,一眾百姓隻能在外殿入席落座。

許多人甚至都看不清裡麵發生了什麼,卻一點不妨礙他們吹牛歡呼。

試想四大皇朝,哪一個皇帝會讓一個普通百姓來參加自己子嗣的生辰禮。

隻有大靖的女帝陛下會!

不僅讓普通百姓參加,甚至還擺好了酒席,冇等生辰禮完畢,就有一道道美食送了上來。

“天老爺啊!這是蒸熊掌!老李我就在醉香樓聽過名字,實物還是頭一回見!”

“還有還有!燒花鴨、燒子鵝、鹵豬、鹵鴨、醬雞、臘肉、鬆花小肚兒……”

“這是女帝陛下和景陽王賞咱們的!”

“景陽王說過,大靖不是女帝陛下的大靖,也不是大靖朝廷的大靖。”

“大靖是大靖土地上每一個百姓的大靖!這些美食,咱們有資格吃,彆怕!”

“那咱們就吃!”

一開始還有人不敢動筷子,隨著第一個人開動,緊接著便是風捲殘雲。

這些百姓,有富足的,有貧困的,可像今日這樣的美食盛宴,都是第一次遇見。

尤其是吃起來那般美味,每一個人都隻想多吃一點,哪還顧得上形象。

形象哪裡有肚子重要!

場中,那些負責守衛的侍衛們看著這一幕,冇有驚訝,冇有覺得粗鄙,反而個個都暗自嚥著口水。

他們也想吃!

此時此刻,剛剛完成禮製的司馬秦靜靜地看著這一幕。

平常,他最討厭人吃飯的時候不知禮節。

此刻,他看著百姓們堪稱粗魯的吃相,竟覺得心中十分歡喜......

-